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世界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规划
查看: 7235|回复: 3

攀西惊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9-8 16: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张明 2008-9-8 22:20:44  




  8月30日下午,攀西河谷一个常见的艳阳天。
  攀枝花火车站候车厅内,经营钢材生意的陈紫鑫正准备前往成都洽谈一笔生意。候车的时候,周边人聊的是令人烦心的股市,间或也有灾后重建。

  16点30分,震耳欲聋的声音呼啸而来,周遭的建筑开始抖动,伴随着候车室玻璃的破碎声,瞬间反应过来的人们开始绝望地惊叫,仓皇奔跑。

  在几秒之后,陈紫鑫就已经飞奔穿过40米长的候车大厅。此时,广播里开始播放攀枝花 会理交界处发生里氏6.1级地震的消息。镇定下来的陈紫鑫,突然意识到,此时她距震中不超过100公里。
拉鮓村困局

  北纬26.2度,东经101.9度,攀枝花市仁和区大龙潭乡拉鮓村,这个位于金沙江西岸宁静的小山村生活着1818名村民,如今他们被当地政府分为7个片区临时安置  他们所在的小山村是此次攀枝花地震的震中  这里距离攀枝花市区仅50公里。

  即使遭受过连夜的倾盆大雨和5.6级余震,村民王树培(化名)仍显得相对平静,1955年同样发生在拉鮓村的6.7级地震让他失去了两位亲人,对于地震灾害,他已经和其他村民一样没有那么惊恐了。

  回想汶川大地震中映秀镇的惨状,王树培甚至觉得有点儿庆幸:映秀镇是砖混结构,倒塌后不易救助。而拉鮓村房屋多是用泥土做墙,这种泥墙非常经济,而且冬暖夏凉,不过在这次6.1级地震袭来时,这些房屋没有丝毫抵抗能力。

  “我们的房子都垮了。”王树培说,地震发生后,他们也很快自发组织起来,进行人员和财务抢救,由于时值农忙季节,下午四点多,大多数村民正在田间劳作,并未造成人员死亡。

  由于地理条件,当地村民大多采用土木材料建房,在王树培看来,这也是在没有更好的建设条件下,应对地震灾害的土办法。王树培告诉记者,据说政府准备在这次灾后重建时对当地进行住房改善,对于这一消息,王树培说他们感到为难,虽然想住上牢固的房子,但汶川大地震中钢筋混凝土下面的惨状让他们感到恐惧。

  拉鮓村特有的应对地震的“土办法”在攀西乡村随处可见。据中国地震局地震现场应急工作队的初步调查,此次攀枝花灾区城乡居民住房中土木结构房屋占85%以上,砖木结构占10%左右,其他结构约5%。此次地震(及近千次余震)破坏房屋总面积约1700万平方米,其中大部分为农村土木结构,破坏严重,且极为分散,灾后重建工作异常艰巨。
预报之难
  让陈紫鑫疑惑的是,汶川大地震后难道没有加强预报?

  彭建兵说,他3个多月以来的担忧成为了现实。彭是攀枝花市防震减灾局副局长,多年来防震经验告诉他,今年的攀西很危险。为此,他们在去年就制定了攀枝花市防震应急预案。这次6.1级地震发生后,他们迅速启用了二级预案。

  “汶川大地震后,大家几乎都没有睡过好觉,根据中国地震局和四川地震局的判断,‘5·12’之后的3个月左右时间,攀西区域可能会发生6级左右地震。”彭建兵说,为此他们在7月底还在云南的楚雄召开了川滇防灾协作会。
  遗憾的是,“8·30”在意料之中如期而至,但地震系统同样未能做出成功的短程预报。

  彭建兵的遗憾和悲痛,一个叫杨智敏的中年男人或许更能体会。

  8月30日下午14时30分,杨智敏在家中往他的个人博客上紧急发帖:他捕获一个6级左右浅层发震信号,发震时间为25小时内,最可能发震在8小时左右,可暂分为三个点来预防:1.云南与四川交界,东经103°(±2°),北纬27°(±2°);2.云南、越南、广西三角交界;3.印尼。现在看来,他非常成功地预报了此次攀西地震。

  杨智敏是贵阳一个民间地质研究学者,在此前也曾预测过印尼地震和台湾地震,他也曾数次奔赴当地地震局和新闻媒体,试图引起关注,但多次闭门羹之后,他决定用博客和电话告知更广泛的人群。

  “地震监测是很复杂的科学,没有确证之前,不便对外公示,以免引起社会恐慌。”四川地震局有关人士告诉记者,按照有关规定,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决策不能草率做出。

  杨智敏也理解地震局的苦衷,不过他坚持认为,我国当年成功预报海城地震时,周总理的群测群防战略起到了关键作用,而温家宝总理也曾多次提出,地震灾害复杂,一定要做好群测群防。

  在攀枝花地震伤口尚未愈合之际,一个民间流传甚广的说法是,9~10月,我国西南地区将会发生更大级别地震。

  9月4日,国家汶川地震专家委员会主任马宗晋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国家地震监测部门确实注意到青藏高原东部近期存在着一些活动,但不能肯定青藏高原东南部会在此间发生大的地震。”

川西隐忧

  上世纪50年代,这里仅有7户人家和一棵攀枝花树,而今已经发展成为拥有110万人口的新型工业城市。

  随着攀西工业建设的突飞猛进,大量水电水利工程的兴建,攀西大量的山体逐渐被掏空,该区域的自然和生态压力急剧加大,这引起了外界普遍的担忧。“水电水利工程并不是导致地震的主因,但会对地质造成压力,加大地震所带来的次生灾害。”杨智敏的这一观点得到了四川地震局工程地震研究所副所长周荣军的认同。

  攀枝花在建设过程中对防震规划实际上做过很多工作。

  “对于一般的项目要考虑500年一遇的抗震水准,诸如二滩等高坝水电站则采取的是5000年一遇的标准,攀钢在修建时也是考虑到抗震要求的。” 周荣军向记者解释说。

  随着攀西地区地震断裂带活动的开始,国家地震监测部门的工作也得到了空前的加强。
  虽然短程预报相当困难,但彭建兵相信,地震在川西往南活跃的趋势性正在他们的掌握之中。“攀西板块活跃着3条地震带,近几个月来,5级以上的地震就发生了近10次,我们必须加倍提防,根据相应的数据采取相应的措施。”彭建兵说。

  现在看来,汶川大地震后,国家地震重点设防的攀西以及滇西北的若干地区,地震威胁并没有解除,“除了有关部门外,我们个人也要做好应对灾难的准备。”陈紫鑫说。
 楼主| 发表于 2008-9-8 16: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攀西工业布局之患



作者:张明 2008-9-8 22:20:44  


  傍晚从成都出发坐上南下的火车,一夜便到了金沙江畔的西部钢都攀枝花,这条线也是南方丝绸之路曾经过的地方。

  初秋的攀枝花依然有如盛夏一样的艳阳天,不同的是连接成都至昆明的这条大动脉因为8月30日攀枝花地震(及余震)已经变得时断时续,失去了往常的顺畅。
  与此相对应的是这个煤储备异常丰富的城市因为煤矿的暂时停产而面临电力供应紧张,截至记者发稿时攀枝花已经开始紧急呼叫外界的煤炭输入  这个西部最大的重工业基地也开始躁动不安。
踩在地震带的工业区

  从地形上看,依山势而建的攀枝花很像一个巨大的“北川”。整座城市就是围绕攀钢集团下属各个厂区而成,而攀西区域横贯着3条活跃的地震带,这加剧了外界的忧虑。
  “目前攀钢集团及下属各个厂矿没有人员死亡,也没有厂房直接倒塌。”攀钢集团总经理余自甦的介绍让外界深忧的心稍显平复。

  据悉受地震波及攀钢集团部分厂区受损,其中炼钢厂7号炼炉出现故障,部分车间实施停产,钛业公司生产经营形势较为严峻。地震发生后不到1个小时,攀钢集团召开了抗震紧急会议,所有的人几乎都是跑步进入位于集团办公楼的会议室,攀钢董事长樊政炜当即启动抗震救灾应急预案,与他几乎同时启动的还有二滩水电站等特大型重点企业提前制定的预案。

  余自甦告诉记者,攀钢的具体损失仍待进一步评估,受冰雪灾害以及地震灾害等的影响,全年的生产任务可能会受到影响。但攀枝花所独有的钒钛磁铁矿因属露天开采且攀枝花矿区和米易矿区均距震中仁和区较远,生产基本正常。
  不过相对攀钢来说,整个攀枝花市的损失就要大得多了。

  截至记者发稿时,攀枝花市37家企业的基础设施和生产设备不同程度受损,直接经济损失16.8亿元。其中攀煤集团矿井全面停产,攀枝花辖区所有煤矿停止井下作业,撤出全部矿工,供电和用煤极度紧张。

  由于二滩水电站到攀枝花市的电路输出线断网,导致送入该市的电力负荷减少30万千瓦以上,日均电量缺口400万千瓦。由于截止到8月31日下午5时,火电电煤的库存仅有22万吨(仅够维持正常运行3天)。攀枝花市副市长柳康健已经向外请求电煤支援。

  雪上加霜的是,由于余震不断导致攀枝花的生命线成昆铁路运力时断时续,攀枝花地震灾区工业生产和生活形势严峻,目前就连修复5座受损严重桥梁所需的4000万元资金,攀枝花市交通部门也表示尚无着落。

  “我们早知道这一天会来的。”攀枝花市防震减灾局副局长彭建兵告诉记者,他们在7月底就在云南楚雄召开的川滇协作防震会议上作出判断:汶川大地震后3个月左右的时间,会在攀西区域、川滇交界处发生6级左右地震。

  “不过还是未能做出成功短程预报。”彭建兵的言语中满是遗憾。

攀西的战略位置

  所幸,彭建兵的遗憾并未导致北川悲剧的重演。
  截至记者发稿时,攀枝花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为38人,受灾人口超过100万,但所有大中型工业企业及能源基地未遭破坏性打击。

  “攀西寄托着共和国几代领导人的厚望。”四川发改委一位官员回忆起那段火红的攀西建设史依然热血沸腾: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磁铁矿被发现后,毛泽东主席就指出攀枝花钢铁基地建设是战略问题,一定要快。他还曾风趣地表示愿意捐出稿费支持攀西建设,“如果铁路修不通,就骑着毛驴去西昌开会。”
  从四川发改委记者还了解到以下这串数字:1958年7月,成昆铁路动工到1970年7月建成通车;1970年位于西昌市西北65公里处的大凉山峡谷开始传来了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动工机器的轰鸣声,13年后方始建成。1991年二滩水电站开工建设,2000年底竣工发电。

  “攀西的建设是国家战略的需要,尽管建设热情高涨,但在自然灾害和环境评估上,国家相关部门实际上做出了大量的工作。”上述四川发改委官员告诉记者,仅成昆铁路全线就有500多公里位于地震烈度7至9度地区,其中通过8度和9度地震区长度有200公里,加上泥石流滑坡等地质恶劣区,被人称为“修路禁区”。当时这个“禁区”吸引有全国1200余名工程技术人员攻关,先后进行了1500平方公里的地质测绘,大小300多个方案比选。

建设新高潮的隐忧

  不过伴随着攀西工业建设新高潮的到来,周建荣还是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随着水电开发热的到来,不仅国电、华电、华能等各大电力巨头蜂拥至攀西区域,仅在建和规划的装机容量就达1.4亿千瓦,接近8个三峡工程的装机容量。“大型水电工程都会经过严格规划和审批,但一些中小型的规避审批先上车后买票则会对该区域的规划造成破坏”。

  “应该说‘8·30’攀枝花地震给攀西地区的产业投资和建设提了个醒儿,绝不能放松对大地震的警惕。”周建荣说,谁都知道攀西区域是一个地震重点设防地带,能防得住重点区域就是一种胜利。“大批小型矿主和水电开发商的涌入,山体被掏空,河流被污染,一旦地震等大型自然灾害来袭,造成的次生灾害也许将危及整个攀西。”

  “为解决攀西地区富庶的自然资源和严峻的自然灾害之间的矛盾,实际上我们在产业规划上做了很多工作。”上述四川发改委官员告诉记者,在新的“十一五”规划中,攀西区域将坚持治理与开发并重,成为国家级的生态经济创新区。在钢铁工业基地和水电基地的基础上,重点发展该区域内的亚热带生态产业、旅游产业及以多晶硅为主的太阳能产业。“对于破坏环境和抵抗自然灾害能力较弱的产业建设予以约束。”

  “鉴于身处地震多发带,攀枝花市准备了多套应急措施,此次地震对产业发展不会造成太大影响。”攀枝花市防震减灾局副局长彭建兵强调。

  但一场地震造成的攀枝花能源供给难题和物流困境还是让不少人醒悟过来:在产业投资冲动与应急防灾之间,人与自然的斗争还会继续。(本文感谢新华社记者谢佼提供的支持)
发表于 2011-3-20 15: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应该高度重视的,关键是平时的工作
发表于 2011-12-12 16:41:0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那············


广州机场酒店预订
广州美食网  小说阅读网
看书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都市世界-城市规划与交通网 ( 京ICP备12048982号

GMT+8, 2022-9-26 14:12 , Processed in 0.06843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