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世界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规划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cplanning

[讨论] 中国城管变革三城记:城管正面形象渐行渐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3-20 11: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4-7-23 15: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东莞终结“大城管”模式 重回谁审批谁监管“老路”
http://www.sina.com.cn 2014年07月22日 10:13 中国青年报
  广东省委省政府日前批准了《东莞市人民政府职能转变和机构改革方案》,该方案中,东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将不再保留原有建制,仅以市城管局内设的综合执法支队形式存在,原本承担的执法事项重新移交给卫计局、食药监局等职能部门。

  对于东莞这次机构调整,有媒体评论说:这意味着该市近年来行政执法权相对集中的探索终止,重回“谁审批谁监管”的老路。

  在全国其他城市仍在积极推进“大城管”模式的背景下,东莞的反其道而行引起了业界的关注。有支持者认为,“大城管”模式确实应该叫停,因为这种模式体现了政府包揽一切的思维方向,与现代行政理论所倡导的“有限政府”、“小政府、大社会”的理念格格不入。

  据了解,东莞是国内较早开展城管综合执法探索的城市,早在2002年,国务院就确定在广东省和重庆市开展城市管理综合执法试点工作, 2007年11月,东莞市综合执法局正式挂牌成立,包括规划、环保、市卫生、工商、食品药品监督在内多个局的执法职能全部或者部分移交给了综合执法局,高峰时,该局拥有多达110多项执法事权。

  在外来人口剧增,城市管理压力日益增加的当时,东莞成立综合执法局之举显然具有积极意义:既整合了行政资源,节约了行政成本,同时也解决了执法主体过多、重复执法、交叉执法的弊端。正如该局一位负责人所说:“职能部门既要管理又要执法,相当于集运动员和裁判员的身份于一身,不利于依法行政,成立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就是将运动员与裁判员分离。”

  东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此次被“摘牌”,无疑使该市在城市管理模式上的探索重新回到了改革前的“原点”  职能部门又审批又管理,运动员和裁判员都是自己。

  虽然东莞废止综合执法模式的真正原因并未透露,但各地在探索“大城管”模式上遇到的困惑已是不争的事实。

  秉持同样的管理思路,深圳更早开始了行政执法权集中的探索,早在2001年,深圳就开始试点行政处罚权集中,2007年,深圳又开始推行街道综合执法模式。

  运行一段时间后,这种“大城管”模式的弊端开始显现出来,虽然多头执法、重复执法、执法扰民等问题得到了缓解,但城管部门同时陷入了执法事项太多的困局,据本报记者了解,最多时,深圳市街道综合执法队承担的执法事项多达二十几大项,涉及的法律、法规、规章有200多部。

  “很多其他部门不愿意管、难以管理的事项实际上都推到城管这里。由于缺乏相应的执法条件和技术手段,这些事城管根本管不了,也管不好。”深圳市城管局的一位负责人曾向本报记者抱怨道。

  为遏制城管综合执法权限无限膨胀的趋势,2009年,借助大部制改革契机,深圳逐渐开始为城管“减负”,将原规划、土地、工商、卫生、食品卫生、药品、医疗器械、保健食品、化妆品、劳动、人才市场、文化市场管理等多项职责逐步调整出综合执法范围,并以立法形式明确了11项执法职能。

  “从深圳的探索来看,城市管理集中、高效执法的方向是正确的,现在需要的是进一步理顺和完善综合执法与相关职能部门的关系,使城管的职责范围趋向合理,从而回归到城市管理本身的领域”,在谈及东莞市取消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时,深圳市城市管理研究所一位专家认为,这显然是一种“倒退”,无疑会回到各自为政、推诿扯皮甚至执法扰民的老路上去。

  这位专家表示,在现代城市转型期的当下,城市管理的重心已经下移到街道和社区,但很多职能部门仍然高高在上,过度依赖综合执法力量,致使街道、社区普遍陷入执法力量薄弱、负担过重且执法手段欠缺的困境。

  因此,与撤销城市管理综合执法模式相比,如何推动这些职能部门转变传统的管理思路,推动管理力量有效下沉到街道和社区,更加考验城市管理者的智慧和能力。
 楼主| 发表于 2015-12-8 11: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城管”为何一直战战兢兢?


    人民网报道,日前,“厅官在三亚被城管弄得没尊严”的新闻让三亚城管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黑龙江记者站原站长毕国昌成为舆论风暴的中心,此事的最新进展是三亚城管两名副中队长被停职,而毕国昌表示仍未收到三亚方面的致歉,此事仍在进一步发酵之中。按照涉事城管的口风,他觉得他自己并没有错啊,都是按照规章制度来处理这个事情的。不单单是他这辆车,之前的有乱停乱放,他们一样会扣走。问题是他的车已经锁在木板上,他本人不在。要是本人在的话,这个事情不会发生的,就是让他把车放好的。

    对于这样的事情,退休干部所为也是反败为胜,从新回到高地,让这两个小城管也算是受尽拷问,对于这样的结局,从辩证的思路上看,谁对谁错或许最后依旧会落到制度的不完善上,毕竟社会的调整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空间,这里讲一个自己身边的故事,不想再批评谁和驳斥谁,只想说,都是中国人,为何要互相苛责。   

    伊始记得去年春节前的日子,我在舅舅家落脚,那些天里每到中午我都会送饭到舅舅的单位,舅舅干城管十多年了,每每到了大的节日便会异常忙碌,总是加班加点,工资倒是不见涨多少,人却累个半死。为此舅母还常常抱怨:“你看看你舅舅这工作,挣不来几个钱,每天累个半死,倒是得罪了不少人,干不好领导骂,干得好小贩恨,天生就一个跑腿的命,还捞不着半点好”,舅舅是个老实人,言语不多,家里家外受得委屈都硬深深地窝在心里,每每看到舅舅吃饭后鼾声如雷,委实让人感到心酸。

    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往往城管不招人待见,甚至在媒体和大众的批评中宛如过街老鼠,这些年来,舅舅由于在工作中得罪了不少人,常常遭到一些莫名其妙的报复,可是舅舅早已习惯了这种“人在囧途”的生活格局,常常自嘲自己是“蒸不烂,炒不熟,烧不化”响当当的一粒铜豌豆。可毕竟工作中所遇到的困难让人很头疼,舅舅也会有时候回家脏话连篇,将衣服揉作一团,狠狠地砸在沙发上,长出一口气。这时便会滔滔不绝的将其历险记的糗事一股脑说完,一般不说完是不会吃饭的,就这样长年累月的遭遇战,被迫让舅舅摊上了喝酒,也许在酒精麻痹后的瞬间会让其忘掉工作带来的不快和郁闷。

    记得中秋节我一早起来,给舅舅打电话,电话一直接不通,我估计舅舅在执勤,就自己写了一条祝福短信发了过去,直到晚上也没见回个信息和电话,没想到晚间的时候,舅妈打来电话,说“你舅舅在执勤的过程中跟几个乡下的菜农发生冲突,腰肌和背肌拉伤,倒也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能上班了”。后来我了解到,其实是那几个菜农联合起来挤兑我舅舅,也算是报复吧!由于舅舅执法比较认真,就算是认识的人也不会开绿灯,所以常常“招人恨,受人骂”。这些年来其实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很多了,舅舅总说“咱行正,就不怕影子歪,与人斗其乐无穷”,亲人们总是为其战战兢兢的工作感到担忧,生怕他遇到一些流氓无赖,惹来祸端。舅母经常说“你舅舅死脑筋,人家单位同事都是睁一眼闭一眼,他倒好,成天自己家的事一塌糊涂,工作到实心眼了”。最近几年来也就春节前后能去看看舅舅,常年在外执勤,********黑黑,总爱嘴角叼根烟。深吸几下,一吐好几个眼圈。想来感觉真的很不容易。

    我经常在街上看到这样的情形,街边上摆着很多很多的地摊,那些地摊上的东西经常都比较便宜,而有些摊主看起来,似乎也比较可怜,他们流动着摆在并不允许地摊的地方做生意,阻碍了交通破坏了城市环境,小贩们很警觉,有人专门望风的,每当城管的车快到时,就有人通风报信,小贩们,便马上抱起自己的地摊东西就快速的逃离,等城管走后,又出现,一二再,再而三,该教育的教育了,该动之以情的动之以情了,可这些小贩们就是屡教不改,难怪有时候城管们会使用极端手段。

    我们也常常抱怨市场次序不如意、街边车辆摆放得让人过路不方便、周围又有什么乱搭乱建的违章行为、城市卫生又如何如何,可是,你想到没有,这些东西是由谁来管理的,他们是管理你们的时候,你们是否也配合了工作,同情弱者是应该的,可同情是得有个限制的,你们同情了那些街边的小贩们,谁来同情城管,吃力不讨好,明明是为着更多人服务去努力,反而让大家去责备。

    当我在网络上看到一些别出新样的“城管执法”,想到舅舅也是城管,便对他们感到悠然起敬,对于“卖萌执法”,“列队执法”,“献花执法”其实也是城管无奈的举措,可是看到网络一片嘘声,媒体还在大肆批评“作秀”,“绣花枕头”,心里真为在工作岗位上勤勤恳恳的舅舅感到受冤。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总会因为几个败类的恶行,就会将所有的同类人都视为败类。人们只看到了街边小贩是弱势群体,可是往往却忽视了,其实很多人打着弱势群体的牌子,故意玩赖。就像在学校里,很多学生为了要那点国家补助,千方百计的让自己穷起来,貌似那顶穷帽子成了金帽子,按照如此逻辑,许多人就会将“弱帽子”摇身一变成了“强帽子”。很多人正在社会公德的庇护下玩阴险,如此看来“城管”倒成弱势群体了。不管怎样,为了改善城管的执法,我相信每一个好的城管都如同舅舅一样煞费苦心。他们在“工作囧途”中不断汲取力量,革新自己的执法方式,只为我们千万个城市井然秩序的美好一刻。也希望社会在适度批评的过程中不断给“城管”这个群体鼓励和配合!因为当他们脱去“城管”这个不被大家待见的外衣时,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跟我们一样,需要社会的理解,需要百姓的支持。曾经在执勤过场中发生的那些悲剧也好,惨痛的教训也好,并不能成为我们永恒的伤疤。给理想一点时间,给城管一点希望,多一些支持,少一份抱怨。我相信你所在城市就不再会有“那些年的坏城管,这些年的钉子户”。     

    更多观点交流,欢迎添加笔者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因为城管的存在本身,就是最大的行政违法。
警察执法有警察法授权,税务官员执法有税法授权;
试问城管执法有神马法律依据?那部法律授权给城管执法权?
名不正则言不顺。

这是城管之不合法。

城管执法内容,是把城市洁净美丽,放在最高位置。这个逻辑确有问题。
尤其是对一些迫于生计的摊贩野蛮执法暴力。
这是把洁净权放在生存权之上。

这是城管之不合理。

既不合法,又不合理,焉能不战战兢兢。

[ 本帖最后由 cplanning 于 2015-12-8 12:26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6-4-19 17: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爸爸是城管 武汉一10岁男孩遭同学嘲笑

一向以父亲是城管队员而感到自豪的儿子,却突然语气坚定地说“长大了死活也不会当城管的”。昨日,谈起儿子近日突然出现的这一转变,任职于区城管执法大队的小海(化名)唏嘘不已。他询问10岁的儿子得知,原来是“因为爸爸是城管,同学们都瞧不起我。”

儿子:长大后死活也不当城管
前天下午,小海像以往加班那样,带着10岁的儿子强强(化名)沿街巡查。行至汉口惠济一路时,发现有摊贩占道经营,随即下车进行劝阻。而一直不吭声的儿子,突然对小海说:“别人做点小生意多不容易,你们还管别人,我长大了死活都不会当城管的。”
“我当时就愣住了,心里非常难受。”小海坦言,儿子的一句话,让自己心里就像针扎一样,很痛。
据小海介绍,儿子学校门前过去经常有摊贩占道经营,学校和家长的意见非常大,可就是管不下来。他后来调任学校门前那条街道的城管队长以后,想方设法总算解决了这一问题,儿子觉得很自豪,对自己的工作也非常支持。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一向以我为骄傲的儿子,为何突然说出这种话。”儿子对城管工作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大,让小海感到十分意外。

同学指责致强强态度大变
强强今年读小学五年级。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产生“将来绝对不会当城管”的想法呢?
“因为爸爸是城管,同学们都瞧不起我。”强强说,前不久班上开家长会,有一些同学的爸爸是警察或者军人,都是穿着制服去的,大家觉得很神气,“可是当我告诉同学,我爸爸是城管队员,也是穿制服时,大家却都说城管喜欢打人,而且喜欢欺负做小生意的穷人。”
“当时我感到很自卑,不敢和同学解释。”提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强强显得颇为无奈,“同学们都这样说,我根本没办法辩解。”
“我将来是不会当城管的,我也不会再告诉别人我爸爸是城管。”10岁的强强决定从此把父亲“藏起来”。

孩子性格因此变得内向
据了解,强强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长期是班上前五名。而最近因为同学们知道了自己的爸爸是城管队员,强强显得颇为不自信,性格也变得内向起来。
“确实感觉儿子的性格越来越内向了,他变得沉默寡言了。”身为父亲,小海对儿子的这一变化感到很担忧。
“以后,要尽量抽时间多陪陪他,多带他出去玩一下。”小海说,他也为此到学校跟儿子的班主任交流过,希望老师多给儿子一些表现的机会,借此重新树立儿子的自信。
当记者问起他是否将儿子变化的真正原因告诉老师时,小海尴尬地笑了笑。——他和儿子一样,选择隐瞒自己的职业。
 楼主| 发表于 2016-6-27 11:47:39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安城管之死:城市边缘人的博弈
崔永利

    今天,各种重大新闻在朋友圈刷屏。

    西安城管执法时死亡,高考分数线出榜,陕西文理科状元张榜,还有中考进行时。但是,在接送完女儿中考的时候,我一直在考虑,西安城管之死谁之责?

    在上午接女儿时,我看到,警察蜀黍坐在学校靠大门的地方维护秩序,稍远些,就是6名城管,他们或吸烟喝水,或拿着手机在看着什么,但是,他们来到学校门口维护秩序,我在心里,还是默默的给他们送上敬意。

   


   


    虽然十几个小时前,他们的战友刚刚去世。也虽然在很多大网站新闻评论里面,城管的死亡评论排名前10的,都是为城管死亡叫好。最后虽然,城管不像警察那样,警察有几个自己的公号,在外面受到委屈或媒体非议后可以抱团取暖。

    我也有几名城管朋友,我们小聚时也拿他们开玩笑,但是在他们看来,他们心里似乎也瞧不起这个职业。

    而关于城管的段子似乎更多,什么让城管收复钓鱼岛了云云,城管在大家的印象中似乎无所不能,也似乎无所坏不能。

    取缔小摊贩,让城管成为底层老百姓和家庭主妇最恨的群体,而参与非法强制拆迁,让城管又为虎作伥。就西安城管死亡而言,目前许多情况还是不清楚,但是,能确定的是城管在执法中遭遇小摊贩的抵抗以及市民的不支持,甚至出现有人用机动车冲撞城管队员的现象,最终6伤1死的悲剧发生。

    贩夫走卒,其实大多是城市底层的市民或者外来的农村务工人员,他们为了生计,干着这个城市最辛苦、最不赚钱的小买卖。而城市的领导者总是希望城市能干净整洁,文明卫生。   

    那么就需要一个部门来管理这个城市的容貌,于是,城管成立了。

    而城管又有什么人组成呢?笔者了解到,除了少数领导是公务员或事业编制身份外,大部分都是临时招聘的合同制。

    在城管组成初期,大部分都是从农村来城市打工的人员,有天突然穿了一身制服,突然发现了自己手中拥有了一定的权利。也就是从城市的被管理者到了城市的管理者,虽然他们工资很低,他们没有什么福利,但是,只要管理了城市、管理了小摊贩和拉土车,以及各种门面房外的地盘、广告等,各种“补贴”“福利”就会自给自足。

    西安城管的死亡,放眼全国城管和小摊贩的矛盾,其实都是两方为了吃饱饭的人的博弈。一方是为了养家糊口的摊贩,一方是进城务工人员或城市底层人为了养家糊口。

   



    从某种程度讲,两方的身份和地位以及收入都差不多,为何会出现相煎何太急的场景呢?显然,只有一碗饭,两个人都要抢着吃。

    笔者认为,是这个社会的分配不公和社会福利缺失的原因造成的。我们再抓这个城市的城容城貌的同时,更应该关心这个城市底层人的生活。一些人没有养老金、没有低保,即使仅仅有的低保,也让他们挣扎在贫苦的边缘,一个国家应该藏富于民,而我们的国家财富储蓄成都据说已经相当惊人,但是,还有一部分人生活依然贫穷。

    本人不想举例说明西方发达国家社会福利的开支占政府比例多么高;也不想说在一些国家社会福利政府从来不看做是他们施舍的,应当看作是执政者的义务。同时,贫富差距以及穷人的出现,在每个国家也都存在。

    那么,我们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了呢?笔者确实还想不透,但是,我觉得,小贩能让他光明正大的去赚钱;城管能让他们体面的去工作。在这两个都是社会底层的群体中,我们不应该厚此薄彼,更不应去嘲笑死亡的城管。

    因为,城管甚至警察,他们往往承担了一些政府工作不足或失误的牺牲品,他们有的时候就是替罪羊。虽然,我们的政府一直在加大福利支出的比例,同时我们应该从更深层次的去解决城管和小商贩的矛盾,而不是令一方“取缔”另一方那么简单了事。

    力挺一方者,我认为都是悲哀。

    (本文为崔永利原创,更多文章敬请关注公众号“崔永利”和新浪微博@记者崔永利 提供线索请发624051866@qq.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都市世界-城市规划与交通网 ( 京ICP备12048982号

GMT+8, 2022-8-9 00:15 , Processed in 0.06072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