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世界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规划
查看: 6699|回复: 3

从唐山见汶川 ——规划专家详解灾后重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6-25 16: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汶川大地震,一月有余,地震灾区的过渡安置、灾后重建正紧锣密鼓地展开。那么,在重建规划中,城市原有布局是否保留,又如何调整?城市选址需考量哪些方面?对于这些问题,曾参加过唐山和天津震后恢复重建规划制定的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鲍世行,日前接受了记者采访,就地震灾区的灾后重建规划谈了自己的看法。

    由唐山说起灾后规划重在调理

  资料显示,唐山大地震后,由于原有的城市脉络遭到了严重破坏,灾后重建的总体规划主要从4个方面对唐山的城市布局进行了重整。一是明确了原址恢复重建的思路;二是由于原路南区接近震中破坏严重,且布局较为混乱,所以在规划中放弃了该片区域;三是将原路南区的工厂、民居迁往受灾程度相对较轻的丰润;四是借灾后重建规划对唐山的东矿区进行了重新调理。

  1978年,鲍世行亲身经历了唐山详细性规划的制定。他向记者介绍,当时的规划专家分成了市中心、丰润、东矿三个规划组,对区域内原有人口、配套设施布局等一系列问题深入细致地进行了调研,并根据当地群众的要求进行规划调整。“比如说原有学校用地紧张,连操场都没有。另外原来的商业布置是不是合理?是用一个商业区,还是商业街?这些都要考虑。此外,对于受灾地区来说,公共避难所乃至局部的废墟都有必要加以保留。这些在唐山震后规划中均有考虑。如今的汶川大地震受灾地区考虑重建规划也应该涵盖这些问题,甚至还要无障碍设施等近年来的规划设计理念。”鲍世行对记者说。

  据记者了解,在唐山的灾后重建规划中,将地震断裂带和城市功能分区进行了统筹规划。在丰润有一条从西北到东南的断裂带,规划时便作为了工业区和居住区的分割线。对于相互交错、难以整体避开的断裂带,则在规划中设定为绿地和公园,尽可能减小对建筑物的损害。

  从选址入手重建规划需要综合考量

  相比唐山人口集中、地势较为平坦的情况,汶川大地震受灾地区人口分散,且地形以山区为主,用地紧张。此外,相关的地质情况、水文情况成为了灾后重建中需要着重考量的问题。鲍世行认为,在规划制定的过程中,首先需要考虑的便是地震烈度分区,并对工程地质情况进行研究,区分“古滑坡”和“活动滑坡”。此外,对于现存的数十个堰塞湖可能在今后对城市造成的影响,也应在规划选址中进行考量。“目前对于哪些城市重建、哪些城市迁建,还没有明确的答案。但无论如何,规划都需要给城市和民族文化留有相当的发展余地。而且本次汶川大地震受灾地区是我国少数民族集中地区,地域文化应该在灾后重建中得到体现。总之,安全问题应该放在第一位,第二就是结合发展,第三就是文化。”鲍世行表示。

  在决定是重建还是迁建的过程中,成本问题同样不容忽视。唐山之所以选择了原址重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道路和管网处于可修复的状态,如果迁建将造成不必要的公共资源浪费。但对于本次汶川大地震受灾严重的地区,则需要在规划中考虑城市恢复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此外,从美国旧金山大地震和日本阪神大地震的恢复重建经验来看,重建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应在现阶段做好地震的相关调查,并作为规划重建的重要依据,对包括建筑、结构、给排水、暖通、社会学、地理学、环境学等方面进行有计划的、有组织的调查研究,为灾后重建取得第一手资料。

  从结构着眼重视生命线工程建设在谈到建筑物本身的抗震系数时,鲍世行认为:“学校、医院等生命线建筑,其内部空间跨度大。普通的住宅一般为1个开间,而学校的教室可能达到3到4个开间,而且墙壁上需要有多个大窗来满足采光,所以这类建筑在抗震中就需要从结构调整入手。在唐山的灾后重建中,基本抛弃了悬臂结构、缺乏整体性的凹凸结构及预制板等抗震系数低的建材。汶川大地震灾区的重建中也应该考虑这些问题。”

  从汶川大地震灾区现场资料中,记者发现在地震波及地区,倒塌的房屋大多为砖瓦房,相比之下许多木结构房屋除房瓦被震散外,整体结构基本保持完整。对此,鲍世行认为,我国传统的木制榫卯结构具有相当大的弹性和稳定性,如天津蓟县独乐寺观阁、山西应县木塔等,均经历过多次地震而没有倒塌。这些建筑结构的经验应该为我国广大设计者所借鉴,结合新型建材和技术,赋予它们时代的活力。
 楼主| 发表于 2008-6-30 09:26:42 | 显示全部楼层

唐山地震幸存者激励汶川地震灾民重建家园的信心

今年55岁的么淑芬以给游人拍摄快照为生,在过去的22个春夏秋冬,她不知为多少人在抗震纪念碑前留下难忘的影像。

    作为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么淑芬觉得这些年来靠自己的双手生活得很不错。刚开始干这份工作时,么淑芬每月能赚八九百元,是普通工薪阶层的10余倍,现在,尽管受到游人自带相机增多的冲击,但她的月收入仍能达到两千多块钱。

    1986年,随着最后一批居民从过渡房搬入楼房,长达10年、耗资数十亿元  主要来源于震后一年内全面恢复生产的唐山各类企业的利税抵扣  恢复重建工作完成,唐山市政府在这座重生于废墟上的崭新城市的中心,建造了一座抗震纪念碑及广场。

    唐山人把抗震救灾和恢复重建的艰辛,概括升华成“患难与共、无私关爱、自力更生、百折不挠”的精神。高高耸立的抗震纪念碑是其象征之一。

    么淑芬承认,从地震废墟中爬出来后的一个多月里,23岁的她曾终日以泪洗面,并产生轻生念头。大地震几乎夺走了她的一切--3名至亲的生命以及房屋、财产、口粮等。

    “当时,我不知如何过未来的日子,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么淑芬说。她说很多幸存者都有过这种情绪。

    共产党员干部们传达的中央慰问电,迅速赶来的国家救援力量,让么淑芬很快重新振作起来,她和死里逃生的邻居们互相帮助,用木杆、油毡、塑料布、砖头、苇席等材料,搭建起既可防震又可挡雨避寒的简易房共渡难关。灾民们共在废墟上建起187万多间这样的过渡性房屋。

    “好好地活下去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因为全国人民都和我们站在一起。”么淑芬说。

    1986年,么淑芬用借来的钱买了一架照相机,在新落成的纪念碑广场上摆摊设点为游人照相留影。在当时几乎全部为国营工业经济的唐山市,么淑芬成为了第一批个体工商户。

    作为大地震的亲历者、幸存者和受援者,么淑芬发自内心的赞同“唐山抗震精神”的归结描述。她说,终日与纪念碑相伴,她仍然时刻感受着这种精神的激励和鼓舞。

    么淑芬非常感激在唐山大地震发生后,全国在当时很贫困的情况下提供的2亿多元款物援助,以及20多万人力支持。感同身受的么淑芬和唐山人民成为最先向汶川地震灾区捐赠款物的一批人。

    不过,么淑芬最希望的是,“唐山抗震精神”也能够扩散至1000多公里外的汶川地震灾区去发挥作用。“物质支持很重要,但精神的援助也不可缺少,”么淑芬说,“尽管时隔32年,处于两个不同的时代,但是,抗震救灾和恢复重建的基本精神是可以传递的。”

    中国政府最近确定了汶川地震灾区恢复重建的主要任务。中央财政从今年起建立专门的恢复重建基金,今年的额度为700亿元。截至29日12时,中国各级政府已投入抗震救灾资金达547亿多元,另外还接收了近550亿元的国内外捐赠款物。

    有关恢复重建的规划也正在加紧编制中。据悉,规划方案分为两个实施阶段:今后三年以恢复重建为主;后续五年以发展提高为主。

    由于今日国家具备雄厚的物质技术基础,四川及周边省份地震灾区恢复重建的前景看起来要比当时的唐山更加光明,然而,由于受灾范围和损失程度更为严重,汶川地震灾区的恢复重建工作仍然艰巨复杂、充满挑战。

    唐山大地震亲历者、地震社会学家、河北理工大学教授王子平认为,中国政府必须为汶川地震灾区的恢复重建制订内容更加广泛的详细规划。

    么淑芬的观点得到了王子平的呼应。他说:“除了有形的物质救助和恢复重建,汶川地震灾区也要得到‘精神的救灾’和‘精神的重建’,尽快清理‘精神的废墟’,唤起‘灾民的主体意识’,这会使物质救灾和重建发挥更强的效用。”

    造成24万人遇难、17万人重伤的唐山大地震发生后,“灾民”和“重建者”成为唐山人的双重身份,使其整体上避免出现“灾民心理”  消极的“等、靠、要”。

    王子平说,恐慌  悲伤  忧愁  生存意志薄弱  态度和行为消极是很多地震幸存者的精神表现,心理干预手段只能解决恐慌和悲伤的情绪,而不能调动人的精神意志、主体意识,因此,“精神救灾”和“精神重建”尤其重要。

    他说,唐山的经验表明,沟通外界联系、稳定社会秩序、正确宣传教育、加强灾区社会管理功能、增强特殊群体人际力量等是“精神救灾”的重要手段。

    汶川大地震的遇难人数估计将超过8万人,另有30多万人受伤,数百万人无家可归,直接经济损失以千亿计。

    尽管中央政府承诺帮助城乡灾民修复重建损毁房屋以及恢复生产和就业,但还是有一些灾民对未来感到茫然。

    在绵阳市的灾民安置点,北川县陈家坝乡居民陈霖说,在北川中学读书的儿子震亡,他一家10口挤住在一起,陈家坝乡地质情况复杂,相当危险,不能回去,“我们天天就在这里等,不知道今后是回去呢,还是要迁到其他地方,如果异地安置,也不知道会安置到什么地方。”

    绵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灾民安置组副组长张贵乾说,重建家园主要靠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特别是要教育好年轻人通过辛勤劳动实现自立自强,不能形成懒散和“等、靠、要”习惯。

    唐山市正在市区南边建设一处占地40顷的“地震遗址纪念公园”,这也是世界上首个以“纪念”为主题的地震遗址公园,包括么淑芬3名遇难亲人在内的24万名遇难者的姓名,将与祭文一起被永远镌刻在一面长300多米的大理石纪念墙上。

    提议建造纪念公园的王子平说:“毁灭性的地震给城市、给国家、给人类留下了巨大创伤,但从中产生的自强不息精神却不可磨灭,它指引着人类不断进步前行。”
 楼主| 发表于 2008-7-7 17: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望唐山:32年后我们该如何规划

一位唐山震后规划参与者的建言  

--------------------------------------------------------------------------------

刘莉  
    鲍世行的家里至今保存着唐山震后规划的图纸,尽管已经泛黄,但对他和他的同行而言,里面记录的信息远未失效。“5·12”地震一月后,“震后规划”成为人们迈出废墟、重建家园的第一步。
  从中国城市规划研究院退休的鲍世行,现在是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在这位有着50多年规划工作经历的老人看来,这第一步要迈得稳,将来才能真正站得住。

  迅速进驻,慢慢规划

  “3个月完成规划,3年完成重建”,有没有可能?曾在唐山震后与同事进行过长达两年的规划,鲍世行下不了判断。他担心的是,“规划不是说起来那么简单,它是个科学严谨的过程,需要大量的时间进行实地调查和科学分析。”

  1976年唐山地震几天后,原国家建委从全国各地紧急调集一批规划专家,组成了以城市规划局局长曹洪涛为组长,规划处处长周干峙为副组长的专家组进驻震后的唐山,工作了半年多。

  当时我国尚处“文化大革命”后期,城市规划被贬为“纸上画画,墙上挂挂”。地震后,城市规划从国家层面受到重视,使大批之前被迫转行的专家“重获新生”。

  鲍世行就是在这个时候被中国城市规划研究院从四川“三线建设”工地调往唐山的。

  当年10月底,专家组提出了《唐山市城市总体规划》。但1978年3月,原国家建委再次组织专家对规划进行了调整,直到1979年9月才完成详细规划。

  耗时数月的总体规划解决了4个大的原则问题:第一,基本上还是在原址恢复重建,没有把唐山全部放弃。第二,京(北京)山(山海关)铁路以南的路南区,接近震中,破坏比较严重,决定放弃不再重建。第三,地震破坏比较轻,地质条件比较好的丰润地区,作为发展的新区。第四,调整东矿区。1977年春天,这个总体规划得到国务院的批复。

  看似简单的四条,却建立在大量的资料收集、科学分析基础之上。专家们给唐山做了一次的“全身体检”,哪些地方地震烈度大,哪些地方相对比较稳定,哪些地质断面松动,哪些河流受到影响……所有的第一手资料都要全面掌握。

  鲍世行认为,这次四川震区的规划同样需要建立在这样的科学资料收集整理的基础之上。“所有这些资料的收集和研究,会花去我们很多时间,有时甚至比做规划方案的时间还要多,但这是完全必要的。”

  资料收集后是综合集成、多个方案比对,最终形成经得起推敲的总体规划。

  规划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原地恢复还是异地重建。鲍世行根据唐山的经验建议,除了文化等人文因素外,还要考虑到城市的基础设施,虽然地面上的建筑都没有了,但地下还有很多基础设施是可以利用的,比如地下管网和多年形成的马路。这些设施的重建成本往往高于地上建筑。

  “就像下棋,既要考虑全局,又要考虑每个细节”

  总体规划确定了原则性问题后,1978年,唐山进入了新一轮更加深入的规划。这次规划的深度相当于“分区规划”和“控制性详细规划”。它是把总体规划的要求“落实到地面”,并且细化到城镇的每一个地块。

  “像是下一盘棋,既要考虑全局,又要考虑到每个细节。”工作要细致到怎样的程度?鲍世行告诉记者,“以我负责的市中区规划为例,我们把它分成了几十个‘1公里×1公里’的方块,在每个方块中分析规划。”

  他们要做的是了解这个“方块”中原来有什么单位,有多少人,现在怎样规划更合理。如果原来“方块”中的学校没有操场,那加上操场。“在这个过程中有大量的问题和矛盾需要解决,这是很细致的工作,牵涉到每一个部门和单位的利益,需要通过谈判、协商来解决”。

  因为采纳多方意见,他们的大量细致工作后来获得肯定。例如,考虑到地震后出现大量的残疾人口,唐山成为中国第一个在公共场所修建残疾人设施的城市。

  “唐山和汶川相比,唐山人口比较集中,汶川人口分散。从地形来说,汶川是山区,周围的环境比较复杂,用地比较紧张。这些问题应该比唐山的研究更细一些。”毕竟,对大多数人来说,一次充实严谨的规划,好过将来一次次的返工。

  工作的最后一步是将分析、协商决定的规划,用图纸和一系列数字表现出来。他们的工作(也就是正式动工前的规划)直到1979年秋天结束。此时距唐山地震已有三年时间。

  当鲍世行和同事们把“控制性详细规划”交给赶来唐山的全国各大建筑设计院手中时,城市修建性详细规划和建筑设计才正式开始。

  产业结构调整应借机行事

  对于城市的规划除了功能区域的布局,还要考虑产业结构的调整。唐山路南区的机车厂、陶瓷、纺织厂,在规划时就迁到了新区丰润。

  唐山是一个重工业城市。它的主导产业钢铁、电力、机械、陶瓷等,是当时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地震后不久,在“抓革命,促生产”的口号下,当地的生产就很快恢复起来。

  对于四川地区的震后规划,鲍世行认为应该利用这个契机,更多地考虑推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增强发展的协调性和可持续性。

  参与过汉旺东方汽轮机厂等“三线”规划的经历,让鲍世行对当地的情况有一定了解,也让他对这次震区的山山水水多了一份特殊的感情。

  “这个地区有不少工业企业,是在‘三线建设’时期建起来的。改革开放以后,作过一次调整。但是这次许多工厂破坏严重,有必要在规划中予以重点考虑。这些企业今后到底是不是还在那个地方,都要进行重新论证,结合当地的优势再做决定。

  生命线工程不容忽视

  “我国是地震多发的国家,规划中必须按照‘平灾结合’的原则,考虑防灾通道、防灾避险地和防灾设施的布置。一定要严格把城市防灾系统规划纳入城市总体规划的内容中。这样,才能使我们在震前、临震和震后工作都有法律依据可循,做到有条不紊,临危不乱。”

  让鲍世行高兴的是,不久前,国家出台的《汶川地震灾后恢复重建条例》规定了学校、幼儿园、医院等公共设施的灾后重建,要比当地房屋建筑的抗震要求更高。

  对于这次四川地震中出现的一个个因为道路阻断,无法到达的“孤岛”,他建议在规划中予以关注。

  鲍世行在纸上画了一个四通八达的网络图,然后告诉记者,唐山在华北平原,规划容易形成网络。但这次地震的山区比较困难,要避免“树枝状”的布局,“树杈”部分的城镇在灾害来临时容易成为孤岛。对于破坏严重,远离中心区域的地方,考虑到将来的安全,必须“忍痛割爱”放弃;但如果破坏不严重,而且没有地质灾害威胁的,就应该将其纳入“网状”规划之中。

  “震后规划能够实现这种理想的‘网状结构’,那么灾难导致一条路中断时,总还能找到另一条求生的道路。”鲍世行说。
发表于 2010-4-4 11:0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分析很不错,很有水平,学习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都市世界-城市规划与交通网 ( 京ICP备12048982号

GMT+8, 2022-9-26 15:30 , Processed in 0.07783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