都市世界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规划
查看: 2624|回复: 1

[原创] 给“城市化”降降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9 10:2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当局者为什么会迷糊?就是因为陷入了某种功利或不功利的狂热之中,正所谓“权力、金钱、情欲”的巨大魔力才能让人失去理智。而旁观者之所以能够清醒,就在于跳出了“三界”外,也可以说是远离了名利场而没有利益之争的缘故。



静观近期之政界风向,似乎有一种叫作“城市化”的热潮正在席卷神州大地。



尤其是在主流媒体上,屡屡有“大力推进城市化进程”、“加快城市化建设速度”-之类热词频频出现。比如,不少地方都有类似的“优惠政策”:只要在城里买了房,全家人就是“很光荣、很自豪”的成为了引以为荣的城市人了;以及不少城市“在很短时间内就把数万乃至百万农民的户籍转为了市民”;有的地方还作出了规划,要在某段短时期内要实现多少百分比的城市化;就在笔者所在的和周遭的几个三四线城市,也都有了规划宏伟的蓝图:要在“十二五”或者“十三五”之内,把城市建设成一百乃至多少多少百平方公里的什么区域中心城市或者什么“人口达到几百万”的“特大城市”


笔者不是官场中人,自然不会有利益或名利之纠葛,可以自诩为“稍微清醒之人”。在此说的话,不一定对或者全对。说出来仅供参考吧。



在最近数年的“城市化”过程中,不少人已经发现,这种城市化已经显现出了不少的弊端,比如,城市教育投资跟不上趟,不能满足大量进城农民子女的就读问题;大量农民进城造成农村的空壳化,造成农村土地大量荒芜;由于大量建房,造成城市的水电气供应短缺;由于农村劳动力的大量减少,造成粮食、蔬菜以及农副产品生产减少而价格大幅上涨,加剧助涨了通胀。而在传统的、以自然分散为特征的农村社会里,对城市的污染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燃料资源基本也可以由他们自己就地解决,比如可再生的沼气、农作物秸秆和林地枝叶之类尤其是农民变为市民之后的就业问题不能很好或者充分的解决,只好应急式并带强制性的让他们集体加入养老保险体系或者吃低保。但这也只是解决了他们的温饱问题而已。而这一保障体系的缺口之大,是早已显现的大问题。若是保障体系出现问题,这种“城市化”岂不会演变成一场寅吃卯粮甚至是“无米之炊”的悲剧?由于政府未能一对一的配套解决他们的就业问题,加之农村人口的受教育程度原本相对就更低,城市的高端就业是他们较难进入的行业,而城市低端的劳动力市场由于已经饱和、以及由于待遇较低而宁愿吃低保打麻将而无所事事。于是如今,你在很多三四线城市和很多城镇,都可以看到在街边的商铺和鸡毛小店门口以及茶馆、茶铺、茶坊里打麻将的闲散人员。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这些真是“很休闲很宜居”的城市城镇哩。



在农民“进城”、“上楼”成了市民之后,原本以农村家庭为主的种养殖传统方式灭失了,蔬菜以及种种农副产品的涨价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反正我们还没看到所谓的种养殖业的“集中集约化”已经替代或者超越了传统的“农业家庭化生产”。其实,实业才是创造财富的母体,而农业无疑是多种实业的总体之和,而“一家一户”的农业生产则是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忽视和轻视存在了数千年之久的、且如今有科技帮扶的农业生产方式的巨大特有作用,实在是太有气魄胆量了!想当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而如今“领导能有多大胆,把农民往城市赶”。他们的共同点是:都有急功近利和南辕北辙之嫌。



其实,早在上世纪的50年代末期尤其是60年代和70年代初期,由于工业化程度不高,城市不能容纳(何况吸纳)过多的人口,而曾经采取过“精简回乡”、“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支边”和“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等等较大和大规模的(回乡)下乡运动。这些措施和运动无非就是要减轻城市的各种压力罢了。而尤其是前二者,前些年还有当事者上访要求落实回城的相关待遇政策哩。



如今正在被官方大力推行的城市化真的很有这么紧迫性的必要吗?难道只有高度的城市化才能促进工业化、高消费和GDP的高速增长和社会发展吗?而显而易见的是:大多数的刚进城的市民是没有多少消费能量的,尽管他们有的买了商品房或者有安置房或者有经适房,正因为这是他们倾入了几乎是一辈子的积蓄,而使得他们至少在很长一个时期内没有大的消费能力。而若是继续长期依靠吃低保、吃养老金维持低水准生活的大量人群呢?比如,在我们的城市里,满大街都有随处可见的二轮和三轮摩托车在违章运营、摆地摊卖小百货、当转手菜贩、擦皮鞋更是成了不少进城农民的生计之道。因为不能充分就业,他们只好自谋低端的就业门路,他们的收入之低也是可想而知的。能指望他们来拉动内需促消费?促进经济增长?



而以此相对应的是,我们看到:农民进城之后,他们的土地被政府插手处置,建什么工业园区、规划什么城镇、建什么标志性广场、建什么交通干道、出租或承包、修体育馆或者建跑马场或者弄高尔夫球场或者高价拍卖给房地产商盖高楼、建别墅不然何来“土地财政”之说?一言以蔽之,这些就是看得见、摸的着的政绩工程  用一般人的说法就是“形象工程”。而更为让人陡生疑团的是:政府在主导农村向城市转化的过程中,利用政府强权插手干预了农村土地的买卖和处置的程序和结果。而宪法的规定原本很清楚:农村土地是集体所有制。而农民是农村土地每人一份的“全(体村)民所有者”,而村级组织是农民的自治组织,土地卖不卖?如何卖?本应由农民选出的村委会代表全体村民做主。可是,在上级政府的强权干预下,农村自治组织成了聋子的耳朵  摆设。权力大?法律大?在此可见一斑。于是,农民又被政府“被进城”了。可惜,他们没有权力在土地进入市场时进行利弊权衡的选择。所以,这些进城农民在土地处置方面的利益无疑又被政府剥夺了一次,这早就是公开的秘密。



本来,在现今工业化尤其是信息化还不发达的社会背景之下,农村、农业、农民在现阶段仍然只能是传统型的、城市的补充和“可靠的后勤保障基地”。“三农”仍然是百业之基、百年之基。 当然,他们与城市的分工、职能不同,但其地位与城市应该是平等的,不然,何来“工农联盟”之说?农村和城市没有孰高孰低之分,城市与农村只能是唇齿相依、相互作用和促进、共同发展进步的关系,然后才有可能缩小或消灭城乡差距,达到城乡一体化的和谐最高境界。而政府的职能作用应该是在政策导向、资源配置、福利分配等方面对城乡一视同仁,补上历史对农村的欠账,共享30多年改革开放成果。而何必要费心费力、劳民伤财的把农民拉进城里之后,再给他们什么与城市同等的福利待遇呢?岂不是“驼背作揖  多此一举”?



如今的“城市化”浪潮已经很热,大有“大跃进”“大呼隆”、“放卫星”和“比学赶帮超”(其实就是攀比)之势。这已经形成一种“气场”,而“气场”是很容易让人入戏的,比如,你在电影院看一场轰轰烈烈地悲剧,别人都在“流泪替古人担忧”,那么,你至少也很容易跟着眼圈发红脑袋发热。而要逃离悲剧的感染,只有离开剧场,出来降降温,才能逃离悲剧的“气场”,清醒清醒发热的头脑。




  

发表于 2018-5-11 11:2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找到好贴不容易,我顶你了,谢了












同心米粉 网狼农特 网狼米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都市世界-城市规划与交通网 ( 京ICP备12048982号

GMT+8, 2019-9-17 14:35 , Processed in 0.07693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