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世界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规划
楼主: cplanning

[资料] 政府折腾——灾难的根源The historical lessons in China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8 15:0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9-7-18 17:5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南郑州上街区的五云山以前是农村,10多年前政府搞扶贫开发,将山区5个自然村整体搬迁,一会说是搞市民公园,一会说土地流转发展现代农业、观光农业,后来又说搞商业旅游开发。可如今,开发商正在五云山上打造“奥伦达部落”项目,建起了国家明令禁止、严格控制的跑马场、高尔夫练习场、独栋别墅。而且,山上诸多关卡,普通群众不能随便出入,五云山的市民公园、观光农业园没建成,倒变成了私家领地……”

    7月15日,人民日报“读者来信”栏目刊登了署名为“河南郑州市民  ”的一封《五云山岂能变成“私家领地”》的读者来信,以及记者采写的《违规修建跑马场、高尔夫练习场、独栋别墅五云山开发乱象缘何得不到整治?》的来信调查,河南郑州五云山开发乱象问题终于大白于天下。

    7月15日当晚,郑州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通报称,郑州市委、市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当天成立了由市、区有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赴上街区对五云山开发问题开展调查,并称对媒体曝光问题将逐一排查,不遮不掩、查清楚、改到底,属于违建将坚决拆除。

    7月16日下午,有记者在五云山违建现场发现,多台大型挖掘机和钩机已进入跑马场和高尔夫球场,正在热火朝天地开始拆除工作。现场工作人员称,15日就开始拆跑马场了。”今天之内,跑马场必须拆完。不管他们有没有搬完,高尔夫球场3天内必须拆完。”

    媒体一曝光,政府就行动,而且还是限期铁腕强拆,一点都不含糊。看到郑州市政府雷厉风行,对五云山开发乱象问题如此重视,让吴钩长长舒了一口气,不由想给他们点一个大大的赞。

    可是,在点赞的同时我却起了疑:五云山距离郑州仅30分钟车程,光一个“奥伦达部落”别墅群就占地18000亩,在河南省会的眼皮底下,开发商违规大兴土木,轰轰烈烈建造如此弘大的工程这么久了,政府相关部门居然没有看见,反而靠民间反映和媒体调查才发现了问题,政府这才高度重视,坚决拆除——这正常吗?

    陕西秦岭别墅被曝光时是坚决拆除,石家庄西山别墅群被曝光后是坚决拆除,黑龙江的“曹园”被曝光后是坚决拆除,河北曲周“袁府”被曝光后是坚决拆除,如今,河南郑州五云山别墅群被曝光了,也是“坚决拆除”……让人奇怪的是,我们一直在“坚决拆除”,可这些侵占耕地,破坏环境的违建为什么却越拆越多了呢?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从陕西秦岭到石家庄西山,从石家庄西山到黑龙江“曹园”,从黑龙江“曹园”到河北曲周“袁府”,如今从河北曲周“袁府”又到河南郑州五云山,一路拆来,不知道拆除了多少违建?不知道还有多少个秦岭别墅、西山别墅、“曹园”、“袁府”、五云山别墅没有被发现,没有被拆除,而且还不知道要拆到何年何月?

    没有建,何有拆?五云山又现郑州版“秦岭别墅”,“坚决拆除”不是好办法。什么时候,把建的问题搞清楚了,自然就不用费这么大劲来拆了。“马后炮”式的“坚决拆除”体现不了什么“铁腕”和“雷厉风行”,却恰恰证明了问题其实并非这么简单!




 楼主| 发表于 2019-8-7 14:5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周天勇:给我一个土地私有化,我给你一个农村繁荣

    十分

    经济学家周天勇近日写文章开门见山说,只要建立农村土地私有制,允许农民土地私有买卖,中国农村繁荣指日可待。

    周天勇作为经济学家和知识分子,但在这个问题上显示出两个不懂:

    周天勇并不讳言,私有制是资本主义制度。但是,世界经济史上,资本主义制度是谁创立的?周天勇跟谁索要资本主义制度呢?谁给你送上资本主义免费午餐?在世界经济史上,如英国的封建土地制度是怎么变成资本主义土地制度的?是英国纺织工业生产者对出产羊毛的需要改变了土地所有制,还是在英国的知识分子经济学家的要求下改变了英国土地所有制?

    周天勇不懂,国际上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农业靠的是工业化、靠高度集约化经营,靠国家补贴,而不是靠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也不是靠农业的多种经营分散经营,更不是靠农民自行发展房地产,乡镇企业。周天勇考虑过没有,凭中国的经济财政,有能力给七亿人口提供工业化农业补贴吗?

    中国这样的经济学家知识分子既不懂经济学,也没有知识;有的只是价值观一厢情愿。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1 15: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位诺奖得主为何向大科学计划“泼冷水”?

  摘要:200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悉尼·布伦纳、美国斯克利普斯研究所原所长理查德·勒纳1992年合作发明的DNA编码化合物库技术,是“小科学”创新颠覆大科学的典型。


  “我是大科学计划的批评者。”在今天上午举行的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未来国际大科学论坛上,2006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斯坦福大学结构生物学教授罗杰·科恩伯格在演讲伊始,给大科学计划“泼了盆冷水”。专访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美国南加州大学教授亚利耶·瓦谢尔时,他也对大科学计划提出了批评,认为在很多领域更需要推动“小科学”。大科学计划有什么弊端?与“小科学”如何实现互补?且听两位诺奖得主的观点。

  据科恩伯格介绍,半个世纪前,斯坦福大学耗费巨资,建设了同步辐射光源这一大科学装置,给物理学、生物学、化学、材料学等许多学科带来了科研利器。“所以我一直对大科学工程怀有敬畏之心。”但是,随着人类基因组计划、美国蛋白质结构计划的实施,科恩伯格开始对与大科学工程相关的大科学计划持批评态度。

  人类基因组计划一直被视为国际大科学合作计划的典范,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和我国科学家参与,测定了组****类染色体中所包含的30亿个碱基对组成的核苷酸序列,绘制出一幅人类基因组图谱。这项计划有很高的科学和应用价值,预算高达30亿美元。这么巨大的耗费,是它被很多业内人士质疑的主要原因。“现在,一个人只要花1000美元,就能绘制出他的全套基因组图谱。”科恩伯格说,人类基因组计划假如推迟实施,经费可以大幅减少。

  在他看来,美国蛋白质结构计划更糟糕,因为这项耗费巨资的大科学计划取得的成果,没有很大的科学价值。在一批美国结构生物学家的呼吁下,这项计划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立项,旨在从DNA 编码信息中获取对应的多种蛋白质原子水平上的三维结构,希望所获得的蛋白质结构推动基础和临床研究。作为结构生物学家,科恩伯格对这项计划持否定态度,认为当年呼吁立项的那些同行“失算”了。

  作为一个成功的反例,200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悉尼·布伦纳、美国斯克利普斯研究所原所长理查德·勒纳1992年合作发明的DNA编码化合物库技术,就是“小科学”创新颠覆大科学的典型。在小分子化学药物研发领域,高通量筛选是一种耗资以“亿美元”为单位的技术方案,只有大企业和政府才能实施,且筛选成功率很低。DNA编码化合物库技术则是两位顶尖科学家另辟蹊径,发明的一种成本很低的新药筛选技术。简而言之,这种技术将DN***段作为一种记录化合物结构信息的条形码,在包含数亿化学分子的化合物库中,每个分子都由一条独特的DN***段连接,从而对化合物库中每一个化合物进行编码。科恩伯格说,DNA编码化合物库技术已在商业上取得成功,中国企业药明康德就是这个领域的佼佼者。

  因此,科恩伯格认为科学家发起大科学计划要慎重,不能只从个人研究利益出发;政府和科研机构为大科学技术立项也要慎重,充分评估它的投入产出比。瓦谢尔的观点与其相仿。他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他参与过一些大科学计划,为此经常开会,推进速度却不快。当然,在一些领域发起大科学计划是有价值的,特别是那些耗资较大的科研项目。但在很多领域,政府可以用“小科学”取代大科学,通过资助许多科学家特别是青年科学家的创新研究,收获包括颠覆性创新在内的一批成果。“重大科学发现是偶然性事件,让众多年轻人按自己的想法开展探索,就有可能取得重大突破。”科恩伯格说。
 楼主| 发表于 2019-11-7 14: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准扶贫的一个怪现象

    精准扶贫,扶贫攻坚!决战2019!2020年全部脱贫!不让一个贫困户落下!大概是当前各级党政部门最响亮的口号了。但是,当前扶贫工作的一些问题,似乎并没有被有关领导和部门察觉。如不加以解决,明年就会让人大吃一惊,悔之莫及!

    我的家乡处于豫西丘陵地区。方圆几十个村子,地理位置、生产条件、经济状况、生活水平,基本上都差不多。没有一家企业,大多数农民都是土里刨食,凭天吃饭。人均一二亩土地,一半种粮食,一半种经济作物。风调雨顺时,光景好过一些;天旱雨涝时,生活就困难一些。温饱问题已经解决,但是看病贵、上学难、育儿难、养老难的问题远未解决。青壮年大都外出打工,老年人留守家中。在山坡上放牧的,在田野里种地的,大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上面也让村干部扶贫,不过是给那些残疾人、智障者办了低保,发了救济款。

    忽一日,我们的邻村东巴村,一下子热闹起来了。从市里、县里来的各式各样的小轿车挤满了该村,这一波小轿车刚走,又一波小轿车赶来。310国道上赶赴东巴村的大小轿车几乎络绎不绝,不见首尾。

    原来,这些蜂拥而至的轿车是赶来扶贫的。县委书记亲自带队,将东巴村作为全县集中扶贫的重点。于是,县里各单位都使出浑身解数,要为该村的脱贫攻坚贡献力量——

    发改委主任,亲自为该村设计了两年脱贫规划图,并会同财政局、扶贫办向该村拨来大批扶贫款;

    教育局不仅给该村扶助一个致富项目,还下令给县直各学校布置“扶贫”任务,利用节假日和星期天,轮流派老师来到该村,免费为该村学生上辅导课。

    卫健委投资50万元,将全村厕所加以改造;又派出大批医生下到该村,为农民们免费看病和体检。

    水利局不甘示弱,派出精干力量下到该村,投资30万元建起水塔,让全村人吃上自来水;又投资600万元,在一座岭上建起大型水利灌溉工程。

    林业局紧随其后,投资200万元,在该村建起4所小型园林花园,将该村建成名副其实的“花园村”……

    据说这个村的贫困户,扶贫工作队和村干部要家家落实扶贫政策,人人受到精准照顾,2020年要全部脱贫,不留一片死角,不让一个人受贫!

    我们村和东巴村隔犁沟种地,抬头就能望见。忽然发现前往该村大小轿车络绎不绝,大小干部不停地向该村聚集,村子的面貌日新月异,远看就像一座大花园,感到非常奇怪。禁不住向一位乡干部发问:“上面为什么如此重视东巴村?大小干部为什么一溜风都往东巴村跑?国家为什么在该村投资搞了那么多工程?”

    乡干部回答:“东巴村是省级贫困村,是国家重点扶持对象!”

    我大为惊骇:“东巴村是省级贫困村?我们村的条件还不如东巴村,我们村的贫困人口比他们多,他们竟然是省级贫困村,我们为什么不是?若按贫困程度,他们是省级贫困村,我们应该是联合国贫困村!可,我们连市级也不是,县级也不是,这是怎么回事?”

    在我的追问下,这位乡干部只得说,东巴村有能人!该村的村干部神通广大,与上面各级领导都有不薄的关系。经过多次跑腾,极力争取,终于争来了个省级贫困村名号!

    这又让我大吃一惊!啊,原来这“省级贫困村”,不是按照村子的贫困程度,通过具体数字量化确定的,而是能量颇大的村干部通过各种关系努力“争来”的!

    这就在人们心里产生了巨大的疑问!

    在上面看来,大批的人力物力财力一窝蜂地朝这个村倾洒,可能就是“精准扶贫”了。但是,你即使把这个村建成花团锦簇的公园,建成金碧辉煌的宫殿,他们一个个都脱了贫,都成了富翁,能让其它所有的贫困村都脱贫吗?其他村怎么办?

    领导一驾临,下面紧跟上;上面一重视,下面一窝蜂!只要有哪个主要领导到某个村子一视察,只要上级哪个部门对某个村子一关注,这个村子就一下子热闹起来,红火起来,一批一批的干部都不停点地朝这个村子跑,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都一股脑儿朝这个村子涌来。这个村子很快面貌大变,电视新闻一报道,皆大欢喜——那些村子的百姓因脱贫致富而感谢不尽,那些干部捞到了扶贫攻坚的政绩美誉!

    但是,那些主要领导没有光顾的贫困村子,那些有关部门没有关注的落后村子,那些没有能人到上面跑腾的困难村子,却是冷冷清清,无人理睬!

    而领导光顾的村子是极少数,没有光顾的这些村子占绝大多数!譬如我们这里,方圆几十个村子,就那一个村子被上面“精准扶贫”,绝大多数村子至今无人理睬!

    可叹的是,那些络绎不绝到东巴村“精准扶贫”的大小干部,坐着轿车在那些真正的贫困村里过来过去,他们从车窗里也清楚地看到,这些村子比东巴村贫穷得多,落后得多!这些村子更需要扶贫!但是,他们知道,扶贫是不能乱扶的,上级给他们的扶贫目标、扶贫任务,都在东巴村。到了东巴村,你就是执行上级的“精准扶贫”;你经过的大量的贫困村,一下也不能管。如果你管了这些贫困村而耽误了去东巴村,那你就是扶贫不力,没有“精准”,就要犯错误,乌纱帽难保!

    有人说,这是上面扶持一个“典型样板”,然后用典型带路,以点带面,带动周围村子都富起来!

    但是,老百姓左看右看,这架势不像是“典型带路”,也根本无法“以点带面”!你把这个“典型”扶持得再好,也起不到“榜样”的作用!那是用巨额资金、巨额物力财力堆积起来的典型,你让周围的穷村子如何效法?如何看齐?眼看2019年就要结束,2020年就要到来,这个“典型”还未打造完毕,你让别人学习,也来不及了呀!

    笔者所处的村子,至今“江山未改,面貌依旧”!村里没有一家企业,农民全都是凭天吃饭,土里刨食;有的外出打工能挣俩钱,不能打工的只有死啃土!大家都能吃饱饭,看病上学都困难。村民吃水,都是自家解决,有的是井水,有的是河水。用厕还是几百年的露天旱厕,杂乱无章,臭气逼人!

    村民们到东巴村一看,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咱比人家落后了一个世纪!

    但是,村民们不服气!他们村变化大,不是他们干出来的,是上面不惜代价,“精准扶贫”扶出来的!

    眼看着2020年就要来临,那个上面“精准扶贫”的东巴村,可能届时全部脱贫,可能一个也不会落下!而那些绝大多数的贫困村,到时候能全部脱贫吗?

    上述问题也许是局部问题,不是普遍现象。但是,这局部问题不解决,就会影响大局问题。因此,笔者建议,国家不要再这样针对某个村、某个地方大规模“精准扶贫”,浪费了大量人力资金,造成严重的不公平,并不能推动全面脱贫。

    国家应当将这些巨额资金,在保障残疾人、极度贫困户生活有靠的同时,用于改造广大农村居住环境、基础设施和生活质量。比如改造旱厕,建造有下水道的公共厕所;让农民都吃上自来水;开通并规范所有农村公交汽车,国家要加大对农村公交汽车的补贴;国家出资,修通所有农村公路;建造并配齐农村体育和文化设施;国家帮助农村修建水利设施,让农民旱能浇,涝能排;同时,在帮扶农民实行产业脱贫上下大功夫……

    这样的“扶贫”,最公平,最普惠,也最省事,最有效!
 楼主| 发表于 2019-11-7 14: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政府的扶贫政策
    为了保证总是有15%的美国国民(即全美最穷的15%的民众)能领到政府发放的“困难补助”金,能获得政府扶贫工作的帮助、扶助,美国政府几乎每年都会提高一点本国的贫困线的“划分标准”、(划定)标准。比如今年美国政府就规定,没结婚的单身人士只要年收入低于12140美元(约合7万8千元人民币,即“月收入”6500元人民币),就算是“贫困人口”,就能得到政府发的“贫困补贴”金。美国政府的这种做法的结果就是,乍一看似乎在它的扶贫工作下,“始终有”15%的美国民众“无法脱贫”,属于“贫困人口”。美国政府通过逐年提高美国的“贫困与‘非贫困’的划分标准”的方法确保总有15%的民众被划入“贫困人口”之列,“有资格”获得它发放的“贫困补助”。美国政府在扶贫事业上的感人之处不在于它每年使多少民众脱贫了,而在于它每年使多少新的民众“入贫”,成为它所定义、划定的“贫困人口”,能够领取“困难补助”金了!我是从下面这篇文章中得知这件事的:

    标题:《美国贫困线是怎么算的》;转自西安报纸《城市金融报》6月22日那一期的第08版;那一期《城市金融报》
  据微信号“瞭望智库”报道,近日,有国内媒体转述了“今日俄罗斯”美国频道一档政治讽刺节目的内容,说现在全美国有约4000万贫困人口。(楼主附注:“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是俄罗斯的国有媒体,这里所说的“美国频道”应该是指这家电视台的美国分台设立的,专门在美国播出节目的频道,其在美国所享有的地位、权利以往等同于美国自己的电视台,不过现在跟美国电视台的权利已稍有不同)
  美国的“贫困率”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保持在15%左右,这是因为美国的贫困线标准是动态调整的,逐年在提高。
  按美国卫生与人类服务部(HHS)2018年的联邦贫困水平数据,在本土48州,单身人士的贫困线,为年收入12140美元。(楼主附注:约合7万8千元人民币,月均6500元人民币,就是说,如果你是一个还没结婚的单身人士,只要你的月薪低于6500元,你就能获得“贫困补助”金!另外,美国共有50个州,两个不在本土的州是夏威夷和阿拉斯加)
  而典型的美国家庭—— 一对父母两个子女组成的四人家庭,贫困线为25100美元。
  总体上,家庭每增加一个人,以家庭计算的贫困线就增加4320美元。
  按国际认可的人民币对美元实际综合购买力汇率1:3.5来计算,美国单身贫困线的购买力,将近年均4.3万元人民币,月均3540元。按四口之家贫困线购买力标准算,均年收入约22000元。(楼主提醒:这是把这类家庭中两个没有收入的小孩也平摊进去,从而拉低了其父母的收入。其父母的实际工资肯定不止这么少)

  根据最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国收入位于40%-60%的“中等收入”组2.8亿人,人均可支配年收入是22495元。也就是说,经历了多年的发展与奋斗,中国人的人均收入中位数实际购买力水准,刚好超过了美国的贫困线。但这比起40年前95%以上人口处于国际贫困线以下的历史,已经令世界震惊。(此文完)

下面这篇文章可以说是上面的文章的“详细版”,并且附上了数据图表,比上文更有说服力:

    标题:《美国4000万贫困人口?不讲标准就是耍流氓》;转自“凤凰网”资讯频道
    近日,有国内媒体转述了“今日俄罗斯”美国频道一档政治讽刺节目的内容。……
    ……(中略)
    美国按家庭人口和家庭收入的贫困线为基本的联邦统计要素,并且标准逐年提高。按每年动态调整的贫困线,美国的“贫困率”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保持在15%左右,近年来人口为4500万左右。

    而按美国卫生与人类服务部(HHS)2018年的联邦贫困水平数据,在本土48州,单身人士的贫困线,为年收入12140美元(汇率折合7.8万人民币,月均6500元人民币)。

    而典型的美国家庭——一对父母两个子女组成的四人家庭,贫困线为25100美元(汇率折合16万人民币,家庭月均1.33万,人均3325元)。总体上,家庭每增加一个人,以家庭计算的贫困线这收入就增加4320美元。
   【真实的14亿中国人收入】
    如果直接照搬美国的标准,至今中国人70%以上都是贫困人口
    根据最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按全国居民五等份收入分组,收入位于头部20%的“高收入组”2.8亿人,人均可支配收入64934元,月均5412元。
    再来看下一层级的,收入位于60%~80%“中等偏上”收入组的2.8亿人,人均可支配收入34547元,月均2879元。这已经明显低于美国四口之家贫困线的人均标准了
    如果再往下,收入位于40%~60%的“中等收入”组2.8亿人,人均可支配收入22495元,月均1875元。
    收入位于20%~40%的“中等偏下收入”组2.8亿人,人均可支配收入13843元,月均1153元。
    在全体国民中,收入最低的20%“低收入”组2.8亿人,人均可支配收入5958元,月均不到500元。

    【购买力平价换算之后的中美收入比较】
    当然,如果按国际认可的,人民币对美元实际的综合购买力汇率是3.5来计算。
    美国单身贫困线的购买力,相当于年均4.3万元人民币,月均3540元。四口之家平均收入贫困线,购买力折合每月人民币1830元,每年22000元。
    对照查一下,中国收入位于40%~60%的“中等收入”组2.8亿人,人均可支配收入正好是22495元,月均数1875元。
    更准确的,14亿中国大陆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关键“中位数”——就是22408元,月均1867元——这意味着50%的七亿中国人人均收入比这高,50%的七亿中国人人均收入比这低。

    也就是说,经历了多年的发展与奋斗,中国人的人均收入中位数,及其实际购买力水准,刚好超过了美国的贫困线
    一半以上中国人的生活水平,超过了美国的贫困线,这比起40年前95%以上人口处于国际贫困线以下的历史,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7 16: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概念与美国概念的贫困人口】
    同时,按照人均2010年不变价2300元(目前一般按3300元掌握,请注意是年,不是月。月均是275元)的农村贫困标准计算,2017年年底,中国农村依然有最贫困人口3046万人,占人口比例约2.15%。
    而按现行标准,当他们月均综合收入(还不是现金收入)超过275元,就算脱贫了。

    但如果按照世界银行的国际标准(每天生活费1.9美元,每天12元,每月360元),中国则还有约6000万人、4.2%生活在国际贫困线以下。
    ……(中略)

    根据1939年罗斯福政府创立的“补充营养协助计划”,人均收入低于联邦贫困线130%以下的美国家庭(包括持绿卡的永久居民),可以向政府申请“食品券”(Food Stamps)福利

    可享受食品券的人群比例为20%,高于贫困线的15%。单身月总入低于1245美元,四口之家,月总收入低于2552美元(这里的收入是指在税收、保险、养老金等任何扣除之前的税前收入)即可享受。(楼主批注:就是说,一部分“收入高于贫困线标准”的人也可以领到政府发放的“食品券”。在美国这个高福利国家,“食品券”是政府为了减轻最穷的20%的国民每月在“伙食开支”方面的负担而给他们提供的一项福利,享受这项福利的美国国民并不一定买不起足够的食物,并不一定没了政府的“食品券”就没饱饭吃。美国政府是为了减轻最穷的五分之一的国民在伙食方面的负担,以便他们能有更多的钱用于看电影、K歌、泡吧等其它方面,才推出这项福利的。可以说这就是政府发放的一种“粮油补助”金、“伙食补贴”)


    人口不同的家庭每月可获得的食品券最高金额如下:1人家庭155美元,2人家庭284美元,3人家庭408美元
,4人家庭518美元,5人家庭615美元,6人家庭738美元,7人家庭816美元,8人家庭932美元。8人以上家庭每增加一个成员,可多领117美元。

    这种食品券以前是纸质的代金券,现在多是一张限定的银行卡,政府每月把钱打入卡里,持卡者只能在经政府审核认定的商店,购买面包、水果、蔬菜、肉类、鱼类、奶类等食品,而不能用于烟酒等其他生活用品的消费。

    2016财年,***在这方面的福利开支为709亿美元,为4400万美国人提供了每人每月平均为125.51美元(约合800元人民币)的食品援助。

    美国是世界第一农业大国,大部分中部州的农产品价格,换****民币都比中国便宜。(楼主批注:美国的耕地面积和每年美国的粮食出口量都排世界第一,不过在美国这个世界第三大人口大国中,农民的人口、人数在其总人口中只占2%)
    普通超市1美元、2美元一磅(0.9斤)的猪肉牛肉,几十美分的鸡肉鸭肉也是到处都有(当然,也都是工业化生产出来的,和中国大部分菜市场的品质差不多)。想奢侈,十几美元一斤的“有机猪肉”也有。

    总的来看,每人月均125美元,日均4美元多的食品援助,足以满足日常所需。而仅这块福利补助,就是国际贫困线的两倍以上。
    ……(后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3 15: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贫困县举债400亿建形象工程,谁给的勇气?】贵州独山县是著名的贫困县,每年财政收入不足10个亿,但债务却高达400多亿元,县委书记在任期间,打造了“天下第一水司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筑”等形象工程、为了政绩不顾一切举债,绝大多数融资成本超过10%。用政府的名义举债,难道不用还的嘛?以往说某个主政官员“寅吃卯粮”,这位贫困县原县委书记以40倍于当地县财力的比例举债,恐怕不能用“寅吃卯粮”来形容。在脱贫攻坚大背景下,这样几乎不考虑后果的举债,胆子确实大得惊人。人们最大的质疑或许在于,如此疯狂举债,胆从何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都市世界-城市规划与交通网 ( 京ICP备12048982号

GMT+8, 2019-12-11 16:55 , Processed in 0.085607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