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世界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规划
查看: 4617|回复: 4

汶川大地震重建规划问题研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6-5 12: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灾害防御协会副秘书长 金磊

  一、汶川大地震的危害性分析
  汶川大地震为何破坏力这么巨大?汶川大地震为何影响面如此之广?从大的方面讲,汶川地震处于中国一个大地震带  南北地震带上,中部地区的中轴地震带位于经度100度到105度之间,涉及地区包括从宁夏经甘肃东部、四川西部,直至云南,属于我国地震密集带;若从微观上讲,汶川地震又是在四川的龙门山地震带上,而这里发生地震的几率较高。此次8级地震,震中地区破坏烈度为10度,当地建筑及设施根本无法达到如此烈度要求,自然会损毁严重。

  目前,灾区至少倒塌近2000万间房屋,死亡及失踪者近8万人,面对城乡生命线系统顷刻的全部摧毁,各方人士都在紧张地评估着灾损:国际巨灾风险建模公司AIR环球公司在5月19日的灾损评估是:本次地震造成的所有投保和未投保的财产损失可能超过1400亿元人民币;也有专家初步评估其灾损在3000亿元~5000亿元之间。我认为,在对一些地区灾情尚未完全查验清楚的情况下,准确做出灾损判断是困难的,但我坚信,此次地震的灾害直接损失将是自联合国1990年倡导“国际减灾十年”至今最多的一次,其灾害损失应在3000亿元人民币之上。我对此次灾害危害性的特点归纳为:汶川地震是1949年以来中国震级最大、波及范围最广(10万平方公里)、损失也最为严重的地震,其危害能量高出唐山3倍,是阪神大地震的30倍;汶川地震涉及的灾区人口众多,最保守的说也达4千万;汶川地震发生在我国正处于通货膨胀的上升阶段或高通胀期(2008年4月CPI为8.5%);汶川地震的灾区主要是高原,其地质灾害频发,因此每一次地质灾害及次生灾害的危害性都巨大,这种综合危害度是平原地区的十倍。此外,对汶川地震危险性的分析,还必须包括西南区位整体多灾风险的分析、西南地区城市化进程中的事故隐患的分析等;尤其不可忽略西南地区丰富的文化遗产遭破坏的损失度。

  二、把握可持续发展的“灾后重建观”
  重建家园,如同重整河山一样是个极其复杂,来不得丝毫不周全的规划大事。从四川省民政厅了解到,至少有3亿多平方米的住房要重建,它相当于建几个新城,所以必须要调整传统的工作方法。从理念上要立足长远,用可持续发展观树立新的科学规划指导思想如:要兼顾当前灾民安置、现场清理、恢复生产,尤其要充分考虑到6月以后高温高湿对西南地区的影响;要兼顾受灾群众住房建设规划与城乡防灾减灾规划的关系;要兼顾灾区现场清理与保护耕地及保护地力的关系;要兼顾易地安置与本地安置的关系;要兼顾灾区重建与新农村建设、新城建设在规划上的协调;要兼顾保护耕地与住房抗震设计相一致的关系等。

  之所以要举“倾国之力”谋重建规划,是因为汶川大地震涉及的问题不止灾害、人口分布及土地制度,更有地震活动层的客观性对未来造成巨大风险的不确定性。从整个灾区重建看,除了将“地上建结实、地下搞清楚”外,还要重视一些潜在致灾威胁。如四川的地震与地质环境并不乐观,此外四川现有的水利水电建设呈现高烈度地区、高速度建设、高坝水库“三高”状态。5月25日,广元市青川发生6.4级余震,作为重灾区的青川县城已有20%~30%的区域已经不适宜居住,属地质灾害威胁区域,而青川县城总面积不过3平方公里,80%的建筑物已经损毁。青川位于平武  青川断裂带上,与北川在主震带上所处的构造位置很相似,由于特殊的构造部位和发震机理,青川的余震极有可能持续较长时间。因此,青川县城不宜在原址上重建,否则将成为下一个北川。

  成功迁址重建的启示例:1985年8月23日新疆乌恰地震,20世纪这里已发生里氏4.7级以上地震百余次、6级~7级地震十多次。乌恰老县城地基是粉细砂层,抗震性能较差。1986年按国务院决定开始新址搬迁,至1989年完成了全部搬迁。1990年4月17日乌恰西南6.4级地震、1993年12月1日发生6.2级地震、1996年3月19日阿图什发生6.9级地震,所有这些均未对乌恰新城有影响,这是一个成功的搬迁的典例。

  唐山地震灾后重建的启示:32年前的唐山,灾后重建历经10年重建、10年振兴、10年快速发展,又变成了一个现代化城市。但也有风险、也有隐患,如:⑴受认知水平的限制,当年唐山灾后重建并没有另选新址,这无疑为现在的安全大发展及防灾减灾埋下了隐患,新唐山的地下仍处在地震活跃带上,这一点希望汶川重建要汲取教训;⑵要较为完整地保留好地震遗址,可成为灾难旅游地。过去唐山做得并不好,保留太少,不成体系和规模;⑶唐山重建由于“急”,所以住宅过于千篇一律,缺少标志性建筑,有人戏称“一张图纸盖一片楼”;⑷重建唐山的讨论,历来有两种意见,一是将原有城市放弃、异地建设;一种是立足原有城市,原地建设。前者是避开市区底下的活断层,减少地震威胁,后一种则认为原地重建可保留唐山作为一个重工业城市的产业体系,也为搬迁减少费用,还给唐山人一个心理上的感觉,唐山再次屹立!当时,来自国家建委等专家震后3个月即编出《唐山市恢复建设总体规划》,1977年5月14日经国务院批准,又于1978年3月和1979年9月两度修订,时间目标是“一年准备初步开展,三年大干,一年扫尾,到1982年全部建成”。但重建之路是漫长且复杂的,历时7年多,到1986年底才完成。1990年11月唐山市政府因震后重建获联合国人居奖。

  1999年台湾“9·21”大震的重建工作是原地与迁建相结合。如台湾大甲溪的河床在地震及台风作用下升高了十几米,一小时之间拦砂坝被填平,这样的地质突变就不可能原地重建,而对高山族聚居地就极尽可能原地建设了保留传统文化的有特殊抗震材料建造的房屋。灾后重建是要学习并借鉴的,日本阪神大地震多为原地重建,其经验是在抗震上再一次充实了日本的抗震法规,其在重建基金上的作法值得借鉴,其来源用于:灾民的福利、房屋重建的支持项目、促进工业恢复与重建、援助教育和文化复苏(主要是强化校园校舍安全)、促使受灾地区恢复等其他方面。

  三、四川灾区重建规划的研究构想及建议
  按照5~8年重建且初见成效的经验,要制定长期(5~8年)及短中期(1~5年)规划,需充分做好几个结合点:即结合当地实际和民众节惯,结合地质与环境分析,结合基础建设和民生安居,结合重点保护和合理扬弃,结合就地安置与异地转移,结合国内外经验与教育等。

  1966年邢台地震、1976年唐山地震、1996年丽江地震的经验是“原址重建”未选择“迁址新建”。对于汶川现在不能有统一的结论,至少应考虑“混合型”的方式。在时间上,全部重建期不可太短,至少也应是一个五年计划。为什么选择混合型,因为震中有少数民族聚居,在生计之外,文化与族群聚落的灭绝也必须考虑,台湾“9·21”大地震的灾后重建即充分考虑到这一点,因为“文化的重建”是有难度的,他们的文化依附在生活和环境中,少了生活平台的依托,文化便成了孤立的样板。从情感上讲,汶川大震不只是汶川的灾难,是整个国家之灾,是全人类之灾。记忆必须物化,物化才能定格为不朽!历史上的原子弹爆炸后的广岛博物馆、“二战”奥斯维辛博物馆、庞贝古城博物馆、美国新泽西洲“9·11”纪念碑等都是出色的实例。

  为此提出如下九点建议:
    1.国家应设立常设的恢复重建灾区专门机构
  设立该机构,使之体现综合减灾管理的特点,必要时可聘请国外专家。要站在国际视角上对汶川巨灾予以科学有效的规划、管理及发展。

  2.整个重建规划要用灾害经济学观点做指导
  灾害经济学作为一门“负向经济学”,研究的是“负”经济效益,所以完全有理由采用“灾与利”互变的规律,去分散并化解风险,但重要的是预防在先。一般的灾变轨迹是:大灾变→大损失→大治理→减灾能力提高→灾害减少→损失减少→少投入→防灾能力下降→大灾变。灾害是宏观的,如汶川地震对全国乃至全球经济会有或大或小的波及,灾害又是微观的,它一定有其承载体如北川县城已夷为平地。所以用灾害经济学指导灾后重建不仅要把握预灾减灾体系,还要考虑一系列对灾后重建有思考价值的对策。汶川地震是改革开放30年以来我国第一次面对的有深度和大规模的灾难,对其总结并反思会建立起一套真正有用的评价体系,可能是对此次灾难受害者最大的慰藉,更是一种对赈灾的贡献。

  3.灾区生态恢复是重中之重的重建要点
  汶川地震引发我们对灾后重建的系统思考,面对危险,因为无意识,我们并不觉得,可怕的不仅是危险隐患,而是我们的无意识。如灾区生态重建总被忽视如滑坡泥石流给植被带来严重破坏,扩大开来会威胁人居地及野生动物栖息地。因此重建规划要加强水源保护,要制定水土流失控制方案,尤其要研究农村居民点和城镇居民点重建过程中的生态问题,开展居民点风险分析评价与重建布局研究,尽可能避免再出现居民居住环境过于分散无助的情况。

  4.灾后重建该思考并启示建筑文化
  汶川大震的伤痛之一是校舍倒塌导致大量未成年孩子集体夭亡,这应成为整个民族的集体记忆永铭心间,深刻的警醒会使重建工作更科学、更合理。在这个求速度的时代,但唯速度的追求如果到了极值势必带来“速度病”,对于建筑设计与城市规划的“速度病”有之,这是必须要抵制的建筑文化。我们应崇尚的是立足于百年大计重建家园的建筑文化,是追求质量与安全第一的建筑文化,每一个建设者及灾区重建的管理者都要自觉经受来一场心灵的“地震”,尊重生活、尊重科学、尊重规律。只有这样才能在未来的校园设计中强化标准,尤其是安全设防;强化质量,尤其是管理监控;强化校园要成为所有城乡设施第一可选择的避免所,从而真正地保障其可靠的质量。从完善防灾建筑文化上看应强化培训灾后村镇建筑实用技术等。

  5.灾后重建如何解决投资缺口
  由于汶川大地震的突发性及我们在巨灾上的无准备性,它属于“市场失灵”的范畴,因此要构建多元筹资机制,如至少有如下方法:加快推进灾区社保体系;运用财政担保、贴息等政策工具,引导灾民等支持灾区重建;从节约社会资源出发,强化重新评估震区重建的地质结构,避免步入“建设 破坏 再建设 再破坏”的灾害链;加强灾区金融服务体系建设;发行汶川灾区重建债券等。

  6.灾后重建的“华沙规划”实例的可学习性
  华沙系波兰首都,建于公元13世纪,经历过战乱及一次次重建,“二战”后波兰政府制定了《华沙重建规划》,其指导思想是:不仅要恢复重建,更重要的是美化城市环境,改善民生,对现有城市布局大胆更新改造:⑴调整土地使用功能,将城市分成工作区和居住区;⑵重建华沙古城并使之有机融入城市大布局之中;⑶新辟一条自北向南京城而过的绿化走廊;⑷降低建筑密度,扩大开敞空间,以备各类安全事件的发生;⑸在发展主干道的公共建筑时,形成有特色的城市副中区等,避免过大的城市安全承载力;

  7.灾后重建观念为先
  四川地区的特点是:风景绝好、地质极不稳定、地震频发、少数民族聚居。在这样一个严格说来不适合大规模人口居住的地方建了不少工厂,本来已是灾难性错误,因此重建规划要从根本处着眼,是否可以用美国黄石公园的作法,外迁人口,按可持续旅游区的政策重作规划。在新观念指导下,我认为要重新思考重建的思路,慎谈重建,尤其不可简单地、快速地、用大跃进的热情一味盲目重建。唐山30年重建虽有成就,但也有教训,因为它可能是本质不安全的,四川灾区不可重走唐山路。

  8.重建规划移民为上
  虽然就地重建的风险和成本太高且成都平原、四川盆地目前人口密度较大,恐难以容纳移民,但可以考虑全国“一盘棋”的安全迁移西部大开发战略。在多数支持异地重建的专家中基本上体现了如下观点:生态环境严峻且压力大;原地重建比异地重建资金投入要高几倍;现有的地理及空间无法考虑避难空间的设施;异地重建会因新环境冲淡某些痛苦记忆等。

  9.建立灾区纪念(博物)馆势在必行
  灾区重建不仅需要物质的生活形态,更需要文化生态的重建,从此种意义上没有比在废墟上建构文化片断更有价值的了,灾区纪念(博物)馆恰恰是文博界呼吁的关键。灾难是不能被忘却的,留住灾难的记忆,仅仅依靠图片、影视等,还远不够使灾难发生地的残垣断壁、废墟瓦砾更令人触目惊心。此外,该馆的建立更在于留下并创作出一个实习、训练的基地,使后人在重读“原生态”时,还要从专业及普及两方面掌握抗震技术,学会逃生自护技巧,更充分地唤醒同情、良知和公众的责任。“2007全球华人青年建筑师奖”获奖作者台湾建筑师邱文杰恰恰是用“台湾9.21大地震”遗址纪念馆打动了评委,这是迄今建成的颇具启发意义的防灾减灾地震纪念馆。
发表于 2009-7-26 16: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在找这样的资料,非常感谢楼主
发表于 2011-3-15 08: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正好在找相关资料谢谢
发表于 2011-3-15 08:4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1-10-28 17:3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都市世界-城市规划与交通网 ( 京ICP备12048982号

GMT+8, 2021-3-7 14:46 , Processed in 2.14752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