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世界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规划
查看: 3969|回复: 5

[原创] 现有体制框架解决不了问题食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4-13 17: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凤凰网评论专栏作家 笑蜀

提示:食品安全问题归根究底,它是一个具体的社会治理问题,需要一个能够满足社会治理要求的相应体制。而我们的体制框架,可以说主要不是为具体的社会治理设计的,在过去,它是为阶级斗争为纲服务;在当下,它主要是为GDP服务,即主要是为所谓发展服务。这才是症结所在。一个不为具体的社会治理而存在的体制框架,再加大它某方面的能量,既然药不对症,又能有多大作用呢?
  
玉米馒头不是玉米做的,是色素染的;标明当天上市的馒头也不是当天上市的,是改了生产日期的回收馒头。最刺激的是,这丑闻不是出自街头小摊,而出自大牌超市。就跟问题奶粉出自大牌奶企,瘦肉精猪肉流入堂堂双汇一样。

没什么靠得住的。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几个中央机关食堂一旦对外开放,市民会蜂拥而入。他们眼馋的恐怕主要还不是便宜,而是特供食品的安全。特供才安全,至少在食品层面,这无疑已经成了社会共识。

是我们的大牌企业没有提供安全食品的能力么?非也。中国出口港澳地区尤其发达国家的食品,品质无可挑剔;出口日本的食品,品质之佳甚至超过欧美。是我们的政府不重视吗?非也。三鹿事件发生后,国务院很快组建了李克强挂帅的食品安全委员会,誓言要标本兼治,“从根本上改善食品安全状况,使人民群众吃得放心,吃得安全。”声势和力度不可谓不大。

但,都没用,问题食品照旧层出不穷,防不胜防,以至对问题食品的恐惧,几乎深入每个人的骨髓。今年“两会”上,王岐山副总理就坦然承认,虽然在政府层面,对食品安全问题“没有不重视的,没有不知道的”,问题的解决却仍“将是长期的。”

可是,总不能等到长期之后才吃吧。吃是最基本的民生,最应该首先得到保障。如果这个最基本的民生都长期难解决,其间会有多少问题食品肆虐?会有多少受害者?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那么纵然怎样宏伟的工程,怎样漂亮的数字,对受害者又能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解决食品安全问题既要做长期打算,更要有刻不容缓的决心。刻不容缓不能是空话,需要强大的机制保障。而这,恰恰是最致命的问题,即并没有一个能够跟刻不容缓的决心对接的强大机制。不能不承认,在现有体制框架内,能调动的资源都调动了,能想的办法都想了,能用的招都用了,但是体制框架内的所有努力最终都是白搭。于是,明明应该更强调刻不容缓的事,只好主要强调其艰巨性长期性。

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必须承认,现有体制框架根本就无法胜任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的重任。或者换句话说,现有体制框架,根本就不是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的体制框架。食品安全问题是什么问题?归根究底,它是一个具体的社会治理问题,需要一个能够满足社会治理要求的相应体制。而我们的体制框架,可以说主要不是为具体的社会治理设计的,在过去,它是为阶级斗争为纲服务;在当下,它主要是为GDP服务,即主要是为所谓发展服务。

这才是症结所在。一个不为具体的社会治理而存在的体制框架,再加大它某方面的能量,既然药不对症,又能有多大作用呢?政府必须把基本的社会治理当做自己的主要任务,当做自己合法性的主要来源,相应地,按照社会治理的一般规律,建立一整套现代国家普遍适用的法律制度和行政体制。否则,只管维稳和GDP,荒废了社会治理,治理问题必然越积累越多,有如不断攀高的悬河。越拖到后来,代价越大。




  

 楼主| 发表于 2011-4-13 17: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能放心喝杯奶是社会秩序的底线
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 作者:刘洪波

  人心的黑洞能够有多深,实在是未知数。

  甘肃平凉4月7日发生了牛奶中毒案,39人受害,其中3名幼儿死亡。12日,官方通报案件告破,系同行积怨报复投毒。

  警方调查的情况是,中毒者饮用了平凉工业园区马坊村一奶场的牛奶,中毒物为亚硝酸盐,投毒者为与该奶场合租一院经营奶场的一对夫妇,他们因生意竞争等琐事存在矛盾。

  这不是国家大政的舞台,而是我们生活的一个场景。生意竞争存在矛盾,就可以朝商品里投毒,这是多么黑暗的心理!而在诸如此类的无数小型仇怨和疯狂之下,我们的生活秩序又会是多么不堪。

  投毒行为并非没有听说过。衔仇含恨,有人投毒杀死仇家的牲畜,鱼塘的鱼,也有投毒谋害人命的,谋害对象也多是所谓仇家本身。投毒属于严重犯罪,然而犯罪行为也是有程度区别的,平凉牛奶投毒案比一般的投毒犯罪就要严重得多。

  生意场果然如战场,竞争真的如战斗。经营一个奶场,都可以使人的仇恨达到投毒地步,所谓“经济理性”,这应该算是一个反例,经商并不必然使人理性起来,与别的社会活动一样,理性或者疯狂,实为两可。

  因竞争而投毒,有何理性可言?道德理性,所有人的生命都是独立和宝贵的,不能被杀死;法律理性,人应当克制情绪,约束行为,合乎法度;利益计算,因为经营矛盾而投毒,使自己承受道德折磨(如果有道德的话)和法律惩罚的高风险(投毒而不能破案,应该少见)。平凉投毒案,经商矛盾引发,却不能用“经济人假设”来解释。

  平凉牛奶投毒案的疯狂性,还在于它报复的是竞争者的生意,侵害的却是不特定的普通社会成员。这个投毒案件的动机,应非杀人,而是使竞争对手的商誉受损,但投毒于商品中,却使普通的社会成员作为消费者受到生命和健康侵害。投毒者是否预料到了致人死亡的后果,不好说,但显然希望消费者的健康受到明显损害,因为这样才能使损害对手商誉的目的实现。警方公布的信息说,投毒作案者曾经投毒一次,消费者只产生了轻度中毒症状,于是再次投毒,这次终于造成了严重后果。

  这是商业竞争,目的在毁坏对手商誉,手段是向竞争对手的用户投毒。利益确实是竞争全部和唯一的目标,投毒表明竞争无所不用其极,道德、法律、人性等等,都可以因为商业利益而失效,而仇恨和疯狂得以主导思维。

  在这种利益关系中,社会成员也就是从商业角度来说的消费者或者用户,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而是商业竞争中归属于商户A或者商户B的利润来源,商业竞争可以使对手的用户健康受损。在很多时候,我们还能够看到,商业需要可以使所有商家一起从用户健康受损中获得利益,例如不约而同地在牛奶中添加三聚氰胺,例如瘦肉精成为食品企业的潜规则等等。

  生活消费原本与街市太平一样,属于基本社会秩序,古今中外,不管社会制度如何,统治秩序或权力秩序如何,社会秩序或者说基本生活的秩序,与人们内心世界的秩序一样,都属于全体人的直接利益。例如,杀人放火就要受审判,吃食品不能是吃慢性或急性的毒药,人们内心世界有所归依而不能在躁狂混乱的状态。

  我固然理解,权力秩序能够深刻地影响社会秩序,如同权力风气能够影响社会风气,权力行为能够影响社会行为,所以我们能够看到权力对社会的建设性或者破坏性作用;只是无论如何,我仍然希望普通人的生活世界能够相当程度地守护基本的底线,而不是混乱到连善恶都失去了准绳,蓄积仇恨并使之发酵到疯狂水平。

  我们应该能放心地喝牛奶,既不担心工厂添加三聚氰胺,也不担心竞争对手投放亚硝酸盐,就像一个战乱失控的社会也能放心地饮用咖啡,就像战败后的德国人窗台上仍然摆放着鲜花,否则,我们的生活虽然太平,却真的只是太平犬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11-4-13 17: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加坡独裁政权不为GDP服务么,新家坡食品安全为什么可靠呢?

近年来,中国在某些方面效仿新加坡集权模式,改变以阶级斗争为纲,转而服务于GDP,在某种程度上说,的确是巨大的进步。社会正在变革,近年来经济改革已逐渐从重数量型到重质量型,但各种摩擦也应运而生,比如,民生和特权之间的摩擦。这需要社会各种力量参与博弈,才有可能改变国家现状而往西方先进形态发展。

依赖民众,是错误的,只有依赖普世价值,才是唯一的正确选择。


   中国的政治优势就是人民群众对中国**寄予很大的希望,中国的发展是以牺牲国家利益、人民利益,生态环境为代价的。如果不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盲目乐观,我们这一代人将对不起子孙后代!人民已经开始清醒了,也失望了,他们已经把问题看穿了,失职渎职与腐败不是制度性问题,也不是体制问题,而是职务犯罪,期望执政党不能再失职渎职与腐败了!
    中国已不是什么贫困国家,中国是财富分配不合理。中国公民也不是没有自由,中国的问题是党政机关、司法机关太自由了,一级一级都在那里失职渎职与腐败!中国现在不是要治民,而是要治官。中国的问题就是一级一级都在那里失职渎职与腐败!
中国政府和外国政府的职能都是一样的,都是统治、领导、管理和服务。中国政府可以把航天工业、奥运会、世博会、亚运会办得很好,救灾也很得力,但要给老百姓办事就不一定了,信访和房屋拆迁就是例证。追究其原因,就是一级一级都在那里失职渎职与腐败!如果没有失职渎职与腐败,中国已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了!






发表于 2011-4-26 14: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政府可以把航天工业、奥运会、世博会、亚运会办得很好,救灾也很得力,但要给老百姓办事就不一定了,信访和房屋拆迁就是例证。追究其原因,就是一级一级都在那里失职渎职与腐败!如果没有失职渎职与腐败,中国已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7-9 12: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16个城市居民安全感排行发布 8成人忧食品安全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7月06日14:42  《小康》杂志
非法添加是食品安全最突出问题


  16城市居民安全感排行 重庆居首武汉第二

  八成人忧虑“舌尖”上的安全

  55%的受访者缺乏安全感,在他们“最担忧的安全问题”中占据前五位的依次为食品安全、社会治安、医疗安全、交通安全和环境安全。本年度16个城市平安状况的综合评价中,重庆、武汉和济南位列“城市居民安全感”排行榜前三名

  文 《小康》杂志中国全面小康研究中心 鄂璠

  几乎每一次与生命有关的事件发生后,都会影响人们对于平安状况的感受。

  2012年上半年,刚爆出老酸奶和果冻中使用工业明胶的消息,又发生了“铬超标胶囊”事件;在承担着“救死扶伤”重任的医院,“杀医血案”却接连发生;《校车安全管理条例》刚刚发布,就传来广东阳春校车夺取儿童生命的消息,最近濮阳校车起火,又吞噬了四名幼儿的生命……

  此时此刻,中国公众的安全感还能有多高?

  2012年5月底至6月初,《小康》杂志社联合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中国平安小康指数”之“2012年中国城市居民安全感”调查。本次调查涉及7个东部城市(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深圳、南京、济南),4个中部城市(郑州、武汉、长沙、太原)和5个西部城市(呼和浩特、重庆、成都、西安、兰州),共计16个城市。经对调查结果和国家有关部门的统计监测数据进行加权处理,得出2011~2012年度中国平安小康指数为73.1,比上年提高2.1个百分点。

  “中国平安小康指数”是从社会治安、卫生安全、生产安全、经济安全、心理安全等五个方面来衡量的。其中,社会治安指数比上年上升3.2个百分点,生产安全指数比上年上升2.0个百分点,经济安全指数比上年上升1.8个百分点,卫生安全指数比上年上升1.7个百分点,心理安全指数比上年上升1.4个百分点。

  《小康》调查显示,仅四成人不缺乏安全感,影响人们安全感的五个最主要原因是环境污染严重(44.3%),食品安全不能让人放心(35.3%),经常听到或看到新闻媒体关于社会治安混乱的报道(28.3%),所在城市贫富差距过大(23.1%)和亲眼看见过违法犯罪事件发生(21.9%)。

  在“当前最让人担忧的安全问题”中,排在前五位的依次是食品安全(81.8%),社会治安(49.0%),医疗安全(36.4%),交通安全(34.3%)和环境安全(20.1%),这五大安全问题也排在了“当前最受人关注的安全问题”的前五位。

  本次调查还对16个城市的平安状况进行了综合评价,重庆市连续第三年排在“城市居民安全感”排行榜首位;武汉市从去年的第五位升至第二位;今年新增加的调查样本  济南市则成为了名符其实的“黑马”,排在第三位。

  81.8%的受访者“食不安”

  国人最害怕“吃”到的东西:食品添加剂、农药残留、地沟油居前三

  最近,一部以介绍中国各地美食生态为主要内容的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火爆荧屏,不仅吸引无数观众深夜守候,还引发网络上各种地方特产热卖。为何《舌尖上的中国》如此火爆?有网友评论说,“心灵冲击让人落泪”。

  而《小康》杂志“2012年中国城市居民安全感”调查显示:更容易让人落泪的或许并不是“舌尖上的美味”,而是“舌尖上安全线”的缺失。

  81.8%  这个数字,真实地表明了中国人对于食品安全问题的担忧,虽然这个数字比去年下降了3.4个百分点,但“食品安全”第三次登上最让人担忧的安全问题排行榜首位。在“最让人担忧的十大安全问题”排行中,位居第二位的“社会治安”仅占比49.0%,比位居第一的“食品安全”低了32.8个百分点,足以说明,中国人的“食不安”已经到了令人忧心的程度。

  食品安全关系到民生安康,而我国又是食品生产和消费大国,因此食品安全也备受国家领导人和各级政府的重视,6月11日,2012年全国食品安全宣传周启动仪式暨第四届中国食品安全论坛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对活动做出重要批示:食品安全是事关每个家庭、每个人的重大基本民生问题,必须在加强监管、坚决严厉依法打击食品安全违法犯罪的同时,着力提升整个食品行业的道德诚信素质,这是实现食品安全形势持续稳定好转的根本基础。

  在这次活动上,国家质检总局副局长蒲长城介绍说,2011年国家质检总局共监测食品样品11万个,检查食品生产单位144万家次,检出不合格进出口食品2754批,查处食品质量违法案件2.8万起,重新审核并淘汰了40%的乳制品企业。

  “秦王恐之,寝不安席,食不甘味。”出自《战国策·齐策五》的“(寝)食不安”一词,在新时期竟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吃不好饭”摇身变成“担忧、不放心食品安全”的背后,是食品中违规使用添加剂、果蔬中农药残留超标、非食用油流入餐桌、食品中添加有毒有害物质、病死牲畜肉等食品安全问题的频频作祟,而这五项,也分别排在了“中国公众最担心的食品安全问题”第1至5位。

  有接近半数(46.9%)受访者担忧食品中违规使用添加剂,但若以“舌尖上的安全线”衡量,食品添加剂其实并不可怕,更可怕的是被公众排在第四位的“食品中添加有毒有害物质”,即三聚氰胺、苏丹红、瘦肉精等。按照中国工程院院士、食品添加剂专家孙宝国的说法,“食品添加剂并不等于‘违法添加物’,很多人把食品添加剂当成了安全事件的替罪羊。”

  品牌无“品德” 超七成人对超市“不放心”

  三成受访者给出“今年不如去年”的差评;食品信任危机从“路边小吃摊”扩大到市场、超市

  从果丁到酸奶、从汤圆到馒头、从胶囊到茶叶,哪有让人放心的品牌?

  2012年以来发生的一系列有关食品安全的事件,极大地影响了民众的安全感受。1月,北京市食品安全办公示了14种不合格食品黑名单,其中,香港知名连锁甜品品牌“满记甜品”的一款芒果布丁,菌落总数实测值是标准值的13倍,大肠菌群数值也超标3倍多;2月,思念汤圆创可贴事件、红牛添加剂事件和三全馒头保质期内发霉事件接连发生;4月,央视著名主持人赵普的一条关于“不要吃老酸奶(固体形态)和果冻”的微博激起了“千层浪”,很快,老酸奶、果冻和破皮鞋,这三个原本不搭界的东西被紧密联系在一起,引发了公众对食品安全的强烈质疑,几天后,吉林修正等9家知名药厂的13个批次药品被曝出所用胶囊重金属铬含量超标,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也调查出“立顿”的绿茶、茉莉花茶和铁观音袋泡茶都含有被国家禁止在茶叶上使用的高毒农药;5月,又查出佛山一家调味公司用致癌工业盐水生产万箱酱油,令人触目惊心……

  因乳企在一系列安全事件中的问题,特别是“三聚氰胺”事件中的问题,知名媒体人王小山在微博上发起“抵制蒙牛”运动,引发持续连锁反应。而另一位知名媒体人邓飞在其倡导的公益项目“免费午餐”行动中,坚决要求食品配置中不能有牛奶,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出于食品安全的考虑。

  《小康》调查显示,对于当前市场、超市出售的各种食品,仅2.0%的受访者能够“非常放心”地购买,23.6%的受访者“比较放心”,而其余的受访者(超过七成)都表示了不同程度的担忧。

  今年的食品安全状况与去年相比如何呢?36.7%的受访者认为“和以前一样”,31.7%的受访者认为“有些好转”,还有19.6%的受访者认为“比以前差些”,9.6%的受访者认为“比以前差很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食品安全专家分析说,有接近三成(29.2%)受访者给予了“今年不如去年”的差评,说明中国的食品安全已经陷入了信任危机。

  《小康》关于“哪个地方的食品安全问题最令您担忧?”的调查结果显示,关于食品安全的信任危机已经从“路边小吃摊”(76.1%)和“就餐座位数75以下的小型餐馆”(55.0%)蔓延到了“超市内食品”(28.1%)。这和沃尔玛、家乐福、华润万家等超市在近期陆续陷入“食品安全门”有关。

  对于失信企业,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王东峰指出,应大力推进食品经营者信用分类监管,建立“黑名单”制度,严厉打击销售假冒伪劣食品违法行为,完善市场惩处和退出机制。卫生部则于6月15日发布了《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十二五”规划》,提出建立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协调配合工作机制,由卫生部、工商总局、质检总局、国务院食品安全办等部门建立食品安全国家标准会商机制,加强协调配合,共同研究食品安全国家标准体系建设重大问题,协商落实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规划各项工作等等。

  
 楼主| 发表于 2012-7-9 12:22: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成受访者看病首选公立大医院

  在“最让人担忧的十大安全问题”中,“医疗安全”由去年的第四位上升到第三位

  公立大医院一直以来都是公立医院的“龙头”,是治疗疑难危急重症的主阵地,也是群众反映“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最突出的地方。在公立大医院的门诊,“候诊几小时,看病几分钟”已成为普遍现象。

  尽管如此,公立大医院却仍然是公众在身体不舒服或者需要看病时的首选医疗机构。在接受《小康》调查时,63.9%的受访者把信任投向了公立大医院,其次是公立社区医院(40.6%)。

  虽然公立社区医院排在了第二位,但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研发部心理信息服务中心主任祝卓宏认为这个位置并不乐观,40.6%的数据也并不理想,“一般人看病都只有这两种选择,去公立大医院或者是公立社区医院,什么时候这两个选项的排名能够调换过来,60%多的人去公立社区医院,40%多的人去公立大医院,才比较理想。实际上有很多问题都不需要去公立大医院。”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也认为,医改最关键的是提高社区医院水平,使公立大医院的普通病人越来越少,疑难病人越来越多。

  对于“您在您所在的城市能够放心地看病、打针、吃药吗?”这个问题,《小康》调查显示,41.2%的受访者选择“一般”,37.0%的受访者选择“比较放心”,15.3%的受访者“比较担心”,3.6%的受访者“非常担心”,还有3.0%的受访者“很放心”。可见,“放心”的人以40.0%的比例远远超过了“担心”(18.9%)的人,而其余感觉“一般”的受访者就成为了舆论环境需要多用正面信息引导的对象。

  一半人“相信医生” 另一半人“将信将疑”

  四成受访者认为向医院派驻警务室难起作用

  本该承担着救死扶伤重任的医院和白衣天使们,近年来成为了一些患者宣泄愤怒的对象。很多医务工作者也许还没有忘记2009年的那个“黑色六月”,5起“血溅白衣”事件先后发生。今年上半年又接连发生了“杀医血案”:3月23日,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一名患者家属将一名医生捅死,并造成3人受伤;4月13日,北京航天总医院急诊内科诊室,一名用帽子、口罩遮障住面部的男子突然闯入科室里并拔出匕首,从背后刺向正在为患者诊治的赵立众医生,随后迅速逃离现场;4月28日,湖南省衡阳市三医院南院,33岁的女医生陈妤娜被人连捅28刀残忍杀害……

  其实,对立并没有赢家,医患关系之间必须重建公信力。《小康》在对医生公信力进行调查时发现:42.9%的受访者对医生“比较信任”,38.2%的受访者对医生持“将信将疑”态度,13.9%的受访者“不怎么信任”医生,3.7%的受访者“完全信任”医生,1.3%的受访者“完全不信任”医生。在祝卓宏看来,数据表明患者对于求医问药的态度比以前更加现实了,一旦医患关系中掺杂了钱的因素,牵扯到交易,患者对于医生的信任度就会下降。

  为了避免血案的再次发生,5月4日,卫生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级卫生行政部门协调公安机关向二级以上医院等重点医疗机构派驻警务室,共同加强医疗机构治安管理,维护正常诊疗秩序,保障医患双方合法权益与人身安全。

  祝卓宏认为,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案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医患矛盾,在他看来,缓解医患矛盾,最关键的是要看医疗体制和医生的态度。

  “派驻警务室,是治标不治本。医患纠纷最大的问题是医疗的过度市场化,医院本来是救死扶伤的事业单位,但用了市场化的手段来管理,一个药品从一次配发到二次配发,再到医院,加价15%,导致医患双方互不信任。另外,医疗资源配置存在问题。”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公共安全风险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王宏伟认为,“不能一厢情愿地把医院变成公共场所,因为医院是事业单位,它对应的是企事业单位的内保。”

  在《小康》调查中,40.6%的受访者认为“向医院派驻警务室起不到什么作用”。虽然王宏伟认为这个方法起不到根本作用,但也是需要的,“‘急则治标,缓则治本’,设置警务室,可防止一些民事事件转化成刑事案件。”

  半数受访者缺乏安全感

  17.2%的受访者还在担心“世界末日”

  作为心理学专家,中科院心理研究所研发部心理信息服务中心主任祝卓宏和武汉心天地心理咨询机构创办人骆霞在平时的工作中,都会接触到大量的心理咨询案例。

  “其中缺乏安全感的人有很多,基本上因家庭成长及教育背景,社会变革及环境变革所致。”骆霞说。

  祝卓宏则分析说,“基本上凡是有心理问题的人都是缺乏安全感的人,一个人有心理问题往往是因为缺乏安全感,有的是从小没有和父母建立安全的依恋关系,有的是遭遇过创伤,缺乏安全感会产生一系列问题。”

  《小康》调查显示,在对于自身生活环境的安全感受方面,仅四成人(45%)表示“有安全感”,其余55%的受访者均有不同程度的“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其中有17.9%的受访者“不太有安全感”,4.1%的受访者“特别没有安全感”。

  “两成人(22%)不太有安全感或者没有安全感,这个比例还是非常高的,就相当于有五分之一的人容易出现过激反应。这些缺乏安全感的人是很敏感的,非常容易受到负性事件影响,所以一旦有什么不好的影响,波及面还是比较大的。”祝卓宏说。

  在骆霞所接触到的缺乏安全感的心理咨询案例中,有些人甚至会雇用农民为自己种养蔬菜及所吃的食物,还有些人因为惧怕生病而被动健身、养生。

  在王宏伟看来,安全包括安全的状态和安全感,是客观上和心理主观上的两种概念。社会处于转型期,在城市化的过程中,会有各种各样的事件发生,人们对安全问题也会越来越重视,加上媒体的报道能够放大这些风险,就会有人开始担忧,即使这个事件发生的概率只有万分之一。

  《小康》调查显示,对于其实并不靠谱的2012“世界末日”传言,仍有17.2%的受访者表示“现在还在担心”,还有20.7%的受访者表示“曾经担心过”。对于在网上看到的或者从其他人那里听到的关于食品卫生、治安情况、地震预言等传言或非官方发布的信息,有31.3%的受访者“有些相信并四处打探消息”,5.0%的受访者“完全相信并因此感到恐慌”,60.5%的受访者“要看具体情况”,仅有3.3%的受访者能够做到“完全不信,听听而已”。

  八成受访者关注校车安全:

  别让孩子受伤害

  超六成受访者对“恶性抢劫”案感到不安

  在今年发生的有关安全的重大事件中,对人们的安全感受影响较大的是校车安全事故和银行附近的抢劫案。由于“夺命校车”事故频发,2011年11月,温家宝总理指出,国务院已经责成有关部门迅速制订校车安全条例。2012年4月份,《校车安全管理条例》发布。

  在《小康》调查中,有38.4%的受访者认为《校车安全管理条例》的“作用比较大”,还有5.5%的受访者认为“作用非常大”。但遗憾的是,《校车安全管理条例》发布不久后,就传来广东阳春校车夺取儿童生命的消息,最近濮阳校车起火,又吞噬了四名幼儿的生命。幼小的生命面前,难免会让人更多地增添几分担忧,超过八成(83.6%)的受访者对中小学校车的安全性表示了不同程度的担心。

  今年1月在江苏南京和燕路农业银行附近发生的一起当街抢劫案也对很多人的生活造成了影响,50.1%的受访者表示“担心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17.7%的受访者“不敢再去银行提取大额现金了”。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马斯洛曾经说过:“安全需要是人类的重要需要之一。”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将人类的需要分层次由低到高排列,排在人们最原始、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之后的,就是安全需求,即每一个在现实中生活的人,都会产生安全感的欲望、自由的欲望、防御的实力的欲望。

  不少心理学家都认为,因为担心未来不快乐,而耽误现在能够得到的快乐,是不值得也是没必要的,可如何才能提高安全感呢?骆霞说,有一个秘诀,就是:提升内在的自信,有信仰。

  (《小康》实习记者李珺、傅旦妮对本文亦有贡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都市世界-城市规划与交通网 ( 京ICP备12048982号

GMT+8, 2021-4-12 21:05 , Processed in 0.06312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