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世界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规划
查看: 6376|回复: 32

[原创] 住不起的养老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7-12 09: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京养老院生存现状调查

  《中国经济周刊》实习生  赵剑云  白朝阳  北京报道

  我们老了怎么办?

  大部分老年人需要的是家庭,6月26日首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修订草案)》甚至明确提出“鼓励家庭成员与老年人共同生活或者就近居住”的条款。然而,还有许多的老年人仍要依靠养老机构。

  家住北京的童奶奶今年72岁,老伴几年前就去世了。原本跟儿子儿媳妇住一块的她,去年因为体质变差,生活开始不能自理。为了不给上班的孩子添麻烦,童奶奶要求儿子给她找家养老院。

  “市中心的养老院,不是要排队,就是收费贵得让人受不了。”说到当初来北京市昌平区养老的原因,童奶奶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谁不想住‘一福’(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啊?”童奶奶说,“政府办的,条件好,价钱又便宜,还离家近。”来昌平之前,童奶奶也曾到“一福”排队。7月5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一福”获悉,“‘一福’一床难求,目前有9000多人在排号等待入住。全部满足预计要等十几年。”“要是再等十年,估计都没气儿了。”童奶奶说。

  “而且,像我这样不能自理的老人,很多公办养老院压根就不愿意收。在市区,稍微好点的,一个月也得四五千块钱。我每月退休金也才2000来块,贵的养老院实在住不起。”当记者问起这边的服务时,童奶奶看了看屋外说,“大锅饭能好到哪里去?就像是翻日历,刚吃过一遍,又再吃一遍。”

  “后天周六,我家人就来看我了。”说着,童奶奶抬起头看着日历。

  住不起,等不起

  北京有多少家养老院?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致电北京民政局社会福利管理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截至2011年年底,北京市的养老机构共有401家。这401家养老机构,有的叫养老院,有的叫敬老院、福利院、护养院、老人公寓和老年社区。不过在我们的习惯中,“养老院”常常是养老机构的代名词。

  床位缺口大

  “当前北京正以跑步的速度进入老龄社会,老龄化程度日趋严峻,养老形势十分急迫。”2010年年底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北京市民政局等部门公布的《北京市养老设施专项规划》这样描述。

  在该规划中,北京市政府确定了2020年“9064”养老发展目标,即到2020年,90%的老年人在社会化服务协助下通过家庭照顾养老,6%的老年人通过政府购买社区照顾服务养老,4%的老年人入住养老服务机构集中养老。

  2000年,北京市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约为117万;到了2011年,这一数字则达到了248万。

  上述工作人员同时指出,截至2011年年底,北京市401所养老机构的床位总数仅仅只有6.9万张。这样算来,即便是现有床位全住满,每百名老人拥有的机构养老床位仅为2.8张,即目前,北京市老年人入住养老机构的比例仅为2.8%。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中国老龄协会副会长阎青春于2007年发表的一篇名为《试析养老机构发展中的主要矛盾及原则性建议》的论文中提到,目前国际社会机构养老通行的一般规律是养老床位约占老年人口总数的5%左右。按“百名老人5张床位”的标准计算,北京市在2011年年底的床位缺口应该是5.5万张。

  就近养老难

  在床位不足的同时,床位的地域分布也不均衡。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通过一个月的调查走访发现,床位紧张的养老院基本上都集中在北京中心的“城六区”(东城区、西城区、朝阳区、海淀区、丰台区、石景山区),具有品牌优势的北京市市属的四家养老院(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北京市第四社会福利院、北京市第五社会福利院、汇晨老年公寓)和“北京市首家四星级敬老院”  海淀区四季青镇敬老院,这五家养老机构床位都十分紧俏,排队现象严重。而在远郊区县,养老院床位却相对比较宽松,甚至床位闲置的情况广泛存在。

  《北京养老设施专项规划》指出:“城六区老年人口总量和比例均高于远郊区县。但城六区拥有的养老床位总数和百名老人床位数均低于远郊区县。”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网站公布的信息显示,北京市政府今年将出台一个新的《北京市养老设施专项规划》,对全市养老机构进行整体规划,在空间布局、床位设置上给予指导,同时还将养老设施建设以指标形式纳入了城市社区和居民区的建设计划中,以保证市区老人就近养老。

  床位价格都在涨

  “一般来说,一个房间里两张床,带卫生间的这种,床位费较多的是1000~1500元/月。加上伙食费,至少得1500~2000元/月左右。根据老人的身体状况,护理费按照等级收费不一样。加上护理费一般为2500~3000元/月,这是一个大概,一个中间水平。”据北京市民政局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在北京市民政局官方网站上的356个养老机构的基本信息,是该局于2011年10月披露的。另有45家养老机构并未按要求上报相关信息。

  “公开的收费标准只是一个参考价。” 该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当时之所以把这些数据发到网上,目的是为了让老百姓了解更多的信息,住不起的就选择价格便宜的;经济实力强的,就选择价格高一点的。”

  《中国经济周刊》对这356家养老院信息统计发现,有148家养老院的收费标准不超过1200元/月,它们主要集中在房山区、通州区、顺义区、平谷区、密云县和延庆县等远郊区县。其中,乡镇办的养老院占了绝大多数。收费在1000元以下的养老院,以收住“五保”老人和“三无”老人为主。而如果收住其他老人,收费标准则会调高至1500元/月以上。

  城六区的养老院收费绝大多数在1300~2800元/月。据记者了解,能自理的老人每月收费基本上在2000元以上;不能自理的老人加上护理费,收费基本上还得再上一个“千元台阶”。已公布的356家中,公示收费标准最高的是朝阳区康梦圆国际老年公寓,为4300~10000元/月。

  然而,官方披露的收费情况似乎与人们的实际感受不太一致。记者以家属的身份联系了20多家东城区、西城区、朝阳区、海淀区的养老机构,它们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北京市民政局2011年10月公布的收费标准并不是它们现在的收费标准,现在的收费标准已经“涨价”了。

  有着200张床位的海淀区上庄镇敬老院,是一家二星级的公办养老院,在北京市民政局官网上,它的收费标准为800~1350元/月。

  “那是老早老早以前的了。”提到这个标准,上庄镇敬老院方面表示,单间2400元/月一个床位,中档的两人间是1500元/月一个床位(包括500元/月的伙食费、900元/月的床位费和100元/月的简单护理费)。不能自理的,伙食费和床位费都不变的,护理费会跟着涨,如果完全不能自理的老人是800元/月,不能自理的是600元/月,半自理的是400元/月。冬季供暖费还得一次性单交1000元。

  朝阳区东方综合养老院,一家有着3000多张床位的大型民办养老院。其在北京市民政局网站上公布的收费标准是1600~2600元/月。“那只是床位费,还是以前的,今年3月份我们统一调价,物价都在涨。”这里的工作人员介绍说,目前,这里的单人间5000元/月,吃住护理全包括。双人间是3600元/月,三人间和多人间3000~3300元/月。

  老人自己付不起

  根据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公布的数据,2010年,北京市职工(多为离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2065元,城乡居民(多为农民)养老金每月人均400元。

  今年,北京市人社局发布消息称,自1月1日起,全市198万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进行调整,调整后的月人均养老金水平提高到2510元。

  虽然部分老人的养老金在涨,但养老院的收费也在涨,老人不见得能找到适合的养老院,找到了也不见得付得起。调查采访过程中,很多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以前办养老院的困难是老人不愿住养老院;现在的困难是老人想住养老院,但又住不起。

  年过八旬的张奶奶是某报社的一位退休老员工,这些日子,她跟老伴儿一连看了几家养老院,都不太满意。最近,她在北京市和平西桥附近找到了一家带套间的养老院,环境挺好,不过收费是“一人5000元/月”。

  北京红十字会颐年护老院院长王国臣向《中国经济周刊》指出,加上医疗等常规花费,以目前北京市老人的养老金,用来支付机构养老费用,还是比较难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7-12 09: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办养老院两极分化

  《中国经济周刊》实习生  赵剑云  白朝阳  北京报道

  同为公办养老院,一边床位过千,一边却仅有几十张甚至不足十张床位;一边场地开阔、风景优美、服务周到,一边却空间狭小,缺乏基本护理人员;一边排队人数近万,一边却床位闲置鲜有问津……这就是公办养老院的“双重面孔”。

  “招牌”养老院:投入大、床位少

  北京市第一福利院、北京市第四福利院、北京市第五福利院,这三家市属养老院地理位置优越,共有床位2500张左右,占北京市公办养老院床位数的1/10。有一位老人的家属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三家养老院是北京市养老院的“招牌”,很难住进去。日前,记者前往北京市第一福利院采访,保安说,采访要有国家民政部和北京民政局的批准才能进去。

  北京市民政局民宣教育处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的行政级别比较高,里边住着很多领导。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为正处级全额拨款事业单位,由市政府投资兴建,在行政级别上与北京市民政局的处室同级。

  7月5日,记者电话询问该院排队情况时,第一社会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有9000多人在排队。

  北京市民政局网站信息显示,2005年,由于该院原有设施已无法满足社会养老需求,北京市当年正式启动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扩建工程。该工程总用地面积23500平方米,新增床位500床,总投资1.47亿元。

  算起来,这笔资金摊在每张床位上是29.4万元。按这个标准,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想要安置正在排队的9000多名老人,政府至少还需要投入26.46亿元。

  朝阳区寸草春晖养老院(民办)院长王小龙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对民办来说,1000万元能建设100张养老床位。也就是说,如果1.47亿元投给民办养老院,民办养老院能够增加1470张床位。

  王小龙认为,“过去,政府把很多钱,甚至90%的钱都投到了公办的养老院。但是这些养老院的服务能力毕竟是非常有限的。未来,随着北京老龄化的加剧,我们需要更多的民办养老院来承担这个社会责任。希望政府能把更多的资金和政策倾斜过来,让养老院更加市场化。”

  街道养老院:规模小、条件差

  跟“招牌”养老院相比,街道办的养老院却是另一番景象。

  5月初,记者以家属身份走访了月坛街道办主办的一家养老机构。进入老人的房间,一股淡淡的消毒液气味夹杂着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三张床紧紧地放在一起,一位老人躺在床上,脸上扣着氧气罩,边上没有护理人员,也没有家属。另一张床上睡着一位老人,一动不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老人来了就住这儿。”看着记者有些犹豫,该人员补充说,“老人身体好的话,可以跟其他老人换一下,和会说话的住在一起。”

  北京市民政局网站公布的资料显示,潘家园街道办主办的一家敬老院拥有100张床位。然而,记者在采访时发现,这家养老院位于该街道的一栋小楼上,顺着窄窄的楼梯上到三楼才是老人住的地方,床位数也仅有70张。

  缩水的还不仅仅是床位。记者在这家敬老院发现,这里住的都是七八十岁的高龄老人,还有一位96岁的老人住在三楼,而在这家敬老院,上下没有电梯,更不用说像北京市第一福利院和四季青敬老院所拥有的宽敞的活动室、绿化场地和医务室了。

  床位少、空间小、位置偏、护理缺,几乎成了街道养老院的共性。因为入住老人少,所以收入少,资金不充裕。因为资金不充裕,所以很难改善环境,老人不愿意来。再加上宣传力度不够,街道养老院陷入了恶性循环。

  上述北京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些街道养老院没有能力做宣传,也没有必要做宣传。”

  有专家指出,不论是出手大方的“招牌”养老院,还是门可罗雀的街道、乡镇养老院,公办养老院现行的这种模式都不值得推崇。北京市民政局社会福利管理处处长李绍纯、副处长余翰林在2011年发表的《大民政 小政府 大社会  论适度普惠制度下政府与民办养老机构之间的关系》一文中指出,政府在提供养老福利服务的同时确实存在许多弊端,比如:管理体制僵化、缺乏竞争、高成本低效率、资源浪费严重等。对于这些问题,非常需要社会力量的介入和弥补。“现代养老福利事业供给主体的角色结构应该是‘国退民进’、‘小政府 大社会’的模式,在养老福利服务的供给中民间力量应占主体地位,政府居于次要和补充的地位。”

  民办养老院:求生与乱象

  《中国经济周刊》实习生  赵剑云  白朝阳  北京报道

  和公办养老院不同,打开搜索引擎,民办养老院的广告算得上“铺天盖地”。为什么老人们想方设法、排队也要进公立养老院,也不愿进“笑脸相迎”、有更多空位的民办养老院?

  整体而言,收费更贵、监管不力、扶持不够是主要原因。

  广告突围

  记者实地走访四季青镇敬老院(公办)时,恰好碰上一位114大黄页的工作人员极力劝说该院办公室主任为敬老院登记电话。

  “我要你们这个干吗使啊。”该办公室主任拒绝的理由是四季青镇敬老院的床位都住满了,还有几千人在排队,没必要做这样的推广。因此对于公办养老院而言,无所谓宣传推广的问题。

  而对于“年轻”、知名度小的民办养老院来说,它们不得不从广告推广上寻求突围。

  寸草春晖养老院去年10月18日开始营业,推广广告已经做了半年多。“广告一个月一万多块钱。”院长王小龙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寸草春晖养老院在谷歌、百度上都做了推广。在谷歌上搜索“养老院”、“敬老院”、“老年公寓”等词,排在搜索结果第一位的就是寸草春晖养老院。

  如果在百度上检索“养老院”、“敬老院”这些词,第一页27条链接中就有近20条链接是养老院的推广广告。

  记者以养老院管理者的身份致电百度,百度推广咨询顾问王佳介绍说,养老院在百度上做推广需要开通一个百度推广的账户,开通账户要花5600元钱。其中,5000元是预付款,600元为专业服务费。最低预付金用完后,要想继续推广,还得续费,最低续费1000元。

  租房费用是主要成本

  对民办养老院来说,宣传推广还不是主要成本。在养老院运营过程中,主要成本是租房费和员工成本费。王小龙查阅了电脑上的数据之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部分成本大概占总成本的70%~80%。

  目前,寸草春晖养老院有100个床位,收费一般在2000~2500元/月。该院每年花在租房方面的钱就有100万。这100万摊在每一张床位上,就是每张床每年1万元的租房成本。按月折算,每张床的成本就达800多元。

  在养老院的收费名目里边,几乎都有“床位费”这一项收费,“床位费”往往占据着收费的大头。而对公办养老院来说,“床位费”这一项收费几乎是净赚的。“因为公办养老院拿到了免费的资源。”王小龙认为,这对民办养老院来说,“是个很不公平的事儿”。

  “民办的以市场价格拿地,成本过高,跟当下中国老百姓的收入比起来,有一定的收费门槛。所以民办养老院收费要比公办的养老院收费高。”王小龙说。

  据王小龙了解,目前北京的民营养老院,大部分都需要租房,这个比例占90%左右。“要是买地建养老院的话,很难挣回成本”。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中国老龄协会副会长阎青春今年3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公开指出,“政府建养老院,又盖房子、又搭屋,又添设备、又雇人,甚至提供运行经费。而民办一切都要靠自己,他怎么能竞争过你呢?你是零成本,挣一分钱都是挣。他挣十块钱都不够补偿的,长此以往民办养老机构必然举步维艰”。






 楼主| 发表于 2012-7-12 09:5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部分民办养老院负债经营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7月10日00:16  中国经济周刊
  负债经营

  在养老院的运营成本高和入住率低的双重压力下,有的民办养老院就有点吃不消了。今年5月初,孙玉兰苦苦维持了十多年的昊德老年公寓因为长期亏损、经营困难等原因,最后不得不与北京红十字会主办的颐年护老院合并。拥有130张床位的昊德老年公寓,1999年建院。一位颐年护老院的工作人员指出,这次合并其实是一次“接管”。

  位于昌平区的十三陵温馨老年公寓是北京市床位数最多的一家民办养老院,在发展的过程中,同样也遇到了经营上的困难。宋玉梅称之为“艰难地活着”。

  宋玉梅是十三陵温馨老年公寓的院长,在进入养老行业之前,她经营着自己的歌厅和钢材生意。那时候,她自有资金约为1.4亿元。不过,随着养老院规模的扩大,宋玉梅出现了回本困难、资金短缺的问题。2008 2009年,十三陵温馨老年公寓经历了最艰难的时刻,“差不多就要解散了”。

  为了避免养老院资金断裂,她甚至把自己的歌厅、钢材市场生意都撤了。“还贷了9000多万”。因为银行不给她这样的养老院提供贷款,她不得不通过民间借贷,宋玉梅每年就得背负1000多万的利息。

  宋玉梅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要是当初银行能够给她这样的养老院提供贷款,她将每年省掉400多万的利息。要是那样的话就不用像现在这样“还旧账,欠新账”了。对此,她希望政府和银行未来能够对民办养老院贷款提供便利。

  据宋玉梅介绍,北京目前已经有好几家养老院倒掉了。与十三陵温馨老年公寓同年踏入养老行业的绚丽阳光养老院,开始投资1亿~2亿元,床位规模与十三陵温馨老年公寓相当,不过开业不到一年,就倒闭了。至今,绚丽阳光养老院仍被挂在北京瑞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网站上拍卖。

  资金扶持政策很难享受

  2005年,北京市民政局制定的《北京市民政局资助社会力量兴办社会福利机构实施细则(试行)》明确,凡属资助范围内、符合资助条件的,由法人(非政府机构)、自然人及其他组织举办的,自收自支、自负盈亏经营的养老服务机构,按入住满一个月的托养人员实际占用床位数,每月每张床位补助100元。4年之后,北京市民政局与财政局又联合出台了《关于社会力量兴办社会福利机构运营资助办法》,将原社会办养老机构的运营补贴标准从50~100元提高至100~200元。据上述北京市民政局工作人员介绍,目前,民办养老院收住一个能自理的老人每人每月现在可以得到200元补贴,不能完全自理的老年人每人每月可以得到300元补贴。

  2008年,北京市民政局《关于资助街道乡镇养老服务机构建设的通知》明确了对新建、扩建的乡镇(地区办事处)养老服务机构的资助办法。2009年,《北京市给予社会力量兴办养老服务机构建设资金支持试点单位征集文件》中提到,对符合条件的社会力量兴办的养老机构,按照养老机构类型、建设方式给予不同标准的一次性建设资金支持:新建、扩建护养型养老机构每张床资助16000元,非护养型养老机构每张床资助13000元;利用其他设施改建的护养型养老机构每张床资助10000元,非护养型养老机构每张床资助8000元。去年年底,《北京市给予社会力量兴办养老服务机构建设资金支持试点单位征集公告》(下称“《公告》”)里再次重申了这一政策。

  然而,很多民办养老院向《中国经济周刊》反映,它们压根享受不到这一政策的资金支持。

  “这个政策出来后,老百姓都以为我们民办养老院从政府那拿了很多钱,实际上我们没有拿到这个钱。”宋玉梅很想跟老人们解释清楚这个事情。

  《公告》提到,要享受以上政策,申请人要具备这样一个资格条件:经市或区(县)民政部门批准设置的,由法人(非政府机构)、自然人及其他组织采用自有土地或房屋、土地使用权人和投资人合作建设、租用现有设施等方式新建、改建、扩建或装修改造的非营利性养老服务机构项目。

  宋玉梅说,目前北京市压根就没有几个民办养老院能够享受到这个政策,因为有个门槛摆在他们面前:“土地必须自有”。

  宋玉梅称这一门槛为“秘密的条件”。事实上,除了几个地产公司办的养老院能够满足“土地自有”的条件之外,其他民办养老院基本上都不满足这一条件,因为它们的土地都是租的。

  资金扶持政策的好处多半给了公办养老院和自有土地的地产公司,对此,宋玉梅有些不解。

  伤不起的老人,伤不起的养老院

  按接收对象划分,养老院可分为护理型养老院、助养型养老院和居养型养老院三种。其中,以接收失能、失智老人为主,提供长期照护的是护理型养老院。北京往往把护理型之外的养老院统称为普通型养老院。

  不过,记者在调查时发现,护理型养老院并不多。像文章开头童奶奶那样需要护理的老人,很多养老院确实不愿意收。记者以家属的身份咨询时,甚至有养老院听说老人不能自理后,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掉了。

  部分养老院也认为,护理型养老院还面临着一个道义上的风险。王小龙说,“比如老人骨质疏松,他走着走着,他可能就坐到地上,出现骨折之类的问题。这种事情如果去打官司,法官还是以弱势群体为主,不管你有理没理,对还是不对,总而言之都是你来赔钱,这个道理和医院是类似的。你说你有道理,那你也多少得赔点钱。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不愿意做养老院的原因,说的人很多,但真正做的人很少,持续做的就更少了。”

  十三陵温馨老年公寓院长宋玉梅说:“家属觉得把老人送到养老院就是进了保险箱,不能出任何问题。但老人腿脚不便,要出点问题实在是很难避免。难道老人在家养老就一定不会出问题吗?可是他们在家出了问题可以,在我们养老院出了问题我们就被千夫所指。”

  类似的问题,在最近上映的电影《飞越老人院》里边就有反映。

  不过,更让宋玉梅心有余悸的还是她所说的“讹人的家属”。她向记者举了个例子:一位完全不能自理的老人的家属,选择的是“一对四”护理服务(即一个护工负责照顾四个不能自理的老人),护工在照管别人的时候,另一个老人大小便失禁,被其家属拍了视频。最后,合同期满,家属拿出这段视频,以“弄到网上去”相“要挟”,要老年公寓退还老人的入住费用。

  在宋玉梅看来,这种道义上的风险比资金短缺还可怕。

  不靠养老赚钱的养老院

  “入住养老院,套房需要交120万左右的押金,标准间要交70万~80万的押金,这部分押金,3年之后才能退。”这是北京市昌平区太申祥和山庄(国际敬老院)的规定。

  类似的规定,在朝阳区将府庄园敬老院也存在,只不过在这里,押金有着另外一个名称  应急保证金。这样的应急保证金,“单人间20万,夫妻间30万。”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押金高的还有此前被评为四星级养老院的太阳城银龄老年公寓。入住该老年公寓,最低需要交10万元的押金。

  入住养老院为何要交这么高昂的押金呢?

  “北京高档敬老院都会有押金的,不住了可以退回,老人急需用钱的话,我们可以从里边垫付。”将府庄园敬老院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解释说。

  而太申祥和山庄(国际敬老院)的工作人员给出的回答却是,“不清楚,这都是领导的事”。

  除去押金,这些养老院怎么收费?据太申祥和山庄的工作人员介绍,入住老人交了押金之后,每月除了500块钱左右的餐费和水电费之外,就没有别的费用了,甚至一般养老院都收的床位费都可以免去。而在将府庄园敬老院,一个能自理的老人,入住每月最低得花费6200元,其中5300元包括房间使用费,还有一些基本的服务费。餐费是额外的,每人每月900元。此外,护理费是单收的,每月在2100~5100元不等。这里还有居家型的三居室,价格在300多万,一签就签50年。不过,该养老院在北京市民政局官网上公布的收费标准却是1100~7500元/人/月。

  如此高昂的押金,入住该敬老院的,又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企事业退休老干部比较多。”太申祥和山庄敬老院的工作人员介绍说。

  据一位养老院业内人士介绍,收取高额押金的太申祥和山庄这样的运作模式其实叫“金融养老”,即在入住养老院之前,一般都需要交几十万、或者上百万的钱给敬老院做押金。走的时候,再把钱退给养老对象。“这样做是为了‘拿钱炒钱’。”该业内人士分析道,“这些钱很可能会拿去做投资,即便把钱存入银行,也有很好的收益。”

  “它们是这么玩的。”该业内人士总结说。不过这还只是其中的一种“模式”,还有一种“模式”是房地产商做养老院,叫“养老地产”。“太阳城银龄老年公寓、将府庄园敬老院就是如此”。

  “国内通过地产做养老院的都是把自己的房子改成养老院,里边有高尔夫球场、桑拿、会所、别墅,一般都在郊区。但它们成功的不多,因为它们做得不合老人的需求。”在该业内人士指出。






 楼主| 发表于 2012-7-12 09:51: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办民营的呼声和质疑

  《中国经济周刊》实习生  赵剑云  白朝阳  北京报道

  民办养老院成本过高,要解决这样一个问题,在王小龙看来,中国的养老院未来应该多发展“公办民营”模式。“比如在小区里多建一些养老院,然后让比较优秀的养老院和管理团队来经营。这样,一方面服从市场原则,同时承担社会义务,拿出一定的床位留给‘五保户’、‘军烈属’这些需要特殊保障的老人。”

  汇晨的探索

  “对这样的养老院,政府还有一定的监管责任在里边。经营这一块完全委托给社会力量(专业的组织)去经营。采取委托经营和合同承包的方式。”北京市民政局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

  “而现在是政府全管,政府等于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又做教练员。这个我觉得是不合适的。政府应该就做一个资源和服务的提供者及市场的监督者,而不是市场的经营者。”王小龙说。

  事实上,“公办民营”养老模式也是国际社会福利服务的主流趋势。为了改变传统养老院由政府包建包管、财政高额补贴的管理模式,北京市在最近几年也在学习国外的管理模式,并对“公办民营”模式做了一些探索。

  受北京市民政局委托,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组织人员于 2005 年 12 月 2006 年 11 月就“北京市社会福利社会化面临的问题与对策”课题进行了专题研究,研究结果表明:早在2006年,在北京市民政局备案的“公办民营”养老服务机构就已经达到了19家,在数量上占到了全市公办养老服务机构总数的8.3%,涉及房山、通州、丰台、门头沟、昌平、海淀、朝阳等7 个区县,床位总数2416 张。

  北京市民政局官网显示,2007年的北京汇晨老年公寓就属于“公办民营”,它与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第四社会福利院、第五社会福利院一样,都隶属于北京市民政局。

  据北京市民政局的一位工作人员透露,“政府投资那么多公办养老院,都是财政全额拨款的编制,编制体制也不好解决。”养老院那么多人,“编办不可能给你那么多编制”。这也是当初建立汇晨老年公寓的原因。

  对公办民营养老院的争议,也恰恰因汇晨老年公寓而起。

  背道而驰

  民办养老院对“公办民营”模式翘首以盼,是希望政府将办养老服务机构的所有权和经营权相分离,采取承包、租赁、股份制等形式,把经营权、管理权、服务权交由企业、社会组织等非政府部门或个人,吸收民间资本,转变经营机制,实现养老服务机构独立法人实体运营,并通过这样的模式,降低社会力量进入养老行业的“门槛”,进而压低养老院的入住价格,吸纳更多老人入住。

  然而,入住汇晨老年公寓,费用并不低。记者以家属身份致电汇晨老年公寓,工作人员介绍,目前,能够自理的老人入住该老年公寓,一个人每个月也需要5000~6000元的花费。

  对此,王小龙直言,“它的收费一点也不比我们低”,而且“承担的社会义务很少”。

  2005年年底,北京市就出台的《关于规范养老服务机构“公办民营”模式加强监督与管理的通知》指出,实行“公办民营”模式的养老服务机构应保持福利服务性质,“三无”、“五保”老人和孤残儿童的供养水平要符合政府有关规定,并逐步有所提高;要预留为本区域其他困难老人提供福利服务的空间。

  但实际上,据汇晨老年公寓的工作人员介绍,汇晨老年公寓并没有按照《通知》的要求接收“三无”、“五保”老人或其他困难老人,甚至完全自理的老人也不一定接收。保持福利服务性质的要求,成了一纸空文。

  “北京市社会福利社会化面临的问题与对策”课题组在名为《加快实现北京市社会福利社会化的对策研究报告》(下称“《报告》”)里直言:“部分社会经营者追逐经济利益的行为明显。极端的表现是:养老服务机构‘既不服务本地的老人,也不服务没钱的老人’。从对象选择看,‘公办民营’养老服务机构主要瞄准的是市区老人而不是辖区内的老人,是收入较高且稳定可靠的老人而不是经济拮据的老人。”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团等人在《报告》里呼吁:“公办民营”养老服务机构应担起更多的福利养老责任。
 楼主| 发表于 2012-7-17 09:29:0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龄办:人社部正研究延迟退休年龄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7月11日03:26  新京报
  新京报讯
(记者蒋彦鑫实习生徐晗)对于近期公众关注的我国或将延迟退休年龄一事,昨日,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吴玉韶表示,目前人社部和老龄办对此问题也正在研究。

  网调90%反对延迟退休

  对于此前有学者建议我国延迟退休年龄一事,昨日,吴玉韶做了回应。吴玉韶认为,从网上的调查来看,90%以上的人都反对延迟退休,但退休年龄是否延长,是与很多社会因素相关的复杂问题。就其本身而言,包括工作岗位的提供、身体状况、工龄等因素都要考虑。同时,又与国家的就业、劳动力供给、养老金的收缴和供给等因素相关。

  吴玉韶表示,从世界上大部分国家来看,从应对老龄化的角度讲,延迟退休年龄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和方向。目前人社部和老龄办对此问题也正在研究。但何时调整、怎么调整,需要综合考虑多方面的因素,包括考虑到群众的接受度等。因此,要真正提出方案并实施,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具体研究。

  未来确实有养老金缺口

  有人表示,我国提出延迟退休年龄,主要是由于养老金巨大的缺口问题。对此吴玉韶表示,这只是一种观点。从当前我国养老制度长远的、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看,未来确实会出现养老金的缺口问题,但如果从现在来看,养老金是有结余的,而且社保基金还有一定的支撑作用。

  【数据解读】

  昨日上午,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发布《2010年中国城乡老年人口状况追踪调查主要数据报告》。这是继2000年和2006年之后第三次对老年人生活状况进行的追踪调查,也是国家统计局批准的唯一的部门老年人状况科学调查。

  1 农村月养老金74元

  报告显示,社会养老保障的覆盖率,城镇达到84.7%,月均退休金1527元;农村34.6%,月均养老金74元。城镇平均年收入17892元,农村平均年收入4756元。扣除物价上涨因素,10年来城镇老年人平均收入仅增加1.1倍,农村增长了1.5倍。

  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吴玉韶:我国老年人的保障和收入水平还比较低,抵御风险的能力弱,同时由于老人容易生病,医药负担又很重。当前,扩大保障覆盖面和提高保障水平,还是一个亟待完善的工作。特别是一些农村老人,已经成为国家扶贫政策的主要群体之一。由于相当一部分人从事农业劳动、打工等维持生计,一旦年纪大了,容易入不敷出。为此,国家在提高退休群体收入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2 入住养老院意愿下降

  调查显示,居家养老的意愿始终占据主流。反观老年人入住养老机构的意愿,城镇老年人愿意住养老机构的比例,10年来从18.6%下降到11.3%,农村老人则从14.4%下降到12.5%。同时,在自报个人(家庭)支付能力方面,城镇平均每月可承担费用1016元,农村为172元。

  吴玉韶:大部分老年人拥有自己的产权住房,这些都是老年人选择居家养老的原因。而且养老机构存在的一些弊端不可避免,比如提供同质化的生活,对老人自身也有一些条件要求。因此,无论老人还是子女,都更愿意老人生活在熟悉的社区和家庭,未来回归社区和家庭也是老龄化国家的共识。
从目前全世界很多国家来看,入住养老机构始终不是老人养老的主要方式。

  3 城乡近半老人空巢

  报告指出,老年人独立居住比例呈上升趋势,城乡合计“空巢”老年人占49.3%。

  从数据上看,2010年,城乡老年人平均子女数为3.2个,其中城市2.7个,农村3.6个,较2000年和2006年均显著减少。10年来,城镇空巢老人比例由42%上升到54%,农村由37.9%上升到45.6%,增幅非常明显。

  同时,老人自有住宅比例较高,城镇老年人拥有自己产权住房的占75.7%,农村为71.2%。

  吴玉韶:空巢老人不断增多,是子女数减少、居住安排变化、住房市场化以及人口流动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因此对社会养老服务特别是生活照料、精神慰藉等提出了新的要求。

  新京报记者 蒋彦鑫
 楼主| 发表于 2012-7-20 16: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步入我国首个老龄化城市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7月20日10:16  东方网
  东方网记者王铭泽、毛丽君、曹子琛7月20日报道:记者从今天的上海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十二五”期间,本市进入人口老龄化加速发展期,老年人口总量急剧增加。预计到2015年末,户籍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超过430万,比例接近30%。

  据介绍,上海是我国第一个人口老龄化的城市,老年人口比例始终高于全国8-10%,是迄今为止我国老龄化程度最高的特大城市。截止2011年底,全市户籍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347.76万,占总人口的24.5%。80岁及以上高龄老年人口62.92万,占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18.1%。

  “十二五”期间,本市进入人口老龄化加速发展期,老年人口总量急剧增加。“十五”期间,本市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平均每年增加4.92万人,“十一五”平均每年增加11.3万人,到“十二五”将平均每年增加20多万,比“十一五”期间老年人口增长数量翻番。预计到2015年末,户籍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超过430万,比例接近30%;户籍80岁及以上高龄人口将达到70万,平均每年增加2.4万。从“六普”数据看,虽然上海常驻人口老龄化的比重有所下降,但老年人口的绝对数增加,满足非户籍常驻老年人的需求将是上海社会发展面临的新问题。

  总体看,上海人口老龄化具有进入老龄化社会早、速度快、程度高的特点,老年人口数量庞大,人口高龄化程度高,同时少子化、纯老(空巢)化问题凸显。上海将在老龄化和高龄化的背景下实现“四个中心”的建设和经济的快速稳步发展。
 楼主| 发表于 2012-8-2 16:4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俊:未来日子会变好还是更糟糕
   “让我们的笑容,充满着青春的骄傲,让我们期待明天会更好。”这是一首叫做《明天会更好》的歌词,但是中国未来经济能否正如这首歌的名字所说,明天会更好?因此,很多人都会关心,我们未来日子将是怎样的?



   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在1994年出版的《中国奇迹》一书中预测到2030年,中国经济总量可达到美国的规模。最初的时候,很多人不相信这一预测,后来就越来越多人相信这个预测,等到差不多达到共识的时候,怀疑的人又开始变多了。现在,不断有学者对中国经济超越美国的观点持有怀疑态度,并且对中国未来经济越来越悲观的预测。



   到了2020年之后,中国将面临劳动力供应不足,特别是年轻劳动力数量大量的减少。同时,经济可能面临着增长后劲不足。搞得不好的话,甚至出现经济负增长都有可能。一个老龄化社会里,有大量老人需要供养,但是这些钱从什么地方来?这种情况下,劳动者的税负将是非常沉重。很多劳动者赚到的钱,可能很多都是给税收做贡献的。随着新出生人口不断减少,相关产业的市场需求肯定是不断萎缩。比如,儿童数量减少,对童服需求肯定是减少。如果按照以前数量生产,肯定会出现过剩,所以肯定要做出调整。这个产业结构调整过程中,肯定是有代价要付出的。



   很多学者都在谈论中国经济奇迹,或者所谓的中国模式。这些学者之中,或许他们过于乐观,觉得中国经济能够继续高速增长。事实上,中国经济现在面临的问题,可能是困难重重。过去几年时间,政府有很多错误的政策,从而导致了很多问题的出现。这些问题积累起来,这对中国经济将产生很大影响。比如,人口政策方面,一旦失误了,就不可能短期能够纠正的。



   未来10年,中国年轻劳动力数量将处于一种下降状态。2009年中国19 22岁人口数量达到历史顶峰,达到一亿人。这就意味着人口红利将走向消失,这对中国经济是一种挑战。有关预测,从2015年开始,中国的劳动力人口将呈逐年减少的趋势。2020年老年人口将达到2.48亿,老龄化水平将达到17.17%。同时,19 22岁人口数量到2019年将只剩下0.58亿,10年下降43%。因此,到时中国人口老龄化会使工作人口与不工作人口的比率成为世界上最糟糕的,甚至比日本更严重。



   可以说,严重的老龄化拖垮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这是不可以避免的。日本在上个世纪50到70年代“人口红利”的时代,曾经创造了年均14%的经济增长速度,GDP总量甚至一度直逼美国,但是上个世纪90年代人口严重老化之后,经济就进入衰退的阶段。当然,日本经济衰退还有很多因素,但是人口却是一个重要因素。



    当年,日本的人口老龄化,资产价格暴涨。现在,中国和当年的日本有很多相同的因素。虽然不能判断中国经济将走向日本的道路,但是维持高速增长却是一个难字。同时,美国的生育率一直高于其他发达国家,维持在2.1的世代更替水平左右。因此,美国有着世界上最为合理的人口年龄结构,这是有利美国经济长期维持健康发展。此外,美国每年还有不少的新移民,这带来丰富的劳动力。



   很多人通过投资房地产,希望未来房子升值,从而让自己过上好日子。实际上,中国房地产走泡沫之路的可能性很大。一直以来,国内民众都对人口增长速度高估了,甚至认为中国人口会达到16、7亿以上。很多人都觉得中国未来城镇化发展非常快,对住房将产生强烈需求,从而推高房价。他们觉得土地是不可再生的资源,所以只涨不跌。因此,他们判断土地和房子将来是越来越值钱。



   事实上,中国未来人口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多。以前,很多学者都预测2030年左右,中国将到达人口高峰,将有15亿左右人口,甚至更多都有。因此,很多人都被这个未来人口数量夸大因素影响,从而做出错误的判断。通过各种人口数据来看,即使最保守估计,中国也会在2020年之前实现人口负增长。如果大胆一点预测,中国人口很有可能在2015年停止增长。从各种迹象来看,到达人口高峰时,中国大陆人口不会超过14亿人。



    很多人都被地方政府不切实的规划冲晕头脑,把未来想象得非常美好,以为再过几年就会发展起来,到时人流就非常多,甚至幻想把变成商业中心。国内一些欠发达地区的县市,一块面积100来平方米的地皮,位置也不在中心地段,价格高达100万元以上,甚至更高都有。他们总是想象着未来几年,这里就成为繁华地段,所以觉得升值非常大。



    投资房地产,要面临冒险的风险。购买社保,可能到时只是把钱送给人家花而已。据媒体报道,人社部出来说话,推迟退休年龄是必然趋势。《化解国家资产负债中长期风险》预测,到2013年,中国养老金的缺口将达到18 .3万亿元。



同时,广东省老龄委建议2025年退休年龄推迟到70岁。广东省老龄委在《广东人口老龄化发展态势与战略研究报告》中指出,“到2047年左右达到峰值,预计100个劳动年龄人口需要负担的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约为40人左右,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则约为52人。与目前的现状相比,足足增长了三倍。”



虽然说这个只是广东省老龄委的一个建议而已,但是却隐藏着这样的信息,也就是说未来养老金不多,所以只能推迟退休年龄。人们购买养老保险,就是希望能够给老年后的生活提供安全保障。按照当前的政策,只要年满60岁就可以退休,领取退休金。如果到一天,政策变成70岁退休,这样的话,养老保险就要多交10年,退休金就少拿10年。云南师范大学教师孟祥妲认为,“推迟退休年龄是赖账行为。建立社保的各国政府都是从正在工作的人手中拿走一定比例的收入,作为养老基金。而社会保障的有关条例就是个人和政府之间的一份合同,这份合同要求政府在满足规定的年龄条件下给付养老金。”



   从各种情况来看,未来日子确实会可能变得更糟糕。如果推迟退休年龄的阻力,政府可能就搞通胀,这是对全体民众的伤害。面临各种问题时,我们确实觉得无奈。或许现实就是这么无奈,并没有歌词所说的明天更好。
 楼主| 发表于 2012-8-2 18: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未来地球上最倒霉的人是中国的失独失能老人



刘忠良



“全国城乡失能老年人状况研究”显示,2010年末全国城乡部分失能和完全失能老年人约有3300万,其中完全失能老年人1080万,占在家庭居住老人口的6.4%。预计到2015年,我国部分失能和完全失能老年人将达4000万人,其中完全失能老年人口将超过1200万人。(《经济参考报》7月25日)



目前,许多失能老人已成为家庭的沉重负担,由于护理难度较大,他们想进养老机构却往往会遭到“婉言拒绝”。一些养老机构负责人表示,照顾失能老人工作量大,特别是容易出现意外,大多数养老院不愿接收他们入住。



这还不是问题最严重的时候,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吴玉韶说,失能老人的照料护理已成为非常急迫的问题,现在失能老人护理大部分还是靠家庭解决,而随着独生子女的父母进入老年空巢,靠独生子女解决失能老人护理问题越来越难。



未来有两种失能老人最倒霉,一种是响应国家独生子女政策,只生了一个孩子,或者被一胎政策强制只能生育一个孩子,这给独生子女带来沉重的养老压力,他们自己也倍感生活非常艰难;另一种更倒霉的是,国家让他们只能生育一个孩子,但这个孩子在他们老的时候或老年之前就死亡了,结果无亲无故,如果还有老伴有能力照料还好一点,否则就等于等死了。



由于一胎政策,到2010年中国已经有2.18亿独生子女,也同时意味着中国有2.18亿的独生子女家庭和4.36亿的独生子女父母。2010年人口普查统计中国有1.188亿65岁以上的老人,3300万失能老人占其27.77%。把这两个数据结合起来考虑,这就意味着未来中国将有1.21亿失能的独生子女父母。随着计划生育的继续实施和老龄人口年龄的增长,这个数据还会增加。如不计生停止计划生育,预计未来中国将至少有1.5亿以上的失能独子女老人。恐怖!家庭和社会何堪重负?



对421家庭来说,一般最好的情况是一个孩子养两个老人,最坏的情况是一个孩子养6个老人,无论是最好还是最坏,对独生子女来说都是压力沉重,对老人来说也别指望有孩子的太多照顾  独生子女也要工作养活自己和家庭,哪里照顾的来这么多老人?



所以,未来中国的老人,尤其是独生子女父母,特别是独生子女又跟独生子女结婚的父母,不要对未来期望太高,一个孩子不可能对老人有太多照顾,因为他们根本照顾不来。不像我们现在的农村,一个老人,几个孩子,如果老人失能,几个孩子轮番照顾。但未来也不行了,因为一胎政策也伤害了农村,虽然有农民的顽强抗争,但农民的胳膊还是拗不过政府的大腿。



中国的城市,特别是大城市,从1980年开始多数是独生子女了。如果独生子女再跟独生子女结婚,那就是最倒霉的421家庭。所以,城里人不要瞧不起乡下非独生子女的男孩或女孩,能让自己的独生子女给乡下非独生子女结婚,那是自己未来的福气。因为非独生子女,至少还有一个可以照顾他们的父母,所以可以留下更多机会照顾妻子或丈夫的父母,这样让孩子跟非独生子女孩子结婚,可以增加老后被照顾的机会。我为一些城里丈母娘或儿子他娘瞧不起我们农村年轻人感到十分惋惜,城里人嫁给城里人似乎是门当户对,但421家庭的高风险高压力同时也等着他们。一些城市人觉得我们农村“超生”很傻或很愚昧,我觉得这些人才是鼠目寸光,至少许多农村人还保留着老祖宗的“千年智慧”,其实中国许多事情是城市人愚昧而不自知。



新中国成立以后出生的人,正好赶上1980年开始的一胎政策,等到他们从2015年陆续进入退休年龄后,等他们在2020年进入70岁以上高龄后,新中国出生的人就会切身感受到一胎政策的危害了  老的被养老压力沉重,年轻的养老压力沉重,没有谁好过。所以,对独生子女父母来说,尤其是对现在和未来的失能老人来说,现在还不是最倒霉的时候,最倒霉的时候是5到10年之后。



现在中国老龄化还不是太重,如果现在失能了,或者失独了,这个社会还能承受得起,养老院或许还能收容得起。当然,就是目前情况,虽然劳动力还比较便宜,养老院也是非常不愿意接收失能老人,因为这给养老院造成的照料护理压力太大。



等到未来,那就更惨了,独生子女父母进入老年,家庭养老压力太大,无法承受,被迫推给养老院。由于年轻人口迅速减少,劳动力匮乏且昂贵,养老院面临极其庞大的老人,压力十分沉重。由于年轻人口迅速减少,导致中国未富先老,经济发展停滞,财政收入能力大幅下降,政府越来越难以承受巨大养老压力,对养老院的补助肯定不能像今天这样。这时候,相对于庞大的养老院需求,养老院的养老能力十分窘迫,更不愿接收失能老人。



所以,未来独生子女的父母,由于家庭养老压力大,将越来越多的被迫进入不堪重负的养老院,他们将成为很不幸的群体。更不幸的是,他们的独生子女死了,家庭养老的希望完全断绝了,许多老人只能进入远不如监狱的养老院。或者,独生子女父母失能,养老压力沉重,压力非常大。地球上最不幸的老人是,他们是独生子女的父母,但独生子女死亡了,他们又失能,养老院不愿接收他们,想向社会或政府求助或抗议又爬不起来。



有关专家推算,1975~2010年出生的2.18亿独生子女中,有超过1000万会在25岁之前死亡。这意味着有2000万名父亲和母亲,在中老年时期失去唯一的子嗣,成为孤立无助的失独老人。在这2000万失独父母中,又将至少有555万失独且失能的老人。悲惨啊,他们响应了政府的计划生育政策,未来又成了世界上最不幸的群体。就是他们后悔了当初只生一个孩子,可他们连走到大街上向别人诉说能力都没有了。





可惜,由于几十年来的计划生育宣传,许多中国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个巨大的社会问题。更不幸的是,许多媒体连呼吁改变的勇气都没有,我那反思人口和计划生育问题的书稿竟三年来找不到出版社出版,想出书觉醒国人的人口危机意识却一直不可行。嗨,人口危机的悬崖正在中国的前方,多数人还认识不到悬崖的存在,还以为大路很平坦,这注定许多人要掉进悬崖。而我的呼喊,总有一种力量卡着我的喉咙,根本发不出强大的呼声来。(联系作者:cnlonglzl@126.com





【作者现有一本拯救中华民族低生育率危机的书稿《中华大危局  之新千年人口危机》正寻找出版社,比较爱国的出版社编辑或认识相关出版社编辑的朋友,请联系cnlonglzl@126.com。若有赞助出版的爱国者,亦请联系此邮箱,非常感谢。(发布或转载此文,请勿遗漏此告示,谢谢!)】



欢迎支持,敬请关注/帮忙转发我的相关微博

刘忠良新浪微博:http://weibo.com/cnlonglzl
刘忠良网易微博:http://t.163.com/cnlonglzl
刘忠良腾讯微博:http://t.qq.com/cnlonglzl123
刘忠良搜狐微博:http://cnlonglzl.t.sohu.com/
刘忠良天涯微博:http://my.tianya.cn/40428913#app=t
 楼主| 发表于 2012-8-3 11:4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郎咸平:国人退休后将面临悲惨生活
提要:中国银行等机构最新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预测,到2013年,中国养老金的缺口将达到18.3万亿元。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中国人口老龄化发展趋势预测研究报告预测,2014年我国老年人口将达到2亿,2026年达到3亿,2037年超过4亿,2051年达到最大值,之后将一直维持在3亿至4亿的规模。对于养老金问题,我在《我们的生活为什么这么无奈》一书中,专门作了讨论。





按照我们现在的养老金情况来看,我们一旦退休,很可能面临着悲惨的生活。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先以北京为例,看看北京居民的养老状况会是怎样的?目前北京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生活费是5万元,如果CPI涨幅为3%,20年后要保持像现在这种生活水平的话,一年就需要9万块。假设你离退休还有20年的时间,退休后还要再活20年,那么你需要的养老费用是242万元。按照我们现在这种养老制度,如果你月薪是4000块,再假设你薪水的涨幅和通胀一样每年涨3%。当然,我深深地表示怀疑,你的薪水能不能涨3%,但是假设能,好吧。那退休时你的养老保险金总共也只有37万元,但是你需要242万元,你连这个零头都不够,怎么养老?太可怕了!



更可怕的是什么?我们看看清华大学养老金工作室提供的数据,说在2012 2017年,中国14~64岁的劳动人口开始下降,到2035年,65岁以上的人口约为2.94亿。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是每十人中有一个老年人,但二三十年后,每十人中老年人的数量可能会达到四个,将出现不足两个纳税人供养一个养老金领取者的局面。各位知道这对我们年轻的夫妇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每对夫妇要供养四个老人,你们怎么养得起啊?我都替你们担心,你们完全不知道你们未来的日子有多难。



而且,各位晓不晓得养老金也会破产的?2010年10月,法国爆发了近年来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全国性罢工和抗议示威活动。事件的导火索是法国总统萨科齐提出了退休金改革计划将退休年龄由60岁提高到62岁。法国政府称,由于人们的寿命越来越长,现有退休金制度不仅一直亏损,甚至可能在2018年“破产”。实际上,有意改革养老制度的并非只有法国。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欧洲各国纷纷改革福利和养老制度,也因此引发了一系列罢工和抗议活动。人口老龄化与养老制度改革正在成为全球性难点。作为社会生态学家的彼得·德鲁克在他的著作《养老金革命》中指出,美国养老金的运作机制也存在很大问题。



那现在中国的养老金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处境?很痛苦地告诉各位,我们的养老金存在的问题太多了,我就说几个比较严重的,第一是不公平,第二是不负责,第三是不透明。接下来咱们一个个地谈,各位可以看看我们的危机究竟有多重。首先谈谈不公平的问题。为什么说不公平呢?



第一,我们有个8%“就地没收”。什么意思?就是企业为员工缴纳工资20%的养老保险,但是对于跨省就业的农民工却只能转走其中的60%,这就相当于说8%的工资被“就地没收”了。这种事情只有我们国家才有,别的国家都没有的。



第二,低收入者费率高。以北京为例,对于月收入低于1615元的,都按照1615元来计算你要缴纳的保险费。这不等于说要低收入的人多承担吗?太搞笑了。各位晓不晓得其他国家是怎么做的?基本都是以个人所得税来补贴一半左右的缴费,也就是让富人多承担。这就是差距!



更让人生气的是,同样是退休人员,公务员的养老金竟然比企业人员高出好几倍。按照全国人大代表、宁波市政协委员范谊给出的数据,宁波当地国企老干部退休金基本不到2000块钱,但是行政副科级的干部竟然能拿到5000块,就连县机关的门卫退休以后每月也能领到4600块!所以,各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大学生一窝蜂地去考公务员了吧。



然后再说说它为什么不负责。各位能想象得到吗?目前我们竟然都没有一个全国统一的电子信息平台。如果你跨省转养老金的话,全部要手工操作。怎么操作呢?我们看一下这个流程:先由新的单位或本人向新的工作所在地的社保机构提出转续的书面申请。按照规定,社保机构要在15个工作日内审核申请,发出同意接收函。然后原社保机构要在接到接收函的15个工作日内办好各种手续。最后新工作所在地的社保机构收到从原社保机构转来的保险关系和资金后,15个工作日内办结所有的相关手续。在这里我要提醒各位,这只是规定,而我们的这些机构向来是不怎么按规定办事的,所以,真实的情况是,在规定的时间内一般都办不好的。



而且,这整个流程走下来,各位是不是觉得特别烦琐?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它是有目的的,它根本就没有把心思放到如何给老百姓提供好的服务上,它的目的是什么?是想透过这么一套烦琐的程序,实现侵吞的事实。怎么侵吞的呢?我给各位看个数据,2007年深圳共有493.97万人参加了基本养老保险,退保的人数高达83万人,而成功转保的人数只有9672人。也就是说,深圳每一万个参保的人当中就有1680人退保,而每一万个参保人当中成功转保的只有19人,这个比例仅为退保人员的1%。这样问题就出来了,这些转保不成功的人,他们之前缴纳的保险金怎么办?我实在不忍心告诉各位,没了。当然,转保不成的原因很多。但不管什么原因,只要转保不成功,你之前缴纳的养老保险金统统都不会还给你的。



最后,我们再谈谈养老金的不透明。按规定,企业缴纳的20%养老金要纳入社会统筹账户。各位晓得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们再也见不到这个钱了。钱去哪了?没有人告诉我们。各省各市没有任何资料披露,因为只有一个总的现金账。它怎么投资,我们也不知道,也没有回报率,干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比如说一个省今年账户上是100亿,明年呢,剩80亿了,钱去哪里了?不知道。这是什么?其实就是变相的税收。各位懂我的意思吧。就是说,这个税收也好,退休金也好,全部纳入政府的统筹账户,它统一用,统一支取,因此钱基本都没了,对不对?最可气的是,我们连基本的知情权都没有,太可怜了。



其实,在这方面香港做得已经算比较好的了。就拿香港的大学来说吧,养老金部分一般是由教授自己出5%的薪水,学校出15%。但是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账户。怎么做投资,你可以自己决定,然后这个机构帮你具体操作,每个月的投资盈亏你都会知道,因为每个月都有账单寄给你,账单会清楚地告诉你,你的退休金还剩多少钱。这个事情在我们内地估计只有三个字:不可能。因为我们没有一个人有自己独立的账户,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己的养老金目前还剩多少,也没有一个人知道如何投资,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很有可能等到你去领退休金的时候,你就发现拿不到了,理解我的意思吧,就是空账户都很有可能的。



最后,各位试想一下,我们内地的养老金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如果我们现在不解决这个养老金问题,那我们这么多退休的父母亲怎么办?所有的担子全部都压在年轻人的身上!这个问题,你解决不了的话,一个国家都有可能破产。我们至今还没有经历过国家破产,但是,我们希望永远不要经历。为了避免国家破产,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建议我们现在最好对整个社保基金做一个天翻地覆的改革,我希望这个改革能够仿效美国、日本、新加坡,还有中国香港的做法,最起码每个人要有一个独立的账户,而且这个钱是不可挪用的,然后让每个老百姓都知道自己存有多少钱。这是一切问题的开始,之后我们再慢慢规范,慢慢管理。也只有这样做才能够像温总理讲的那样,让每个人活得更有尊严!
 楼主| 发表于 2017-3-3 15:5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会被老龄化拖垮吗



    猜猜,东京都港区一家容纳一百位老人的养老院,政府一年拨款多少?我使劲揉搓着耳朵,又追问了院长先生,院长依然坚定地回答:80亿日元。

    80亿日元是个什么概念?相当于6亿人民币。也就是说,能够住进这家养老院的老人,每人每年要花600万人民币!当然都是日本政府掏钱。住在这家养老院的老人,最小的69岁,绝大多数都是七八十岁。他们是港区两千多名排队申请入住老人中的“幸运儿”,需要经过严格的资质********,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者优先。我们花了半天时间仔细参观,设施绝对先进,绝对人性化,服务绝对到位。举个例子,那里提供给全瘫老人洗澡的全自动浴缸,单价1000万日元,约合75万元人民币。

        我都傻了,甚至反复暗示:这是不是你们不惜血本专门做给外国人看的样板间啊?从院长到职员到陪同我们参观的日方人员,全都坚定地告诉我:我们这里没有所谓的样板工程,它本来就是这样。

    我终于忍不住了:是不是太奢侈了一点?要是全日本的老人都这样养,日本政府一年的预算85兆日元,也就够养100万个老人,不要干别的了。而日本已经是一个老龄化社会,养老压力极大,像我这样在国内已经是大叔的人,走在东京街头还觉得自己年轻得很呢。我问他们,有没有考虑过把服务外包给中国,我保证只要十分之一的成本,就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我也不是突发奇想,的确看见过忘了是哪个发达国家想把养老院建在海南岛的报道。但从院长到陪同的日方人员,都看着我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其中一位回答说:老人毕竟不是产品,要照顾他们的感受,养老是不能外包的。日本人尊老敬老,毕竟令人钦佩。

    我感觉,日本这个国家会被人口老龄化给拖死的。当然,中国未来也面临严重的老龄化问题,只不过日本先走一步。很多日本人真诚地告诉我,其实日本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不看别的,就看累进所得税的税率吧,中国最高到45%,日本则高到75%。换句话说,最能干最富有的那批人,挣100块要交75块的所得税。想想看,还有什么动力去打拼去发展?某天中午一个大老板带着他的秘书与我们恳谈,大老板指着秘书跟我们说,的确我工资比他高很多,但纳完税其实我俩就差不多了。

    的确,日本已经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个样子了。无数报道曾经讲,东京街头人们如何步履匆匆,大概走路速度世界第一。但这次我们看到,那里的人走路速度已经明显慢下来了,未必比北京快。有一次我的一个同伴把这个问题抛给日方,日方回答说:我们已经是一个成熟富裕的社会,肯定会发生一些变化,包括人们的行为和心态,比如说走路的确没有以前那么快了。

    其实日本还好,毕竟是先富裕再老龄化,总有办法,像一家养老院一年80亿日元预算那样的事情也做得出来。我们更没有任何理由担忧日本因此造成的竞争力衰退,因为真正值得担忧的还是中国自己,很可能尚未真正迈入富裕的门槛而老龄化社会已经到来,也就是一般所说的“未富先老”,那很可能是两三代人的痛。再比如说,现在中国房价上涨得厉害,很大程度那是因为年轻一代具有巨大的刚性住房需求。很多人在想,购房是不是能够保值增值呢,甚至将来养老就全靠手上这一两套房子了。可是想想,如果未来没有那么多年轻人了,也就没有那么大的购房需求了,这房价还挺得住吗,还保值增值吗?我问过一些日本年轻人,大都不急着买房,道理很简单,老龄化社会,对住房没那么大需求,因此未来房价也不太可能疯涨,那么现在着什么急呢。

    说到底,可能中国到了需要调整人口政策的时候了,可能现在还来得及。
 楼主| 发表于 2017-3-9 17:4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怡养爱晚(北京)养老公司被曝资金链断裂。公司陆续关闭门店,终止会员合同,致上千名老人巨额保证金无法追回。此前82岁空巢老人变卖市区房产,花费120万元赴该处养老,如今被迫离开,无家可归。上千名老人每人损失几十至上百万元。

   
 楼主| 发表于 2017-4-13 11: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6-1 17: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6-16 18:30:45 | 显示全部楼层
LifeTime 在新的人口政策下,中国人口规模到2050年的预测。估计未来政策还会调整,甚至放弃生育管制。

   
 楼主| 发表于 2017-6-16 18: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都市世界-城市规划与交通网 ( 京ICP备12048982号

GMT+8, 2021-4-12 23:45 , Processed in 0.06592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