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世界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规划
楼主: cplanning

[原创] 那些短命的建筑and豆腐渣工程,无人为巨额浪费负责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7:4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4-8 15: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温州一栋楼房突然倒塌 之前已被鉴定为危房

   2014. 7月2日下午1点多,浙江温州龙湾区一栋4层楼房突然发生倒塌,发出巨大响声。温州市消防暂未收到人员伤亡的报告。经了解,此楼房之前已经被鉴定为危房
  
  
   
 楼主| 发表于 2018-4-20 14: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贵州仁怀茅台大桥及钟楼整体爆 破成功

2014,   6月6日13时,贵州仁怀茅台大桥及钟楼整体爆 破成功,这标志茅台酒的产地茅台镇建设进入新的历史阶段。

   
 楼主| 发表于 2018-4-25 15:5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江苏常熟25年居民楼坍塌 30户居民毫发无损

   2014,4, 22日江苏常熟房龄25年的五星新村二区13幢因墙体开裂、地基下沉,30户居民被政府要求撤离。昨天下午该楼中间一单元坍塌,所幸未造****员伤亡。今早六点,当地政府动用器械将房屋拆除。居民安置、房屋鉴定结果、赔偿等问题当地政府仍在研究。

   

   

   
 楼主| 发表于 2018-5-2 15: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4,4,5没有地震,也没有其它外因,宁波奉化市一座大楼突然倒塌,多人被埋。此前,该楼住户多次向上反映此房是危房,就在昨天危房检测机构还说,房子再住几年没问题。而一年多前,同样是在宁波,一居民楼坍塌致1死1伤,有官员曾表态“举一反三,避免类似事故再次发生”。视人命如草芥,失职渎职,该当何罪?!

   
 楼主| 发表于 2018-5-15 16: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planning 于 2018-5-16 16:19 编辑

【废墟中的日本小学校】日本仙台市一个叫荒浜的小村镇,12平方千米,原本是生活着2700多人的淳朴居民区。311大地震时,海啸冲走了所有民房,唯有荒浜小学校屹立不倒,当时,海啸淹没到学校的3楼处,四周的居民及小学生们躲到学校的4楼天台避难,坚固的小学校保护了许多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11: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谁让中国的建筑如此短命?







   

    文/风青杨

    在任何地方,超级无敌海景房都是大家羡慕的住所。但昨天(5月26日),在山东烟台,4栋海景房被集中爆破。仅仅15秒,这些高楼被夷为平地,霎时间,地动山摇,烟尘四起。被爆破拆除的项目原名叫“维亚湾”,坐落在烟台市经济开发区海滨路北,由四座28-30层的高层建筑组成。(每日经济新闻)

    广州市耗资8亿建成的陈家祠广场、沈阳的五里河体育场、浙大湖滨校区3号楼…一个个响当当的建筑在"青壮年"时期就被"推倒重建"。业内人士坦言,如果确实因为“质量问题”,建筑被拆除还算是“死得其所”。但现实情况是,一些大型建筑仍在“青壮年”时期,就因为种种原因被拆除,造成巨大浪费。据计算,“十二五”期间我国每年因过早拆除房屋浪费数千亿元。我国被拆除建筑的平均寿命仅有30年。(新华网)

    一个小区才刚建好,要修一个高架,崭新的房子就拆了;小学才刚刚翻新,因为划入了新规划的CBD范围,拆除于是成了唯一的命运;开发商要土地,明明才一二十年的房子,立马就成危旧房;因为要修一个星级酒店,十来年的大楼就被“成功爆破”,完全不管以限高名义炸的房子最后却越炸越高……如果你能理解马路为什么老被挖来挖去,你就能理解为什么中国建筑平均寿命只有30年。

    中国建筑寿命短不是偶然的,有三大原因:一是规划原因,在一些城市的规划中,往往是一个官员一规划,最后规划成鬼话,这样必然导致建筑建了拆,拆了建,“规划规划,不如领导一句话”,是近二、三十年来,城市建设缺乏科学决策的真实写照。在不少地方,谁的权力大,谁就是城市建设的“总设计师”。加之,书记、市长像走马灯一样地更換,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些早几届政府兴建的高楼大厦,便难免在定点爆破中灰飞烟灭。

    二是质量原因,2009年中国不断出现的“楼歪歪”,“楼脆脆”等建筑质量问题,就是证明,这说明我们对建筑质量的监控与责任追究是失落的。如今建筑施工“层层分包”已是行内的常态,“层层分包到最后,盖房子的工人大多数是从未接受过建筑培训的农民工。”农民工一般是计件或计时算薪水,包工头也是忙着赶进度收钱——实际上工人和管理者都缺乏专业资质和专业素养。

    而工程一建完,施工队就走了,去别处接活干。万一建筑质量真的出了问题,追究下来,也只能找到当初承建公司的项目经理、建造师或监理单位等。只有这些人是稳定的、有资质的,跑不掉的。但论起责任大小,他们显然不是最该被“打板子”的。

    三是政绩原因,一些地方官员把建设新高楼大厦作为政绩工程来抓,这样必然导致,一些本来还可以改造使用的建筑被推倒重来,同时,一些地方官员也把房产开发经济当作财政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样必然导致一些建筑建的快,拆的猛。网上曾经流传一个笑话:推倒一座房子,又重新建起一座房子,轻松两下就创造了双倍的GDP。

    事实上,不论是********投标方面,还是质量把关方面,由于F·B的渗透而让建筑质量打了折扣。据相关报道,将工程造价的5%—10%列入“公关费”预算用于行贿,据说是建筑行业的潜规则。可见,某些建筑之所以短命,原因之一是存在F·B成本,而F·B支撑的建筑注定坚固不了。

    从没有哪一个国家的人像如今的中国人一样关心建筑。平民阶层对房子的质量面积等要素可谓锱铢必较,这不仅仅是因为那套或许并不起眼的房子占据了其一代甚至几代人的积蓄,更重要的原因是建筑物的物权概念更加具有说服力。然而,中国的建筑却比很多国家都要命短,这实在是一个令人感到悲哀的现实。

    据新华网早前报道,住建部的一位负责人曾称:“我国是世界上每年新建建筑量最大的国家,每年20亿平方米新建面积,相当于消耗了全世界40%的水泥和钢材,而只能持续25~30年。”相比中国的30年平均建筑寿命,发达国家建筑,像英国的平均寿命达到了132年,而美国的建筑寿命也达到了74年。

    或许,比短命建筑产生的数量庞大的建筑垃圾更值得我们警醒的是,土地已经在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沦落于“公地悲剧”之中。其实,最能够对土地负责的该是建筑产权拥有者,孟子曾说,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在建筑上也是如此,如果房屋拥有者没有恒产,又怎么会对建筑物有恒心呢?

    作者:风青杨 :知名评论人。一个有趣的人,分享一些有趣的事。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11:3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国的房屋建筑采用采用三水准抗震设防目标,即“小震不坏,中震可修,大震不倒”。

其中:

    小震指该地区50年内超越概率约为63%的地震烈度,即众值烈度,又称多遇地震;

    中震指该地区50年内超越概率约为10%的地震烈度,又称为基本烈度或设防烈度;

    大震指该地区50年内超越概率约为2%~3%的地震烈度,又称罕遇地震。

    如50年超越概率为63%相当于50年一遇;50年超越概率为10%相当于474年一遇;50年超越概率为2~3%相当于1600~2500年一遇。

以北京的民用普通建筑为例,现在抗震标准50年内超越概率约为10%的地震烈度-基本烈度或设防烈度为8度,即使遇到一场6级强震(475年一遇),房屋不会倒塌,可修,足已证明现代普通民用住房平均寿命达几百年应无大问题。

有关人士把中国普通住房寿命贬低到25-30年,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16: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日本寻找中国

    6月19日 12:57 来自 Weico.iPhone

    日本警方以業務過失致死罪嫌疑調查大阪小學外牆坍塌壓死女童事。日本《建築基準法施行令》規定,建築外牆不得在地震發生時即刻倒塌。嚴刑峻法不讓天災成殺人藉口。日本媒體也在追究責任。 ​​​​

   
 楼主| 发表于 2018-8-2 16: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8-13 15: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4250万修桥!3000万炸桥!蓬安县锦屏镇至相和镇横垮嘉陵江危桥,炸毁!这样一修一炸,拉动了7000多万的内需增长,攻不可没!
 楼主| 发表于 2018-8-13 17: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六、七十年代的很多建筑工程也是“豆腐渣工程”





    之所以非常多的六、七十年代的各项建筑工程是“豆腐渣工程”,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当时的很多工程本着“献礼”或“一天等于二十年”的想法,为了赶工期,便按照“边勘测、边设计、边施工”的模式进行建设,还没勘测完土质、地质结构、地质状况就画设计图纸,开始设计了!还没进行通盘的规划设计,没完成设计就已经开始按照这种“半拉(lǎ)子设计”进行施工了!于是工程经常要返工,要拆掉或炸掉已经建好的部分,重新施工,这造成了巨大的物力、财力、人力和时间的浪费!更重要的是,很多时候为了不返工,不耽误工期,就只好“凑合”着硬干下去,假装工程没有不科学的地方,没有缺陷。而这导致很多工程根本达不到预期的、设计的寿命,没使用几年就开始成为“危房”,此后隔三差五地就要修修补补,而且工程也达不到预期的功能效果、使用效果!一份名叫《企业技术开发》的期刊上的文章《病险水库除险加固探讨》中就这样说道:
  1 病险水库成因
  基本建设程序是指基本建设项目从决策、设计、施工到竣工验收全过程中,各项工作必须遵循的先后次序。在水利水电工程项目建设中,经常出现违反建设程序的事例,比如“三边”建设,它就是边勘察、边设计、边施工,正常的建设程序是从设想、勘察、评估、决策、设计、施工到竣工投产,这种“三边”工程违背了建设程序,必然要出问题,违背它给建设工作造成的损失往往是巨大的。“三边工程”由来已久,建国初,我国基础设施建设比较薄弱,为了迅速改变落后面貌,许多项目基本是超常规建设,例如,我国现有的水库,大多建于大跃进和几年后开始的文化革命时期,由于当时的特殊环境,很多工程是三边工程,这些工程往往缺乏详细的水文和地质等基础资料,当时的规范和技术标准也极不完善,施工设备落后,大搞群众运动,基础设施投资缺乏,频繁的停建和缓建,使得当时建设的大部分水库从设计到施工都难以保证质量,形成了半拉子工程而成为废库、病库或险库
  2 安全隐患
  中国的水库大坝多建于20世纪50~70年代,普遍存在防洪标准偏低和水库运行设施老化等问题,坝体渗水、坝身薄弱等现象严重,在防汛抗洪中无法发挥功能和作用
  中小型水库因建设标准不达标、设计施工质量较差、管理体制不良、工程不配套和维修养护经费缺乏,加之长期运行,老化失修严重等一系列问题,安全隐患日益凸显:
  ①坝体填筑土质不符合要求,碾压不结实,大坝普遍存在漏水、渗水和散浸等。
  ②大坝有隐患,不敢蓄那么高的水位,有水只好让它从坝下白白流走,存不住水。严重影响了水库的功能。
  ……
  ④涵管大多为圬工结构,破损、断裂严重,一半以上小水库涵管漏水

   
    此文原载于湖南省科技厅主管、湖南省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主办的《企业技术开发》(中旬版)的2015年2月那一期。“龙源期刊网”的这个网页上有那一期《企业技术开发》的电子版供大家在线阅览:
    著名的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就曾经由于按照“边勘测、边设计、边施工”的模式进行建设而导致中途被迫停工两年,炸掉原来不合格的15%的混凝土浇筑体重新建,造成了巨大的财力、物力、人力和时间的浪费。《新华文摘》杂志1993年第2期上的文章《葛洲坝工程的决策内幕》中这样说道:
    1970年隆冬,……
    ……
    12月30日,原湖北省委书记,当时的革委会副主任张体学穿一身军装,匆匆赶到工地,……他宣布:尚未作完设计的葛洲坝工程采取“边施工、边勘测、边设计”的“三边”方针,即日起破土动工!……
    ……
    至此,葛洲坝上马约两年,已开挖土方314万立方米,石方166万立方米,浇筑混凝土10.52万立方米(因质量事故及修改设计炸除1.62万立方米,实为8.9万立方米)。设计还没有搞出来,已花费人民币2亿6千万元
    《新华文摘》杂志的官网的这个网页上有那一期的“扫描版”供大家在线阅览:
(“扫描版”就是由扫描仪扫描原纸质杂志的每一页所获得的图片组成的一种“电子版”、电子文档)
 楼主| 发表于 2018-8-13 17: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川省泸州市的郊区——纳溪区上世纪(20世纪)建国后修建的所有的水库都是“病险水库”。我是从一份名叫《科技展望》的期刊2014年第9期上的文章《农田水利工程建设中若干问题及解决措施探讨》中得知这个情况的。(此杂志是宁夏回族自治区科技厅主管、宁夏科技发展战略和信息研究所主办的,文章的作者刘周克是四川泸州纳溪区水务局的水利专家) 现摘录那篇文章中的相关段落在下面:
    2.3 工程规划、设计欠缺
    根据笔者工作的纳溪区情况来看,全区现有中型水库2座,小(一)型水库6座,小(二)型水库30座,水库全部都是解放后修建的,其中上世纪50年代修建37座,这些水库工程建成后已运行了几十年,(楼主批注:就是说,38座水库中有37座是“上世纪”,也就是2000年之前修建的。) 大坝有34座为均质土坝,大多数渠道为土渠,建设时存在很大的盲目性、随意性;大多数工程无设计规划,更谈不上专业设计,特别是在“大跃进”和文格中修建的水库工程基本上是典型的“三边”工程,……另一方面工程重复建设多,半拉子工程,如有些工程,大坝外坡无反滤层、排水棱体,内坡无风浪石,有的甚至无溢洪道,无渠系配套,不能发挥灌溉效益,成为“哑巴水库”和“死水库”
    2.4 病险水库多
    由于现已修建的水库大多数是在上世纪50年代“大跃进”和文格中修建,除“三边”工程多外,在施工时很多工程未按严格的施工程序施工,有的工程搞人海战术,一哄而上,在填筑土坝时未按科学的方法进行人工夯压,使其土坝达不到设计质量要求;另一方面,由于是边设计、边施工,很多水库工程在修建时基本上没有进行地质勘测和土工试验,因此,不了解土坝处的地质情况和土质情况,同时在施工时“清基”不彻底,造成大坝滑坡,严重者甚至垮塌,坝体、坝基、坝肩渗漏,以至成为病险工程。笔者所在的纳溪区37座水库,经大坝安全鉴定,就有37座病险水库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7:36:34 | 显示全部楼层
甘肃定西扶贫搬迁:农民从破旧窑洞搬出来,又住进了扶贫新村的危房
“搬来第一年,墙基就塌了10厘米左右,过路的人趴在地上就能看到我家里的复合地板。第二年整个墙体开裂了四五处,都是六七厘米宽的口子,冬天风大,开裂的地方就灌进风来,耳朵里都是呼呼风声,人就冻着。”在安定区新集乡田坪村中川社中湾社的扶贫新村,不少房屋的围墙开裂严重,有的房屋整间垮塌。房屋的墙体被村民们用吊着磨盘的树干勉强支撑,防止轰然倾塌。

从新村开始建设,村民就发现是豆腐渣工程,没人愿意搬,村里动员加承诺,先来的每个人都给低保。这样,2012年到2013年有七八户带头搬进去。到2014年上半年,余下有三十多户才集中搬进去,之后低保就没了。新村用地,占了六七户人家的地,乡里不给补偿款,而是让没有被占地的每户出1亩,补偿给被占地的农户。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17: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size=1.35em] 中国的每一座桥梁,都见证了这个时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都市世界-城市规划与交通网 ( 京ICP备12048982号

GMT+8, 2019-11-21 13:23 , Processed in 0.08351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