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世界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规划
楼主: cplanning

[原创] 那些短命的建筑and豆腐渣工程,无人为巨额浪费负责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2 17:58: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共和党选民在追问,罗马帝国建的桥2000年不倒?为什么迈阿密民主党市长建的政治正确桥一年不到就塌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3-4 11:3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全国政协委员冯远:加强执行合理的建设工期 建议专项审查




原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曾表示,目前我国建筑的平均寿命仅维持25~30年。在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要求下,如何推动实现建筑行业的“百年建筑”梦想?

全国政协委员、中建西南院总工程师冯远此次带来了一份《关于加强执行合理工程建设工期的建议》。在建筑行业有着37年从业经验的冯远,不仅多次获得了国家级、省部级的科技进步奖,还是一位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

在接受红星新闻专访时,冯远多次提到了建筑的安全和品质问题。针对目前建筑行业中普遍存在的“工期不足”现象,她在提案中建议,提高不合理压缩工期行为的违规成本,在基本建设程序中加大对工期合规合法性的审查,“在招投标时,可以由********站组织对建设工期进行专项审查。如果工期制定的依据不充分,则责令修正;否则不予以通过。”


中建西南院总工程师冯远接受红星新闻专访视频截图,点击可查看视频

“抢进度”问题多

建议对工程建设工期进行专项审查

冯远介绍,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工程建设的规模和速度都达到了新的高度。在目前建筑市场处于激烈竞争的“买方状态”下,普遍存在工程建设“工期不足”的现象。她表示,“因为是很短的工期,我们的建筑就可能存在设计质量得不到保证、建筑工程品质不高等问题。”

冯远认为,我们还缺乏对工程质量、品质的进一步重视,“为抢进度,甚至还出现‘三边工程’,造成工程质量、安全隐患和成本造价等问题。”

多年来一直专注于建筑行业,冯远对不合理的短工期带来的问题深有体会。根据自身的从业经验,她提出了3点建议:

加大对不合理压缩工期行为的处罚力度,增加违法成本,促使合同工期确定阶段更为谨慎,以此来约束合同工期主导者的行为,提高合同工期确定的科学性和可实施性。强化监管力度,在基本建设程序中加大对工期合规合法性的审查。建议在招投标文件备案时,根据建设工程规模及工程性质,评估备案文件中的工期要求是否合理,对少于合理工期的合同,要求制定者提出制定依据,如依据不充分则责令修正,否则不予以通过。倡导科学合理的建设发展理念,使保障合理工期成为行业共同目标。引导建设各方重视推进建筑业高质量发展,充分认识到工期管理对保障工程质量安全、建设“品质工程”的重要意义。高质量的工程,必然需要合理的工期。

在提案的末尾,冯远写下了自己的愿景,“加强执行合理工程建设工期,使中国由‘建设大国’发展成为‘建设强国’,实现‘百年建筑’梦想。”

乡村振兴的“农房建设”

加强规划设计,提升村镇建筑的抗震防灾能力

“还有一个建议,这次没有提到提案中,却是我一直非常关注的。”冯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乡村振兴是一个很大的题目,她主要从自身擅长的建筑角度出发,建议加强对乡村老旧村落的安全评估,以及对于新建乡村建筑在选址、风貌、实用性上的规划设计及建筑抗震能力。

冯远提出这个建议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她表示,现在很多农村都是农民的自建房,缺乏正规的、符合标准的设计,“国家从政策上去帮扶,花了很多钱让我们老百姓脱贫了。但是真的一场自然灾难来了,他们就又返贫了,甚至可能生命都没了。”

真正要把规划设计落实到农村,冯远认为,除了相关政策的出台外,更需要一些懂规划设计的基层干部去引导,给农民们进行定期培训,增强这种防范意识。“实际上,如果新建建筑选址不合理,可能会存在泥石流、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的隐患。多次的小震级地震,对没经过设计的乡村自建房也会有累积性的损伤。”

冯远在抗震结构设计上有着多年的丰富经验,在她看来,四川作为一个地震、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多发地,建筑抗震设计在乡村的推广有着特殊意义。“活跃的龙门山断裂带,有很多地方都是山区以及农村,这些地区也往往是我们建筑抗震的薄弱地方。所以,我们应该加强村镇建设、小城镇建设中建筑物的抗震防灾能力。”

目前,冯远也正在做一些尝试和探索, “希望能找到适合这种地区经济能力和技术水平的,造价比较低廉、操作比较简单的抗震技术。”

红星新闻记者 郑鑫

编辑 汪垠涛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14:32:09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宁,广西体育中心,38岁、28岁、18岁

   

    广西新媒体中心

   
 楼主| 发表于 2019-6-4 14: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交通大学实验室

  
         堆放的多桶镁粉 ,家属供图

  
   事发前几天的实验室堆放大量易爆易燃物  家属供图


      
             12月26日爆炸时产生的浓烟

         实验室发生爆炸现场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7: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茶馆老王



70年代末,县城新修了一条公路,县委领导四套班子全来视察,因之前这地没名,县委书记说就叫四套班子吧。到了90年代末,公路扩修了个大转盘,转盘中央立了一个20米高的立柱,柱子上顶了一个2米直径的不锈钢圆球,那年正好大拆大建,百姓很是不满,坊间传出哩语“四套班子顶个球”,这话被政府领导听到觉得不雅,立马派人把立柱上的圆球给拆了,可过了些时日,坊间有又传出新的哩语“四套班子球不顶”。这话又传到了领导耳朵,爽性把转盘全给拆了。真实的事,只可惜没有留下一张四套班子顶个球的图片。大家就当个笑话听听。

 楼主| 发表于 2019-6-10 17: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全球最大关公青铜雕像亮相荆州 净高48米

    2月24日,荆州关公义园关公圣像上色作业推进至标高34米处,脚手架拆除至标高40米处,这尊全球体量最大关公青铜雕像渐渐露出真容,雄风初现。


    圣像净高48米,连同基座,共58米;总重量1200余吨,外贴4000多片纯青铜;仅武圣手中大刀即重136吨,需500吨级吊车才能顺利吊起。


    当天,荆楚网记者拾阶而上,爬上标高40米的脚手架顶部,见到雕塑工人正在紧张作业。工程现场负责人刘家虎介绍,圣像主体工程已经完工,目前处于打磨、上色阶段,其中上色自顶部开始,40多人同时作业,已向下推进24米,达到标高34米处。


    就在前几天,关公圣像的设计者、80岁的韩美林先生专程来到荆州,实地考察指导圣像建设情况,并对工程进展作出高度评价。韩美林先生是国家一级美术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福娃”的创作者,也是2016央视春晚吉祥物“康康”的设计者。


    为了弘扬关公文化,提升“大义荆州”的城市形象,荆旅集团还聘请了北京奥运会、南京青奥会开、闭幕式的策划、创作班底,策划、制作大型实景剧目《入城仪式》、《刘备招亲》和室内大型多媒体剧《关公的世界》,以剧串景,深度互动,提升人气。


    在荆州古城东南,美丽的护城河畔,这尊关公圣像剑眉挺立、目露威严,它的脚下,正是鄂旅投公司旗下荆旅集团投资15亿元建设的关公义园。


    15亿元可以免费丞救多少病人,这个国家科技落后,但造神花巨资却是世界一流水平。即使有钱扔到水里,也不会为百姓造福,因为这些钱本身就是百姓的血汗钱,关公败走麦城,被人砍了头,也许就是这公司的下场!!
 楼主| 发表于 2019-6-17 17: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圳京基御景华城高楼玻璃窗坠落,砸伤一名男童引发全城关注,16日早晨,被砸伤男童因伤重不幸去世,目前玻璃窗坠落原因警方等部门还在调查。实际上,高空坠物屡见不鲜,伤人乃到致人死亡案件深圳亦发生过案例,去年深圳宝安一社区有九十多名住户同时成为被告,也系涉一起高空坠物致人死亡案。如何防范类似事件?有深圳市人大代表指应尽快建立建筑终身负责制长效机制,深圳物管协会相关人士表示,可以在签订物业合同中对此项目进行提前约定,由物业公司进业主家对业主家中的窗户进行安全检查,业主则对此工作支付物业费等。

   

    孩子妈妈看到孩子被包裹的遗体痛哭失声。南都记者 吴灵珊 摄

   

    6月16日晚8时许,京基御景华城的业主们自发为逝去的庄某航小朋友献花悼念。南都记者 赵炎雄 摄



 楼主| 发表于 2019-6-17 17: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楼玻璃窗坠落致男童身亡

    物业、业主及租户共同垫付医药费

    6月13日早9时许,深圳福田京基御景华城高楼玻璃窗坠落,砸到一过路男童,随后该男童被就近送到深圳市中医院进行抢救,福田警方介入。当天中午12时半左右,男童被送往深圳市儿童医院进行手术。当晚9时左右,男童手术结束,但病情仍危重,被送往重症病房。

    根据深圳儿童医院的最新通报,患儿术后一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双侧瞳孔不等大,对光反射消失,体温不升,出现尿崩症等一系列并发症,只能靠药物维持血压和心率,但仍不稳定,无自主呼吸。6月14日儿童医院请院外神经外科专家前来会诊,专家对患儿的病情评估和救治方案与儿童医院专家意见一致。6月15日11时,患儿出现一次室性心律失常,经过抢救后心跳恢复,此后反复出现室性心律失常,呼吸循环不能维持,6月16日凌晨5时12分抢救无效,宣布临床死亡,医院最后的诊断中,共涉16种病情。

    男童去世后2个多小时,其舅舅在办理手续时发现,孩子的缴费记录显示,入院以来共只缴费3000元,舅舅随即向南都记者提出质疑,“为什么这么多天只交了3000元?家属没想过会有这样的情况”。而在早前的采访中,舅舅曾向南都记者表示,经济方面没有压力,物业、业主及租户会承担。

    随后记者对上城物业进行了采访,管理处刘经理告诉记者,费用已经在16日早上结清,之所以家属查到只有3000元,是因为首次入院缴费时医院工作人员曾说等治疗结束后再一起缴费,所以此前才没有交,“业主、租户各放了3万元在我们这里,剩下的钱是由物业来补上”。在御景华城管理处16日下午发布的《关于御景华城小区高空坠物伤人事件的情况说明》也提到,截至6月16日8:25,共计垫付各项医疗救治费用8万5千余元,其中包括市中医院费用9千余元、市儿童医院费用7万5千余元。

    福田住建局曾责成该小区物业进行全面排查

    物业预计一周内完成

    6月16日,记者在走访该小区时看到,管理处于多栋楼均粘贴了“窗户安全检查通知”,提示业主从6月14日起,管理处每天都会安排30多人对小区房屋窗户进行安全检查。而在御景华城管理处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情况说明中也提到,事件发生后,物业公司第一时间组织人员,对小区开展逐户检查,重点排查住户的窗户、阳台等易发生高空坠物的安全隐患。截止16日下午,已排查1300余户,预计一周之内完成全面排查。

    记者曾从福田区住建局了解到,14日住建局曾前往御景华城小区,责成物业公司对小区门窗及各安全隐患进行排查,并提醒了各项排查需注意的事项。同时福田住建相关人员也曾往事发房屋进行查看,不过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窗户已被警方带走调查,住建方面只是简单查看。

    16日接受记者采访时,管理处刘经理表示,目前排查过的房屋,已经发现一些窗户螺丝松动、生锈等情况,严重的当场就进行了修理,程度轻的先做登记之后再处理。对于小区此前在5月22日发生过的窗户坠落事件,其表示,这起事件是人为安全事故,一个租户在安装空调过程中,施工人员不小心把窗户推了下来,当时就马上处理了,并开出整改通知书,提醒小区住户安装空调注意安全,“那个与窗户质量完全无关”。

    当记者问询小区日常是否定期进行安全隐患排查时,刘经理表示,按照物业管理的主要职责,是对公共区域设施设备进行管理,这次事故的窗户属于业主的私人财产,维护的主体责任人应该是业主。其同时表示,后续对家属如何赔偿,有关部门会进行裁定。

    根据御景华城管理处办公室粘贴的相关介绍,深圳市上城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11月,为深圳市上步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国家一级物业管理企业,深圳市物业管理协会理事单位。主要从事物业管理,楼宇清洁服务,园林绿化,家政服务,房地产经纪和经济信息咨询等服务,注册资本500万元。

    曾涉高空坠物致人死亡

    深圳九十多住户成被告

    公开报道显示,深圳高空坠物常有发生,时间较近如今年4月,南山区桃源村,就有发生“熊孩子”高空抛物的事件,当时报道显示,一名男童从19楼抛下一颗椰子,被小区内监控摄像头拍到,但所幸并没有伤及行人。

    高空坠物伤人案例也并不鲜见,南都曾报道,去年3月,在莞深交界处的东莞塘厦镇观澜碧桂园小区,3个月大的女婴被楼上落下的苹果砸中,最终警方通过提取比对涉事单元住户生物样本,最终确定肇事者为家住该栋某单元的一名11岁女童。

    因高空坠物致人死亡案,此前亦有发生,南都报道显示,2017年7月11日晚,宝安区松岗街道蚌岗社区,一名21岁男子过路时被高空坠下的一块石头砸中,后经救治无效身亡,当时有附近居民介绍,正是从楼上掉落的石块砸中了路过的男子,当时警方也对石块来源进行了排查。2018年9月,宝安松岗蚌岗社区的几栋出租屋内的九十多名被告人收到了法院传票,传票上的案由为不明抛掷物、坠落物损害责任纠纷。

    在高空坠物致人伤亡的责任认定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规定,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

    具体到近期发生的京基御景华城事例,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陈德福认为,根据目前公开报道情况,高空坠物的物体是小区一名住户的飘窗坠落致人重伤,而这名住户又是一名租户。依照法律规定,业主作为坠落飘窗房产的所有权人,租户作为房产的实际使用人和管理人应当依法对受害人承担连带损害赔偿责任;而在租户和业主之间则按照对坠落飘窗的保养、维修过程中的过错承担按份责任;如果物业管理公司在飘窗坠落之前对业主或租户曾经提出过维修、报修未及时处理而导致坠落事故发生,物业管理公司则应在其过错的范围内向受害人承担人身损害赔偿责任。

    防范高空坠物风险

    人大代表指应尽快建立建筑终身负责制长效机制

    今年5月1日,深圳发布《深圳市房屋安全管理办法》,对房屋安全管理、房屋安全鉴定、房屋安全隐患治理、法律责任等方面详加规定。依据该份文件,深圳正常使用的建筑幕墙至少每6个月进行一次例行安全检查;建筑幕墙竣工验收或者交付使用后,原则上每10年进行一次安全性鉴定,建筑幕墙存在安全隐患的,房屋安全责任人应当设置警示标识,采取安全防护措施,并委托具有相应建筑幕墙工程施工资质的单位进行维修。

    然而,南都记者也注意到,该文件仅就墙体外整体玻璃幕墙的安全管理进行了规定,并未提及单个业主家中的窗户。据南都记者了解,像此次事件中坠落的窗户,属于业主私有财产,并不在住建局的职能范围之内,住建局安全管理的只包括“建筑物主体结构及幕墙”。

    高空坠物多发,相关案例亦有多起,如何防范坠物伤人事件?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勤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提出了四点建议,一是应尽快建立建筑终身负责制长效机制,明确界定,责任到人,让从业者对行业有敬畏心,从建筑安全角度杜绝隐患。二是,应通过《深圳市物业管理条例》的修订,将此部分监管空白涵盖,并从房屋维修基金的归集到使用建立良性的机制。三是,在外墙维护方面要引起全社会的重视,包括窗户、瓷片等外立面相关的维护、修缮都应涵盖在其中,“外立面附着物的维护,应该引起所有业主的充分重视”。

    杨勤表示,对于此类问题,目前的法律和制度设计都有问题,“是问题的平方,需要从修法上予以解决,良法加善治,这实际上是现代城市治理面对的严峻课题,有本事建城市,也要有本事管理城市。”

    深圳市物业管理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刘双乐介绍,目前市场上签订的绝大部分物业合同中,物业公司检查的职责范围仅包含的小区外墙、过道、大厅等公共部分,“如果部位的窗子掉了,很显然物业公司是由责任的,对于业主家中的窗户等外墙悬挂物并不在物业公司的职责范围之列,此次事件并不是服务出了问题”。

    但另一方面,作为窗户的所有者,缺乏专业背景的普通业主在实际生活中,真的能做到及早发现家中窗户存在的安全隐患吗?如何才能真正做到检查到位,全面消灭此类安全隐患?对此,刘双乐建议,可以在签订物业合同中对此项目进行提前约定,由物业公司进业主家对业主家中的窗户进行安全检查,业主则对此工作支付物业费。

    追问:

    一、男童被砸伤去世,相关方责任几何?

    目前,关于涉事玻璃窗坠落原因还在调查,涉事相关方责任认定,还有待警方等部门核实。

    二、此前该小区已发生坠物案例 是否引起足够重视?

    5月22日,该小区已发生一起窗户坠落案例,所幸没有砸伤人。多位该小区业主向记者反馈,事故发生后,就曾有业主向物业管理处提出要进行全面安全排查,但并没有得到回音。在16日记者对物业管理处的采访中,管理处提到,“那次事故是人为造成,与窗户质量无关”,但近期在小区排查中,管理处又表示排查过的房屋中已经发现一些窗户螺丝松动、生锈等情况,如此看来,此前坠物案例是否引起了足够重视,需要打一个问号。

    三、有业主质疑物管排查流于形式,是否属实?

    在16日采访中,有御景华城业主向南都记者反映,物业虽然确实于近几日对小区门窗进行了排查,但也有些“流于形式”,有业主表示,“(物管)只是叫保安和楼长这些非专业人士走过场,”,亦有业主称有些保安甚至都不进房间查看,只是让不知情的业主签名交差”。还有业主反映,物业工作人员上门检查,但家中只有13岁的孩子,物业稍微检查了一下就让孩子签名了。这些业主反映情况是否属实?是否真的如反应情况的业主所属过于“敷衍”?

    采写:南都记者 吴灵珊 孙雅茜 徐全盛

    跟踪新闻进展请看专题:专题深圳被高空坠窗砸伤男孩不幸离世:是什么导致了悲剧

    采写:南都记者吴灵珊 徐全盛

    作者:赵炎雄
 楼主| 发表于 2019-6-17 17:3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照中国目前的法律,和物业没有一毛钱关系。四川绵阳有一个由长虹集团下属房地产公司开发的长虹世纪城小区,外墙采用了大量玻璃幕墙装饰,但是由于设计存在缺陷,出现了多起窗户、阳台装饰玻璃掉落情况,2016年出现一起玻璃掉落打死一名散步业主,今年又出现一起玻璃掉落砸中一名业主小孩头部重伤,小区业主为了安全,很多自费在单元门修了一个安全通道到大路。然后这个事件在本地论坛闹得很厉害,各方也发表了意见,呵呵,很多业主也是才知道,凡是业主自用部分,过了质保期后,安全检查责任全部是业主的,而且玻璃装饰还有定期请******鉴定等要求,都是业主的责任和需要业主花钱。不过这个事情闹的大,而且长虹世纪城的物业也是长虹下属的物业,毕竟国企,好像后来承担了部分医疗费用。业主冤枉啊,人在物里看电视,外面玻璃掉下去打死人,警察上门才知道,有些业主出问题后,想 拆除装饰玻璃,但物业这个时候又冒出来了,不准拆,你妹的,出了事物业又不用负责,奇葩的中国法律。
第一步先强制居民们加入高空坠物保险,确保下一个受害者能得到及时的救助和赔偿,
至于窗户玻璃,其安全应该有一个规定,譬如说十五年内门窗未动而掉下来的必须有施工部门赔偿;
十五年后,统一更换外窗。

防护措施多的说不完啊,怎么有关部门似乎一个主意也想不到。
 楼主| 发表于 2019-7-5 17:4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揭秘为何六、七十年代的很多建筑工程是豆腐渣工程


43652 次点击
215 个回复






[size=1.35em]    之所以非常多的六、七十年代的各项建筑工程是“豆腐渣工程”,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当时的很多工程本着“献礼”或“一天等于二十年”的想法,为了赶工期,便按照“边勘测、边设计、边施工”的模式进行建设,还没勘测完土质、地质结构、地质状况就画设计图纸,开始设计了!还没进行通盘的规划设计,没完成设计就已经开始按照这种“半拉(lǎ)子设计”进行施工了!于是工程经常要返工,要拆掉或炸掉已经建好的部分,重新施工,这造成了巨大的物力、财力、人力和时间的浪费!更重要的是,很多时候为了不返工,不耽误工期,就只好“凑合”着硬干下去,假装工程没有不科学的地方,没有缺陷。而这导致很多工程根本达不到预期的、设计的寿命,没使用几年就开始成为“危房”,此后隔三差五地就要修修补补,而且工程也达不到预期的功能效果、使用效果!一份名叫《企业技术开发》的期刊上的文章《病险水库除险加固探讨》中就这样说道:
  1 病险水库成因
  基本建设程序是指基本建设项目从决策、设计、施工到竣工验收全过程中,各项工作必须遵循的先后次序。在水利水电工程项目建设中,经常出现违反建设程序的事例,比如“三边”建设,它就是边勘察、边设计、边施工,正常的建设程序是从设想、勘察、评估、决策、设计、施工到竣工投产,这种“三边”工程违背了建设程序,必然要出问题,违背它给建设工作造成的损失往往是巨大的。“三边工程”由来已久,建国初,我国基础设施建设比较薄弱,为了迅速改变落后面貌,许多项目基本是超常规建设,例如,我国现有的水库,大多建于大跃进和几年后开始的文化革命时期,由于当时的特殊环境,很多工程是三边工程,这些工程往往缺乏详细的水文和地质等基础资料,当时的规范和技术标准也极不完善,施工设备落后,大搞群众运动,基础设施投资缺乏,频繁的停建和缓建,使得当时建设的大部分水库从设计到施工都难以保证质量,形成了半拉子工程而成为废库、病库或险库
  2 安全隐患
  中国的水库大坝多建于20世纪50~70年代,普遍存在防洪标准偏低和水库运行设施老化等问题,坝体渗水、坝身薄弱等现象严重,在防汛抗洪中无法发挥功能和作用
  中小型水库因建设标准不达标、设计施工质量较差、管理体制不良、工程不配套和维修养护经费缺乏,加之长期运行,老化失修严重等一系列问题,安全隐患日益凸显:
  ①坝体填筑土质不符合要求,碾压不结实,大坝普遍存在漏水、渗水和散浸等。
  ②大坝有隐患,不敢蓄那么高的水位,有水只好让它从坝下白白流走,存不住水。严重影响了水库的功能。
  ……
  ④涵管大多为圬工结构,破损、断裂严重,一半以上小水库涵管漏水

   
    此文原载于湖南省科技厅主管、湖南省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主办的《企业技术开发》(中旬版)的2015年2月那一期。“龙源期刊网”的这个网页上有那一期《企业技术开发》
    著名的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就曾经由于按照“边勘测、边设计、边施工”的模式进行建设而导致中途被迫停工两年,炸掉原来不合格的15%的混凝土浇筑体重新建,造成了巨大的财力、物力、人力和时间的浪费。《新华文摘》杂志1993年第2期上的文章《葛洲坝工程的决策内幕》中这样说道:
    1970年隆冬,……
    ……
    12月30日,原湖北省委书记,当时的革委会副主任张体学穿一身军装,匆匆赶到工地,……他宣布:尚未作完设计的葛洲坝工程采取“边施工、边勘测、边设计”的“三边”方针,即日起破土动工!……
    ……
    至此,葛洲坝上马约两年,已开挖土方314万立方米,石方166万立方米,浇筑混凝土10.52万立方米(因质量事故及修改设计炸除1.62万立方米,实为8.9万立方米)。设计还没有搞出来,已花费人民币2亿6千万元


 楼主| 发表于 2019-7-5 17:42:05 | 显示全部楼层
1975年8月8日河南省驻马店地区以板桥水库为首的26座水库溃坝,至少3万人当场被淹死!在随后由洪灾引起的瘟疫中,由于防疫、救灾工作不到位,又有21万人病死!造成这个事件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大跃进”运动时当地水库及上游河流岸上的大量林木被砍去给土高炉当燃料进行炼钢、炼铁,十多年的水土流失导致库底淤积大量泥沙抬高了库底,库容变小,因此洪水越过坝顶,湍急地冲下大坝,即而冲垮大坝!而且当年建造板桥水库后不久大坝就已经出现了裂缝!(该水库始建于1951年,1956年进行了扩建、加固)

这是纪念那次溃坝事件的一座“纪念碑”——警示碑。“腾讯”网“今日话题”专栏第41期的文章《被遗忘的中国当代最惨溃坝事故》中对这一事件的“人祸”原因是这样讲的:
    其一:“以蓄为主”建坝的后患。1950年夏的淮河水灾促成了同年10月国家作出的《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这个决定确定了“蓄泄兼筹”的治淮方针,具体制定了“上游应筹建水库,普遍推行水土保持,以拦蓄洪水、发展水利为长远目标”和“低洼地区举办临时蓄洪工程,整理洪汝河河道”的战略部署。“治淮大战”由此拉开序幕。“治淮大战”期间,洪河上游修建了石漫滩水库,汝河上游修建了板桥水库。水利专家陈惺后来反思道:当时水文资料很少,设计洪水及工程标准很低。因为板桥水库很快就发现了输水洞洞身裂缝和土坝纵横向裂缝,1955~1956年,按照苏联水工建筑物国家标准,分别对板桥、石漫滩两水库进行了设计和工程扩建。但即便如此,当时由于物资、技术条件所限,这个最高库容达4.92亿立方米的大型,水库基本上是个用人工修建的土坝。。
    更严重的问题接踵而至。在“大跃进”期间,中原地区遍地大筑水坝。仅1957-1959年,驻马店地区就修建了水库100多座。仅仅如此还不够,50年代初“蓄泄兼筹”的治淮方针,到“大跃进”时期,已经被彻底抛弃,改成了“以蓄为主,以小型为主,以社队自办为主”。水利专家陈惺曾经提出过异议,认为在平原地区以蓄为主,重蓄轻排,将会对水域环境造成严重破坏——地表积水过多,会造成涝灾;地下积水过多,易成渍灾;地下水位被人为地维持过高,则利于盐分聚积,易成碱灾。涝、渍、碱三灾并生结果不堪设想。但这样的忠告无人理会,“以蓄为主”迅速成了水利建设之“纲”;越重视“蓄”,就代表着越“革命”,所以,陈惺设计的驻马店境内的大型水库宿鸭湖水库,也被省水利厅一位副厅长认为原设计过于保守,擅自作了几处关键的改动。例如:他认为“闸门设计太大”,便将原设计的12孔排水闸门砍去7门,仅剩5门;再如淮河豫皖交界处的班台分洪闸,本来是按800秒立方米排水量设计,共为9孔,但由于“以蓄为主”的思想指导,水文数据被人为减小,只建造7孔;1959年水闸建成后,在1961年又人为堵闭2孔。在垮坝前夕,驻马店地委曾雨前电报通知各大型水库:“可能出现伏旱,不要轻易放水。”也是这种“以蓄为主”思路指导的后果。
    其二,“大跃进”“大炼钢铁”导致水库上游植被破坏严重。张广友在随中秧慰问团在灾区采访时,“有位专家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这次降雨量大,集中是在驻马店地区的泌阳和舞阳、确山三个县。这三个相毗邻的县境内,共有四座大型水库(即:板桥、东风、薄山、石漫滩),同是50年代修建的。其中泌阳县境内就有两个。一个是板桥水库,另一个是东风水库。这四个大型水库这次垮坝的有两个:一个是板桥水库,另一个是石漫滩水库。而同在泌阳县境内的板桥和东风水库,一个垮了,一个没垮。那么,差不多是同一时间修建的,同一地区相距不过200里的这四座大型水库,降雨量差不多,为什么两个垮了,两个没垮?”但专家们不敢公开表达自己的意见,……所以,他们只能私下对张广友说:
   “治理江河应当是先治本,后治标,或者是标本兼治。我们这些年来实际上是只治标,不治本,或者说忽视治本。这是中国水利建设中普遍存在的问题,也可以说是一种倾向。中国是个少林国家,森林覆盖率本来就很低,农业集体化中的“杀猪砍树”,“大跃进”中的大炼钢铁,以及后来“学大寨”中的开荒、修梯田,使国土的森林和植被覆盖率大大减少,水土流失愈趋严重,结果是“吃了祖宗饭,造了子孙孽。……上游山区森林植被率低,这是这次造成两座大型和50多座中小型水库垮坝的根本原因。”
    灾后不久,由河南省林业局组织有关单位专家学者,到上述四大水库地区,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专题调查,并写出了一份《关于森林、树木对蓄水保土抗洪救灾作用的调查报告》,希望通过张广友转交给高层领导。这份报告认为:
   “水库垮坝与上游的森林植被率有着密切关系。板桥、石漫滩两个垮坝的水库,共同点是:上游流域和库区周围,树木很少,植被率很低,覆盖率仅占20%左右。除很少部分是新造的国有林外,所有的山地多是荒山秃岭,加之开荒、放牧、铲草皮,水土流失十分严重,每遇暴雨,山洪倾泻,泥沙俱下,造成水库淤积,库水混浊。年淤积厚度增高13一20cm。1972年雨水偏大,淤积竟达35cm。因此库容不断减少。这次特大暴雨洪水猛下,水位暴涨,泄洪不及,致使大坝决口崩溃。……薄山和东风两大水库的情况,与板桥、石漫滩水库情况截然不同。这两个水库上游流域和库区周围的森林植被率达90%以上。群山苍翠,满山遍野像铺上一层大绿毯,蓄水保土能力强,年淤积仅1.5cm左右。每遇暴雨,森林和植被以及落叶和腐植土层,拦截了雨水,涵养了水源,减少地表逸流,延缓了雨水流进水库的时间,对保障大坝安全起了重要作用。如薄山水库流域……有5.4亿立方米水要进人库内,而这个水库的最大库容为4.3亿立方米,如果全部雨水在短时间内一齐倾人水库,势必造成大坝决口。但由于森林植被的吸收和缓冲,土壤的渗透涵养,减缓了地表逸流,延缓了雨水入库时间,因而没有发生漫溢决口。这说明有1.1亿立方米雨水被森林植被截留在山上,从而保障了水库安全。……东风和板桥两座大型水库同在泌阳县境内,一个垮了(板桥水库);一个没垮(东风水库),这两座大型水库上游同样都修建了许多塘、堰、坝等小型水利工程,这次降雨是同样差不多,但结果却大不相同:东风水库上游大部分是国营林场,森林植被覆盖率情况好,起到了水土保持作用,上游共有90个塘、堰、坝,被冲毁的只有三个,占3.3%。板桥水库则大不一样了。由于上游多是荒山秃岭,植被覆盖率很低,水土流失严重。这次暴雨,中上游304个塘、堰、坝,被冲毁了129个,占42.1%。可见森林植被覆盖率的重要作用。”
 楼主| 发表于 2019-7-5 17: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将《新华文摘》杂志上的那篇《葛洲坝工程的决策内幕》的“缩写版”贴在下面:
    1970年12月30日,中国第一大江上的第一大坝——葛洲坝工程,举世罕见的仅仅依据一个规划性的文件,采取“边施工、边勘测、边设计”的“三边”方针,就轰轰烈烈、匆匆忙忙上马了。
    时隔20多年后,原水电部部长、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钱正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这段历史仍心有余悸:“1970年10月我到阿尔巴尼亚出访两个月。走前葛洲坝工程不要说完整的设计,连正式报告还没写呢,回来却已一炮开工了。记得我刚回到部里,连水电部军管会主任张文碧都对我说:‘钱正英,你什么事都别管了,赶快到葛洲坝去!简直是胡闹,他们已放炮动工了!’
    当时唯一敢于挺身而出,后来又力挽狂澜、鼎力挽救了工程的原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简称“长办”)主任林一山对记者说:“我不是那种说中央错了,以证明自己正确的人。但葛洲坝工程一上马,我就知道它注定要失败!”
    修建葛洲坝工程的构想,最初是作为三峡水利枢纽的配套工程提出的。1959年,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的科研人员完成了选择葛洲坝上游40公里处的三斗坪作为坝址,修建三峡水利枢纽的全部设计。考虑到三斗坪建坝后,三峡电站在枯水调峰运行时泄量的时多时少,会使下游河段内的水位忽高忽低、给航运带来不利,所以要修建葛洲坝反调节航运梯级,同时接住长江这40公里的水头发电。总工程师、中国水利大将林一山认为,先建三峡工程,或者至多两者同时建,三峡水库拦蓄了长江洪水和全部泥沙,葛洲坝工程不仅成本小,技术问题也简单多了。不上三峡工程而先建葛洲坝就违反了长江水利基建的程序。先于三峡建设的葛洲坝工程,将要独立地承担长江上游的全部洪水和泥沙,不仅不必要地增加资金成本,而且造成技术困难,这是万万行不通的。
    大坝施工近乎是闹剧式地进行的。中央文件原想由武汉军区、湖北革委会主持,并由国务院各个部委组成坚强的施工指挥部。但真正执行起来与中央指示不符合,工程指挥部全由武汉军区司令员、副司令员等没有搞过水利的外行人员担任指挥部的各个主要领导职务。指挥部一律按团队建制,且团、连长都由军队干部担任(当时认为穿便衣的不能领导穿军装的)。施工队以新兵为主,原来的8000名技术老工人被解散,有的被分配去喂猪。施工不按基建规程办事。当时,“长办”的大多数高级工程师还被关押在“牛棚”,即使在施工现场,也大都有职无权。指挥部命令破除大体积混凝土搅拌夹冰(水泥的生化热需要发散)的制度,即“不准吃冰棒”,质量控制又不严(为了“一打三反”的方便,领导变来变去,且干部官僚主义严重,极少去现场),造成已浇铸的数万立方米的坝体到处是裂缝、蜂窝、狗洞;工地还发起“千人设计,万人审查”的运动,设计人员“奉命设计”,只绘图,不签名(有的说签了名是“有 名利思想”,有的因图纸是按领导干部意图画的,不愿签名),还要到一个个席棚去征求民工的意见,结果施工近一年,设计还没有定案
    葛洲坝工程除了施工混乱外,更主要的是几个关键性的重大技术问题没有解决。第一,长江从南津关出峡后,突然90度向南急转,原河宽由300米骤然展至2100米,河床由海平面以下40米陡然上升为海拔30米,呈现出泡水、漩涡、剪刀水等各种及其复杂的流态,同时长江每年要下泄5亿多吨泥沙,工程如何顺应河势,开出两条人工航道保证通航,又不被泥沙淤积?种种模型试验都失败了。第二,葛洲坝基础是建在粘土岩和砂岩夹层上的,含有粘土岩软弱夹层54层,其中部分已经泥化,建坝后泥化夹层会不会恶化,造成坝体滑移?没有可靠的依据。第三,由于没有先建三峡工程拦截洪水,使原来设计只要抗l万到2万水头的葛洲坝,一下升至要独立抗11万立方米/秒的水头,大坝建筑物如何合理安置,以对洪水消能防冲,也没有成形的设计
    大坝工程采取“三边”方针带来了三大恶果:质量差(两年共浇铸混疑土10.52万立方米,不合格的炸掉了1.62万立方米),进度慢,浪费大(设计还没搞出来,已花费人民币2亿6千万元)。葛洲坝工地的种种问题,通过各种渠道反映到国务院。1972年4月,周恩来总理在机场送走锡兰总理班夫人,对钱正英说:“葛洲坝是我的一块心病。”同年10月,又发生了长江干道碍航,交通部向中央写了报告。11月,国务院决定紧急召开葛洲坝工程汇报会,一连开了三次,都由周恩来亲自主持。关键时刻,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及时觉察,抓住工程建设的要害问题重新决策,并成立了以林一山为首的葛洲坝工程技术委员会,该委员会经过五天讨论,写出《关于修改葛洲坝工程设计问题的报告》,决定停工两年,重新设计
    1973~1982年,几乎双目失明的林一山主持了10次技术委员会会议,协调了一个像小“联合国”的9人8方的关系,作出了一系列重大决策,才使工程一步步走出低谷。在此期间,林一山和“长办”的得力干将和助手魏廷铮、张魁元、文伏波等完成了近乎天才的设计。挖掉葛洲坝以理顺河势;选定“两翼一体”的枢纽建筑物布置;筑两道超长防淤堤实现“静水通航,动水冲沙”;利用尾岩抗力固定坝体;采用大单宽流量泄水闸消能防冲;特别是据理力争取消了原设计大坝的5孔泄水闸,添置4台12.5万千瓦发电机组,使葛洲坝装机容量由221.5万千瓦一跃为271.5万千瓦,增加发电能力50万千瓦。
    1974年10月,葛洲坝工地复工(此时已花费4亿元)。至1981年1月大江胜利截流,同年7月第一号机组终于并网发电。此后,到1988年底安装完全部机组,工程一直顺利进行。l989年岁尾国家作最后竣工验收,核定工程总投资为48.48亿元。总之,在走过一段曲折、艰难的历程之后,葛洲坝工程终于有了一个较圆满的结局。

 楼主| 发表于 2019-7-5 17:5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建于改开后的1986年的九江大桥被小轮撞后,断的是桥!不足20年的九江大桥未老先衰、早逝。   
   
      
      毛泽东时代1961年用国产钢铁建成的几十年的南京长江大桥被万吨巨轮撞后,“断”的是万吨巨轮。历经几十年的大桥坚如磐石!



 楼主| 发表于 2019-7-5 18: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幕电影”的背后,是监督制度的缩水


4081 次点击
14 个回复






[size=1.35em]——4千万拍水幕电影:贫困地区需要这样的形象工程吗,水幕背后是油水

    7月4日,河北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张家口市万全区委副书记、区长张志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此前,万全区曾被曝出“耗资4000万拍水幕电影,层层转包后落实仅百万”事件。话音落下9天,张志友本人落马。万全区的前身是万全县,曾是国家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导演陈熙所说的水幕电影项目招投标时是2018年,当时万全区尚未脱贫。(北京青年报7月5日)





    按照导演陈熙的举报,斥资4000万元的项目,经层层倒手转包后,最终执行环节投入缩水为135万元。这样的倒手转包实在令人咋舌,而当时的预算是怎么出炉的,是否经过了相关审定,水幕背后的油水到底有多大,这本身就令人充满疑惑。

    按常理说,一个政府公共项目的预算本成,并非只是双方或几方说了算,虽然它必需经过********程序,但必然要有个合理的成本构成,这要经过层层审核才能放行,其中既有项目必要性的审核,也有资金使用方向和细目的审核。显然,在这个项目上,虽然有着规定的********程序,但在这之前,缺少的却是必须的预算审核。

    因此可以说,张志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落马,既包含着水幕电影背后到底能捞取多少油水的F·B问题,也包含着监督制度失守失控的问题,这使得政府公共项目的成本预算成为了一些少数人眼里的唐僧肉,也犹如他们手里的橡皮筋,想拉多长就拉多长。因而,张志友个人的违纪违法行为,仅是相关制度失控的一个表现和节点而已,换言之,不管是张三还是李四,在制度失守失控的环境里,都可能成为以身试法的铤而走险者。

    另外,这个项目招投标时是2018年,当时万全区尚未脱贫,而在这种现实情况下,当地正在吃着国家财政的扶贫资金,当时该区的财政扶贫投入只有3300多万元,而为了一个水幕电影竟然要斥资4000万元,全区的财政扶贫资金都投进去也不够,全区的“羊毛”都要用在这个水幕电影上,显然为的就是一个形象工程,但更深的问题是,脱贫一定要靠“水幕电影”这样的项目吗?

    因此,从万全区“耗资4000万拍水幕电影,层层转包后落实仅百万”这件事来看,远非仅仅是张志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这么简单的问题,这其中更折射出监督制度失守失控的问题,和贫困地区应当如何合理使用国家财政扶贫资金的问题,而这又涉及到诸如此类的其他贫困地区的脱贫思路的问题,综合在一起,也就关系到了国家扶贫战略的最终质量结果。

    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注重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重点攻克深度贫困地区脱贫任务,确保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做到脱真贫、真脱贫。

    因此,对于万全区“耗资4000万拍水幕电影,层层转包后落实仅百万”这件事来说,其实也是监督制度缩水的结果,要坚决严肃处理违纪违法的当事人,同时还要从实现国家战略层面的高度,找出其中存在的监督制度失守失控的问题根源,以确保按时间按质量实现2020时间表中全面脱贫的目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都市世界-城市规划与交通网 ( 京ICP备12048982号

GMT+8, 2019-10-22 01:17 , Processed in 0.08704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