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世界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规划
楼主: cplanning

[转载] 数据称华北水源耗尽 专家:南水北调无法解决危机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30 16:0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水北调遇高水价难题:工程水价远高于地方水价 2014-01-14 09:44:00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编辑:代小婧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9776648
    】  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于2013年11月15日—12月10日正式通水。该工程总投资500多亿元,从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取长江水,通过大运河将水输送到山东,供水范围涉及江苏、安徽、山东3省71个县(市、区),直接受益人口约1亿人。

    然而,供水范围内的多位地方政府人士表示,水价问题是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亟待解决的难题。尽管水价并未最后敲定,但初步测算出来的高水价已经在江苏、山东引起了很大反响,让地方政府感到头疼。

    多个城市不需要“南水北调”?

    据了解,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每年抽江水量为36.01亿立方米,据测算,江苏、山东、安徽3省多年平均供水量分别为19.25亿立方米、13.53亿立方米、3.23亿立方米。

    根据国家发改委初步测算,南水北调江苏、山东境内平均水价(俗称“工程水源费”),均高于当地的水源费。山东省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管理局副局长罗辉表示,要将江水送达用户,还需要建设配套工程和进入城市供水管网工程,并计入相应的供水成本费用。因此终端用户的成本会很高。

    南水北调高水价问题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调水城市的调水量。据悉,在山东上报水利部的2014年调水计划中,仅有济南、枣庄、青岛、潍坊、淄博5个城市上报了调水计划,总计7750万立方米,而按照原定规划,这5个城市承诺多年平均调水总量应为5.12亿立方米。此外,济宁、菏泽、滨州、东营等8个城市原定的多年平均计划调水量总计9.55亿立方米左右,但目前均无调水安排。

    对此,罗辉向记者解释了原因所在:一是配套工程的投资及征地问题主要由地方政府负责,而地方受制于财力,建设进度满足不了消纳干线工程水的能力;二是东线工程2002年底开工后,山东连续10多年处于平水年或丰水年,用水需求不很迫切;三是由于调入水比当地水的价格高,消化起来需要动用很多政策资源,因此,南水北调的水有可能会被视为后备战略水源。即便如此,南水北调的高水价还需要做大量的消化工作。由此不难理解,在2013年山东正式调入的3400万立方米长江水中,为何只有1002万立方米成功地抵达淄博市民的家庭了。

    据江苏省南水北调办公室副主任张劲松透露,江苏的扬州、淮安、宿迁等7城市已经按原定计划上报了2014年度调水量,但很可能有一部分会调入调蓄水库,因而并不等于新增供水量全部会到达终端用户,另外,从实际情况来看,江苏每年的水情丰枯不一,因而也不是每年都需要19.25亿立方米的新增供水。

    南水北调东线江苏水源公司调度信息中心主任吴学春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相比江苏、山东而言,安徽的经济比较弱,同时用水量较少,而且南水北调的一部分水源也来自淮河,所以安徽使用这部分南水北调的水无需交费。

    不管用不用水,江苏、山东每年或交10多亿基本水费

    南水北调工程水源费按“两部制”方式划分为基本水价和计量水价两部分,基本水价用于运行管理费用和工程基本维护费、工程建设投资还贷等,不管用不用水都需要付费;而计量水价则按补偿基本水价以外的抽水电费、材料费等其他成本、费用的原则核定,计量水价按实际使用缴纳。南水北调的工程水源费将由南水北调的运营管理单位收取。

    张劲松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国家发改委根据江苏新增供水量,初步测算南水北调江苏段平均水价为0.41元/立方米,其中基本水价0.18元/立方米、计量水价0.23元/立方米。那么江苏每年必须缴的南水北调的基本水费为3.465亿元,计量水费按实际使用上缴。

    这个价格比江苏目前的水资源费要高。根据江苏省水利厅发布的《江苏省水资源公报》,2012年农田灌溉、工业、居民生活分别占该省用水消耗总量的72.9%、5.1%、4.9%,其中农业水资源费暂免征收,工业用水、居民生活用水的水资源费为0.2元/立方米。从水源结构来看也是如此。据资料显示,江苏2012年地表水的水资源费征收标准为0.2元/立方米,地下水的水资源费最低征收标准为0.48元/立方米,整体平均下来要低于0.41元/立方米。

    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是江苏省既有的“江水北调工程”扩大规模并向北延伸的升级版,此前江水北调每年抽的水是免水源费的。不过,张劲松表示,不必对“0.41元/立方米”过于敏感。由于江苏农业耗水超过该省总供水量的七成,如果完全按0.41元/立方米征收,会增加农民的负担。为避免这种情况,江苏方面有两个设想,一是将此费用摊到整个江水北调工程供水总量中去;二是更进一步摊薄,将之纳入到江苏全省的用水总量中去。如此,可能每立方米水的工程水源费就几分钱。当然,截至目前,上述设想尚在研究中。
    山东省也同样遇到南水北调水价比当地水贵的情况。

    罗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国家发改委初步测算南水北调山东段平均水价为1.54元/立方米,其中基本水价0.76元/立方米、计量水价0.78元/立方米。按此计算,山东每年必须要上缴的基本水费为10.28亿元,计量水费则按实际使用量缴纳。

    2012年的《山东省水资源公报》显示,2012年山东的水资源费标准分别为:地下水0.65元/立方米、地表河库水为0.3元/立方米,黄河水价格更低。“如果按目前南水北调测算的1.54元计算,最后山东到终端用户的平均价格大概在6元,远高于山东地下水、黄河水等用水价格。”罗辉说。

    高价水的政府难题

    南水北调的高水价已让地方政府为难。而不同城市的难处又不一样。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像济宁这样的水资源相对较好的城市,难题是如何消化新增供水;另一类是像济南这样的典型缺水城市,难题是如何降低水价。

    济宁市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管理局局长张君型说:“不缺水的时候水来了,而且是高价水,地方政府的协调工作做起来就很难。”

    据张君型介绍,济宁市人均占有水资源量558立方米,超过山东省334立方米的平均水平。济宁严格实行山东省的控水指标,每年用水量在25亿~26亿立方米,主要包括地下水9亿立方米、地表水11亿立方米、黄河水4亿立方米以及矿坑水等。水资源费分别是:地下水0.65元/立方米,地表水0.3元/立方米,黄河水还不到0.1元/立方米。

    2014年,济宁市并未向水利部上报调水量。按照规划,济宁市2015年的调水量为4500万立方米,主要是工业用水。其中邹城2000万立方米、济宁高新区800万立方米、曲阜1100万立方米、兖州600万立方米。

    在不缺水的情况下,如何消化这4500万立方米长江水,济宁还得想办法。张君型说:“地方政府既然当年有申请调江水的计划,现在就要兑现承诺,要想办法消化。同时要将长江水、黄河水、当地水等实现单一水价,不能一种水一个价格。”

    相比之下,济南的情况更为严峻。在山东13个调水城市中,济南属于典型的缺水城市,人均每年用水量仅290立方米,低于山东334立方米的平均水平,在济南市380平方公里的城区面积中,仅有2.6平方公里范围内的河道有水。根据规划,2020年以前济南每年将调入1亿立方米长江水,70%用于工农业生产用水,30%用于生活用水。而要充分满足用水需求并保证良好的生态环境,济南市年用水量要达到20亿立方米左右。

    济南市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管理局副局长赵承忠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从2011年开始,山东对各个城市的用水指标进行了严格管理,济南年用水量不得超过18.01亿立方米的红线。2012年济南市总供水量17.53亿立方米,其中引黄河水6.58亿立方米、地下水6.69亿立方米、地表水3.52亿立方米。

    目前济南市水资源费征收标准是:地表水为0.4元/立方米;地下水分城市公共用水及矿坑水两种,分别为0.4元/立方米、0.52元/立方米;黄河水分城市公共用水及农业用水两部分,分别为0.4元/立方米、0.012元/立方米。均低于国家发改委测算的南水北调山东段的基本水价和计量水价。

    赵承忠表示,由于南水北调工程是“生命线工程”,长江水并未进入市场,因而政府不能纯粹按市场进行定价,这里存在难点:一是如何协调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二是如何将南水北调长江水价格计入济南的水价核算体系,以降低水价。但现在都没有明确。

    在罗辉看来,地方政府面临的难题还不仅限于此。他认为,山东几乎所有的调水城市至少面临五大难题:一是本地水、黄河水、长江水等不同来源水价格不一样的难题,没有谁愿意用高价水;二是建设系统以及水利部门“多龙管水”的难题,管理体制不畅通,就无法达到优化资源配置的作用;三是不同区域用水结构不同而导致的水价不统一的难题;四是城市与农村乡镇、发达与不发达地区承受水价能力不一样的难题;五是国家相关政策不明朗地方政府难以执行的难题。

    罗辉强调,上述问题不解决,必定会影响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调水量,并进而影响整个工程是否能够发挥预期的作用。

    地方官员破解高水价的四大建议

    采访中,多位受访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高水价问题倘若不解决,南水北调东线工程长江水有可能只作为调水城市枯水年份的水源保障,而不是完全纳入当地的常规用水体系。他们认为,由于南水北调工程的战略性、基础性和公益性,中央层面应该承担一部分基本水价费用。

    罗辉表示,南水北调工程不是立足于某个行业的水利工程,而是事关整个国家层面的战略,牵涉到整个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在水价问题上,既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让市场在资源配置方面起决定性作用,也要把政府调控有机地结合起来,体现南水北调的战略性、基础性、公益性,政府不能缺位。

    由此,他提出四点建议。第一,基本水价由中央、省、地方共同承担,终端用户只承担计量水价的费用。按照计划,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山东每年的新增多年平均供水量为13.53亿立方米,仅基本水价这块每年就需要花费10.28亿元,以后二期工程竣工后随着调水增多相关费用会更高。但国家目前对此尚无明确说法。

    第二,建议设置调水缓冲期并实行优惠措施。限于资金及征地压力,山东部分南水北调配套工程尚未竣工,影响了调水计划。同时,山东多年来处于平水年或丰水年,水情较好,目前缺水矛盾不突出,消化南水北调的13.53亿立方米长江水存在客观困难。因而,可以考虑设置缓冲期分步实施调水计划,在缓冲期内实行“基本水价对应基本水量”的优惠政策,亦即在山东承担了基本水价的同时,江苏方面赠与一定的免费水量。此举可以较好地推进现有工程的进展,也避免了调入水源的闲置,无形之中将水价降下来了,解决了地方政府的难题。至于江苏方面的亏损,可以由国家进行补偿。

    第三,建议推行区域综合水价。既然老百姓水龙头一拧开就可能既有当地水、黄河水,也有淮河水、长江水,是“混合水”,而当地水最便宜,黄河水次之,长江水最贵,那么就应该快刀斩乱麻,执行统一的区域综合水价。同时,推行区域综合水价必须考虑到各地发展不均衡以及城乡差别带来的不同水价的承受能力,综合考虑以市或县为区域单位。

    第四,由水务局统一管理,实现水务一体化。现行的管理体制中,城建部门管理城市的自来水和地下水采集系统,而水利部门管理黄河、长江、淮河和当地水利工程等水源系统,应该将这种“多龙管水”变为“一龙管水”,对水资源实行统一管理、统一调度、统一配置,达到优化资源配置的可持续发展的目的。

    罗辉说,这四点建议的目的,就是尽快发挥东线工程的作用,让长江水成为基本用水。
 楼主| 发表于 2015-1-14 15: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超级工程
668 次点击
2 个回复凡是派 于 2015/1/14 8:44:4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大连——这是个太过离奇的规划——在亚洲最活跃的一个地震带上,深挖一条比英吉利海峡海底隧道长出一倍、造价高达360亿美元的隧道。建成后,它将成为世界上最长的水下隧道,用铁路连接中国北方两座港口城市。

    在中国各地,造价动辄数十、上百亿美元、同样雄心勃勃的项目已经上马,比如世界最长的大桥、世界最大的机场以及世界最长的天然气输送管道。耗资800亿美元的南水北调工程绵延1500英里。

    中国有筑造此类巨型基建工程的传统。从长城到大运河再到三峡大坝,数百年来,这个国家一直用庞大的公共建设项目展示着非凡的工程技能和经济实力。

    现在,随着人们对中国持续了30年的繁荣心生疑虑,该国领导人的举措反而变得愈发激进,把更多赌注投向了大型基础设施。举例来说,2014年11月,手握重权的国家发改委批复了包括新机场和新高铁在内的21个超大基建项目,总投资额接近1150亿美元。

    “中国对大型项目的偏好由来已久,”经济学家、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高级研究员黄育川(Yukon Huang)说。“它是这个社会的血脉和文化的一部分,是骨子里的东西。工程只有够大,才能对这个国家有影响。”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是总部设在华盛顿的一家智库。

    至于中国是否真的需要——或者能否负担得起——这么多大型基础设施,则是一个存在争议的问题。

    北京方面正致力于扭转过度依赖政府主导型投资推动经济增长的局面,建造大型基础设施的计划与这种努力背道而驰。此外,一些经济学家担心中国最终会为巨额债务所累。

    根据中国国家审计署的数据,2013年,仅是地方政府债务就已经高达3.1万亿美元,占经济总量的的三分之一强。分析人士警告称,高企的债务水平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妨碍经济的增长。

    “人们应该感到担心,因为这些大型项目中盈利的寥寥无几,”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教授政治经济学的中国问题专家史宗瀚(Victor Shih)说。

    但中国领导人坚信史诗般的大规模工程建设有其价值和必要性,工程师们正制定未来数十年的规划。

    上海这个有2500万居民、无比富庶的大都市被视为典范。由大型机场、地铁、污水处理系统、发电厂等超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构成的网络,为这座城市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在该市欣欣向荣的金融中心,工人门正对上海中心大厦进行最后的修饰。这座大厦耗资24亿美元,高2073英尺(632米),是世界第二高建筑。排名世界第一的是迪拜的哈利法塔(Burj Khalifa),高2716英尺。

    再往东看,该市正建造世界最大的游乐场——上海迪士尼乐园。等到2016年前后开业时,它会被面积为225英亩的“魔法王国”主题公园环绕起来。该项目的总投资预计在50亿美元以上。一家上海市属国有企业为其提供了一部分资金。

    上海负担得起上述大手笔的投资。这座快速发展的城市既是金融中心,又是热门旅游胜地。

    但其他城市就未必有办法为此类大型基建项目买单了。

    为了打造一些人所说的纽约的翻版,天津市大规模举债,在北京东南约70公里处兴建以洛克菲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和林肯中心(Lincoln Center)为模板的城市综合体。现如今,这个地方实际已经成为鬼城。数十栋写字楼和豪华的住宅区空空如也,处于烂尾状态。

    而在大连这座有600万人口的北方城市,拟议中的通往烟台的水下铁路隧道,只是一个宏大方案的组成部分,该方案中包括一个全长163英里的城市轨道交通系统。此外,大连还在建设号称世界最大的海上机场。机场预计耗资43亿美元,建在填海而成的人工岛屿上,面积超过8平方英里。

    “在经济衰退,资金和劳动力利用不充分时,加快基础设施方面的支出合情合理,”目前供职于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世界银行(World Bank)前中国局局长杜大伟(David Dollar)说。但“如果支撑增长率的是修建不必要的基础设施,增长率最终会大幅放缓,暴露出相关基础设施真的完全没有必要”。

    许多专家表示,随着建筑商让民众搬迁、使河流改道、砍伐森林、修建大坝,这类项目也会严重影响当地的社区和环境。

    在地处西北的兰州,尽管有人担心会破坏当地的生态系统,当地政府依然支持了一项削平700座小山修建新商业区的计划。一些科学家表示,修建大坝也会造成严重影响,导致用水短缺,环境破坏,甚至西南地区的地震可能也是它引起的。

    “当你认为人能控制自然时,就是走上了一条危险的路,”诺克斯维尔田纳西大学(University of Tennessee)的社会学家保罗·K·盖勒特(Paul K. Gellert)说。“对社会和环境势必造成不利影响。”

    作为**一党执政的国家,中国很容易就能聚集起进行这种大项目所需的政治意志和财政资源。而且目前,中国支持甚至鼓励地方往大了想。

    “他们有一个威权主义制度。所以他们这么做不会遭到任何反对,这一点很关键,”纽约库珀联盟学院(Cooper Union)研究大型项目的专家杰拉尔多·德切罗·圣玛丽亚(Gerardo del Cerro Santamaría)说。“在西方,公民社会会参与,并且在很多情况下会反对大型项目。”

    支持者称大型项目会带来更高的效率。大型水坝和风力发电厂能减少碳排放,而大型运输项目能有助于降低石油消耗,进而实现更环保的解决方案。

    其他一些大型项目可能会巩固中国作为一个制造业和贸易大国的地位。去年11月,政府宣布已开通了连接中国东部和西班牙的铁路货运线,出厂的商品只需20多天便可抵达西班牙。这是目前世界上最长的铁路线,远远超过了大名鼎鼎的西伯利亚大铁路(Trans-Siberian Railway)的里程。

    中国也看到了这类项目隐藏的利益,包括能获得科技领域新的专业知识。

    桥梁建设因此在中国成了奥运会比赛一般。2007年,杭州建成了当时最长的跨海大桥。此后,记录在这个国家频频被打破。目前各种类型的桥梁的最长记录都由中国保持,还有最高的桥梁,而2011年,东部城市青岛的一座长达36.48公里的大桥,接过了最长跨海大桥的称号。

    “对中国来说,这么做很大程度上和构建民族认同有关。大型项目和这一点是契合的,”在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执教的本特·弗吕布耶格(Bent Flyvbjerg)说。弗吕布耶格是大型项目研究领域的权威。“这是一座灯塔,让我们所有人看到中华民族的能力。”

    这也是政府希望国有企业能输出的工程领域的专业知识,而这一点已经实现了。波士顿正在从中国购买地铁列车。阿根廷、巴基斯坦和俄罗斯已经请中国升级它们的基础设施。上月,中国的施工队在一条贯穿尼加拉瓜的运河工地开工。这个雄心勃勃的项目投资500亿美元,有一天可能会与巴拿马运河(Panama Canal)相匹敌。

    “他们认为自己将会给全世界其他所有地方修建基础设施,”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黄育川说。

    中国正在以此扩展基础设施建设的疆土,提出越来越大胆的方案。最近,有人提出修建一条“跨国铁路”,通过在俄罗斯和阿拉斯加之间的白令海峡海底挖一条隧道,将中国和美国连接起来。相比之下,大连这条隧道的规模就很小了。

    “技术已经具备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大连隧道项目方案的顾问王梦恕说。“想想看,如果能修一条通向北极的铁路,那我们去北极就方便了。”

    DAVID BARBOZA 2015年01月13日 纽约时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17:0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江水价格远高于地方水,山东13城市中仅5个城市要水

    南水北调东线遭遇高水价难题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南焱|江苏、山东报道

    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于2013年11月15日—12月10日正式通水。该工程总投资500多亿元,从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取长江水,通过大运河将水输送到山东,供水范围涉及江苏、安徽、山东3省71个县(市、区),直接受益人口约1亿人。

    然而,供水范围内的多位地方政府人士表示,水价问题是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亟待解决的难题。尽管水价并未最后敲定,但初步测算出来的高水价已经在江苏、山东引起了很大反响,让地方政府感到头疼。

    多个城市不需要“南水北调”?

    据了解,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每年抽江水量为36.01亿立方米,据测算,江苏、山东、安徽3省多年平均供水量分别为19.25亿立方米、13.53亿立方米、3.23亿立方米。

    根据国家发改委初步测算,南水北调江苏、山东境内平均水价(俗称“工程水源费”),均高于当地的水源费。山东省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管理局副局长罗辉表示,要将江水送达用户,还需要建设配套工程和进入城市供水管网工程,并计入相应的供水成本费用。因此终端用户的成本会很高。

    南水北调高水价问题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调水城市的调水量。据悉,在山东上报水利部的2014年调水计划中,仅有济南、枣庄、青岛、潍坊、淄博5个城市上报了调水计划,总计7750万立方米,而按照原定规划,这5个城市承诺多年平均调水总量应为5.12亿立方米。此外,济宁、菏泽、滨州、东营等8个城市原定的多年平均计划调水量总计9.55亿立方米左右,但目前均无调水安排。

    对此,罗辉向记者解释了原因所在:一是配套工程的投资及征地问题主要由地方政府负责,而地方受制于财力,建设进度满足不了消纳干线工程水的能力;二是东线工程2002年底开工后,山东连续10多年处于平水年或丰水年,用水需求不很迫切;三是由于调入水比当地水的价格高,消化起来需要动用很多政策资源,因此,南水北调的水有可能会被视为后备战略水源。即便如此,南水北调的高水价还需要做大量的消化工作。由此不难理解,在2013年山东正式调入的3400万立方米长江水中,为何只有1002万立方米成功地抵达淄博市民的家庭了。

    据江苏省南水北调办公室副主任张劲松透露,江苏的扬州、淮安、宿迁等7城市已经按原定计划上报了2014年度调水量,但很可能有一部分会调入调蓄水库,因而并不等于新增供水量全部会到达终端用户,另外,从实际情况来看,江苏每年的水情丰枯不一,因而也不是每年都需要19.25亿立方米的新增供水。

    南水北调东线江苏水源公司调度信息中心主任吴学春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相比江苏、山东而言,安徽的经济比较弱,同时用水量较少,而且南水北调的一部分水源也来自淮河,所以安徽使用这部分南水北调的水无需交费。

    不管用不用水,江苏、山东每年或交10多亿基本水费

    南水北调工程水源费按“两部制”方式划分为基本水价和计量水价两部分,基本水价用于运行管理费用和工程基本维护费、工程建设投资还贷等,不管用不用水都需要付费;而计量水价则按补偿基本水价以外的抽水电费、材料费等其他成本、费用的原则核定,计量水价按实际使用缴纳。南水北调的工程水源费将由南水北调的运营管理单位收取。

    张劲松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国家发改委根据江苏新增供水量,初步测算南水北调江苏段平均水价为0.41元/立方米,其中基本水价0.18元/立方米、计量水价0.23元/立方米。那么江苏每年必须缴的南水北调的基本水费为3.465亿元,计量水费按实际使用上缴。

    这个价格比江苏目前的水资源费要高。根据江苏省水利厅发布的《江苏省水资源公报》,2012年农田灌溉、工业、居民生活分别占该省用水消耗总量的72.9%、5.1%、4.9%,其中农业水资源费暂免征收,工业用水、居民生活用水的水资源费为0.2元/立方米。从水源结构来看也是如此。据资料显示,江苏2012年地表水的水资源费征收标准为0.2元/立方米,地下水的水资源费最低征收标准为0.48元/立方米,整体平均下来要低于0.41元/立方米。

    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是江苏省既有的“江水北调工程”扩大规模并向北延伸的升级版,此前江水北调每年抽的水是免水源费的。不过,张劲松表示,不必对“0.41元/立方米”过于敏感。由于江苏农业耗水超过该省总供水量的七成,如果完全按0.41元/立方米征收,会增加农民的负担。为避免这种情况,江苏方面有两个设想,一是将此费用摊到整个江水北调工程供水总量中去;二是更进一步摊薄,将之纳入到江苏全省的用水总量中去。如此,可能每立方米水的工程水源费就几分钱。当然,截至目前,上述设想尚在研究中。

    山东省也同样遇到南水北调水价比当地水贵的情况。

    罗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国家发改委初步测算南水北调山东段平均水价为1.54元/立方米,其中基本水价0.76元/立方米、计量水价0.78元/立方米。按此计算,山东每年必须要上缴的基本水费为10.28亿元,计量水费则按实际使用量缴纳。

    2012年的《山东省水资源公报》显示,2012年山东的水资源费标准分别为:地下水0.65元/立方米、地表河库水为0.3元/立方米,黄河水价格更低。“如果按目前南水北调测算的1.54元计算,最后山东到终端用户的平均价格大概在6元,远高于山东地下水、黄河水等用水价格。”罗辉说。

    高价水的政府难题

    南水北调的高水价已让地方政府为难。而不同城市的难处又不一样。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像济宁这样的水资源相对较好的城市,难题是如何消化新增供水;另一类是像济南这样的典型缺水城市,难题是如何降低水价。

    济宁市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管理局局长张君型说:“不缺水的时候水来了,而且是高价水,地方政府的协调工作做起来就很难。”

    据张君型介绍,济宁市人均占有水资源量558立方米,超过山东省334立方米的平均水平。济宁严格实行山东省的控水指标,每年用水量在25亿~26亿立方米,主要包括地下水9亿立方米、地表水11亿立方米、黄河水4亿立方米以及矿坑水等。水资源费分别是:地下水0.65元/立方米,地表水0.3元/立方米,黄河水还不到0.1元/立方米。

    2014年,济宁市并未向水利部上报调水量。按照规划,济宁市2015年的调水量为4500万立方米,主要是工业用水。其中邹城2000万立方米、济宁高新区800万立方米、曲阜1100万立方米、兖州600万立方米。

    在不缺水的情况下,如何消化这4500万立方米长江水,济宁还得想办法。张君型说:“地方政府既然当年有申请调江水的计划,现在就要兑现承诺,要想办法消化。同时要将长江水、黄河水、当地水等实现单一水价,不能一种水一个价格。”

    相比之下,济南的情况更为严峻。在山东13个调水城市中,济南属于典型的缺水城市,人均每年用水量仅290立方米,低于山东334立方米的平均水平,在济南市380平方公里的城区面积中,仅有2.6平方公里范围内的河道有水。根据规划,2020年以前济南每年将调入1亿立方米长江水,70%用于工农业生产用水,30%用于生活用水。而要充分满足用水需求并保证良好的生态环境,济南市年用水量要达到20亿立方米左右。

    济南市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管理局副局长赵承忠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从2011年开始,山东对各个城市的用水指标进行了严格管理,济南年用水量不得超过18.01亿立方米的红线。2012年济南市总供水量17.53亿立方米,其中引黄河水6.58亿立方米、地下水6.69亿立方米、地表水3.52亿立方米。

    目前济南市水资源费征收标准是:地表水为0.4元/立方米;地下水分城市公共用水及矿坑水两种,分别为0.4元/立方米、0.52元/立方米;黄河水分城市公共用水及农业用水两部分,分别为0.4元/立方米、0.012元/立方米。均低于国家发改委测算的南水北调山东段的基本水价和计量水价。

    赵承忠表示,由于南水北调工程是“生命线工程”,长江水并未进入市场,因而政府不能纯粹按市场进行定价,这里存在难点:一是如何协调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二是如何将南水北调长江水价格计入济南的水价核算体系,以降低水价。但现在都没有明确。

    在罗辉看来,地方政府面临的难题还不仅限于此。他认为,山东几乎所有的调水城市至少面临五大难题:一是本地水、黄河水、长江水等不同来源水价格不一样的难题,没有谁愿意用高价水;二是建设系统以及水利部门“多龙管水”的难题,管理体制不畅通,就无法达到优化资源配置的作用;三是不同区域用水结构不同而导致的水价不统一的难题;四是城市与农村乡镇、发达与不发达地区承受水价能力不一样的难题;五是国家相关政策不明朗地方政府难以执行的难题。

    罗辉强调,上述问题不解决,必定会影响南水北调东线工程的调水量,并进而影响整个工程是否能够发挥预期的作用。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16:57:41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与欧美国家存在哪些异同
发布时间:14-01-23  来源: 上海泉瑞水处理设备有限公司  

新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与欧美国家存在哪些异同
自今年7月1日起,我国饮用水“新国标”进入强制实施阶段。水质指标由原来的35项增至106项,理论上,达到新国标的水可以直接饮用,而事实上,欧美很多国家的自来水已经能够直接饮用。那么,我国新的水质标准和欧美国家相比,有哪些异同呢?
新国标“新”在哪?
实际上,新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在2007年7月1日就已正式实施了。但当时只是一个倡议性标准,5年之后的2012年7月1日,才成为强制性的。
纵向比较,不难看出新国标有了明显改进。与“旧国标”相比,新国标中的水质指标从原来的35项增加到106项,并修订了原指标中的8项。其中,毒理指标中有机物的种类,由5项扩充到53项,是原来的10倍多。水质指标更加具体化、多样化、严格化,这的确是前进了一大步。值得一提的是,有几个指标的限值虽然没有调整,单位却发生了变化。例如,毒理指标中氯仿(三氯甲烷)的最大浓度,由60微克/升变成了0.06毫克/升。虽然前面的数据看上去小了很多,但微克变成毫克,标准其实没变。不过,采用毫克/升的单位,与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的做法是一致的。
与多国标准横向比较
我们再把中外的饮用水卫生标准横向比较一下。
据工业出版社2004年出版的《国际饮用水水质标准汇编》一书介绍,世界上最具权威性的三大饮用水标准,分别是世卫组织的《饮用水水质准则》、欧盟的《饮用水水质指令》(1998年)和美国环境保护署的《国家饮用水水质标准》。这三个标准是各国制定水质标准的重要参考依据。
世卫组织的《饮用水水质准则(第三版)》(2005年)共有172项,它被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巴西、阿根廷、南非、匈牙利、捷克等国直接照搬。我国新国标的106个指标中,有46项指标的标准与世卫组织的相同。但也有14个指标,是中国有,而世卫组织标准没有的。锰、铜、汞、氰化物等11个指标,中国比世卫组织“管”得更严,只有镉、氯乙烯、三氯乙烯和乐果(一种农药)这4个指标比世卫组织“松”——限定值高于世卫组织标准。另外,世卫组织标准中有64个指标没明确限值,世卫组织的解释是,“饮水中存在的含量对健康无影响”、“饮水中的浓度远低于会产生毒性作用的浓度”等。
欧盟的《饮用水水质指令》被欧盟各成员国采用,我国新国标中大多数无机物指标与它一致,而且硼、钼、氟化物及硝酸盐则比它更严格。但我国在不如欧盟“苛刻”的8个指标中,氯乙烯和三氯乙烯这两种有机物再次现身。与我国新国标相比,欧盟标准的指标项目较少,只有48项,并且还是由1995年版本的66项中“砍”下来的。不过,欧盟很多国家的自来水是可以直接饮用的。
美国的《国家饮用水水质标准》分为一级和二级。一级标准有69项,都是有法律强制性的,全国所有的公共供水系统必须达到这一标准。二级标准共有15项,都属于“无碍健康的指标”,既有影响水的颜色、气味、口感的杂质,也有对人体********、牙齿的色泽产生影响的杂质。虽然***把它视为推荐性标准,但州级政府也可根据本地水源情况,有选择地“升级”为强制性指标,与我国新国标中对所有物质的浓度限制都是强制性标准不同。
颇具特色的是,美国饮用水一级标准中的每个指标对应两个浓度限值,分别是最大污染物浓度(MCL)和最大污染物浓度目标值(MCLG)。后者指的是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不利影响的污染物浓度上限,标准比前者严格得多,但没有强制力。
此外,一级标准中还列出了各种污染物的危害和来源,这是包括欧盟和世卫组织在内的很多水标准都没有提到的。
综合来看,中美两国标准“PK”的结果,可说是“各有所长”。最大污染物浓度(MCL)相同的指标没有几个,有不少数值甚至相差数倍。中国比美国更严格的共有23个指标,如剧毒的氰化物,我国新国标的浓度限值为0.05毫克/升,而美国则为0.2毫克/升;美国对砷的浓度限值为0.05毫克/升,是我国“新国标”的5倍。与此同时,美国比我国严格的指标则有17个。这17个指标多为有机物,氯乙烯和三氯乙烯再次榜上有名。令人吃惊的是,我国三氯乙烯的浓度限值是美国的14倍。另外,在美国的饮用水中,有机物“1,1,1-三氯乙烷”最多只能有0.2毫克/升,但在我国却可以高达2毫克/升,相差10倍。

文章来源:环境与生活网
.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14:3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鄱阳湖几全干 湖底景观“水落石出”







cnd0522 于 2015/1/5 2:32:2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来源: 新华网  



    2015年1月3日,在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受上游来水减少和久旱少雨的影响,我国第一大淡水湖鄱阳湖逼近极枯水位,江西省星子县标志性景观落星墩“水落石出”,丰水期需要渡船才能前往观景台,现在步行就可以到达,吸引了游人们去游玩。

    落星墩位于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城南三里的鄱阳湖的湖中,它是一座小小石岛,高若数丈,纵横周回大约一百余步,总面积不过1800平方米。

    形如星斗乍看像是浮在水面,传为坠星所化,宋人蒋之奇有“今日湖中石,当年天上星”的诗句形容。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载:“落星石,周回百余步,高五丈,上生竹木,传曰有星坠此以名焉”,星子县便因此而得名。

    五代时,落星墩被封为宝石山,宋初曾在其上建亭院,历代都加以维修,明代又加建亭台楼阁,如浮玉楼、玉京轩、岗漪轩、清晖阁等,由于历尽沧桑残存无已。后上生竹木,墩境依旧幽雅秀丽。伫立其上,近观湖水,金鳞竞跃,白鹭翻飞,碧波连天一色。远眺庐山观音桥秀峰,淡烟轻掩雄姿,上生竹木,田园诗人陶渊明当年“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的归田情景,仿佛依稀可见。

    王安石、黄庭坚、朱熹游此皆有题咏,王安石诗中所形容的“万里长江一酒杯”更是千古传名。

    传说五代有位皇帝老儿,赐封它为“宝石山”,并捐建“福星龙安院”于石墩上。
 楼主| 发表于 2015-1-30 12:3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古罗马的引水渠   

    [url=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943576&page=1&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943576&page=1&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url]
由于在赵州桥那帖子有几位东方不败质疑罗马人为什么不从地面开挖,而费时费力的造高架引水渠感到鄙视,疑惑,痛心,跺足。。。。。。。于是本西方求败只好来小小的科普下。

    首先古罗马的引水渠不是全部高架式的。其基本思路也是走地面开挖的暗渠,高架式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罗马人对水的品质要求很高,尽量引泉水入城,实在没泉水就只有引河水了。但在多山地区,走陆地的暗渠就不能发挥作用了,比如东边有座山,那里水质不错,但城市建在西边和水源地之间有个峡谷,这事要放在中国就呜呼哀哉了,东方不败再多都没吊用。走陆地开挖的引水渠向下挖到峡谷怎么才能让水流到西面的山上去呢?在当时是不可能的。这问题如果不是遇到西方文明,估计东方不败再过2000年也未必能解决。但在大约2000年前科技先进工艺精湛的西方不败罗马人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他们先在峡谷底部造一个桥,随带让人车通行,然后在桥上再造一个桥,这样等于峡谷被填平了,最后他们在高桥上修一个水渠。这就是今天所看到的高架引水渠。如此这般之后,东面山上的农夫山泉千岛湖水就被引到西面城市中的蓄水池,在那里经过沉淀再流向城市的供水网络,一直到各个水池和喷泉。

    这样的高架引水渠,代表作是法国境内的加尔桥引水渠。罗马人建城必做的两件事,造路,引水。尼姆城的引水渠全长50公里大部分在地下开挖,但到加尔河时遇到小峡谷,于是建造加尔桥引水渠。这样既修路又造桥还引水,一举三得。加尔桥总共有三层,高49米,最长的一层(上层)长度为275米。各位民族主义分子及东方不败看清楚了。2000年前造的,高49米。



加尔桥引水渠











罗马城第一条带明渠(高架引水渠)的引水线路,全长将近90公里,其中高架部分超过15公里。
 楼主| 发表于 2015-1-30 12: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江堰惠泽四川人民2500年,秒杀一切古希腊古罗马水利工程!





又来一个东方不败,你不会以为2000年前的都江堰是这个样子的吧?事实上今天所看到的都江堰是蒙古人改修的。在蒙古人来改建之前,都江堰一直是竹笼装上鹅卵石结合木桩的结构,每年都需要投入人工加以整修。岁修的工作量极大。据记载,1335年岁修中重点维修的工段达133处,竹笼需更换上万条。岁修所需的劳力和物资都是向灌区农户摊派得来,使得当地民众苦不堪言。后来蒙古人来殖民为解决农民负担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派来蒙古设计师重新设计重新修造铁石结构的都江堰。这才使得都江堰成了一项真正的惠民工程。
 楼主| 发表于 2015-1-30 12:3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江堰在蒙古人改建前,一直是用这种材料。竹笼灌鹅卵石,辅以木桩。
 楼主| 发表于 2015-1-30 12:3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江堰灌区的人首先要感谢李冰父子首修都江堰水利工程,为此地的发展做出贡献。其次要感谢蒙古人吉当普,是他把都江堰重新规划并改建成铁石结构,基本上一劳永逸的解决了灌溉维修问题,极大的减轻了灌区农民负担。

吉当普 蒙古官员 元顺帝元统二年(1334年)出任四川肃政谦访使,在任时主持重修都江堰。他第一个将堰体由竹笼结构改为铁石结构,对后世治堰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吉当普以锚铁浆砌条石结构代替传统的竹笼卵石简易结构,对“岸善崩者,密筑江石以护之”,又首次铸造“万六千斤”的铁龟代替鱼嘴。这次工程采用当时最先进的铁石材料建筑,是都江堰历史上非常重大的改革,堰体结构和筑造思想都发生了实质上的剧变。



用传统技术制作的竹笼和杩槎

自秦以降,都江堰一直以竹笼盛装卵石结合木桩构筑。元朝时吉当普首次引入铁石结构,此后对都江堰主体结构的争论在明清两代一直不休,都江堰整修也一直在竹笼、铁石两者间反复。直到近代,水泥、混凝土技术的引入彻底平息了双方的争论。

竹笼结构的堰体很容易为岷江的急流冲刷损坏,每年都需要投入人工加以整修。随着都江堰灌区的发展,岁修的工作量也越来越大。据记载,1335年岁修中重点维修的工段达133处,竹笼需更换上万条。岁修所需的劳力和物资都是向灌区农户摊派得来,加上胥吏的盘剥,使“民不堪命”。为减少岁修工程量并减轻灌区民众负担,元初的李秉彝提出改造工程结构的设想以谋求“一劳永逸”。元朝後期,四川肃政谦访使吉当普在这一设想的基础上提出用永久性工程代替简易的竹笼结构,以从根本上减轻民众负担。在他的主持下,大修从至正元年(1335年)十一月开始历时5个月。吉当普以锚铁浆砌条石结构代替传统的竹笼卵石简易结构,对“岸善崩者,密筑江石以护之”,又首次铸造“万六千斤”的铁龟代替鱼嘴。这次工程采用当时最先进的铁石材料建筑,是都江堰历史上非常重大的改革,堰体结构和筑造思想都发生了实质上的剧变。

自吉当普首次实践铁石结构之后,明清两代先后共有四次采用铁石结构大修都江堰枢纽。建文年间,灌县知县胡光延续以浆砌条石结合铁钉锚固的方法修成铁石堰堤。嘉靖十年(1531年),水利佥事张彦杲作《议处修堰新规》提出铁石堰堤的预算。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水利佥事施千祥以浆砌条石灌注铁水固定的方法重修堰体堤坝,并且以7万斤生铁铸造了铁牛鱼嘴。25年后岷江大洪水对堰体造成较大破坏,水利佥事杜诗在巡按郭庄的指导下疏浚铁牛鱼嘴的基址,并用铁条加固堰体和护岸。清光绪三年(1877年),四川总督丁宝桢参考明代时的办法,又一次以铁石结构改造了堰体和堤坝。

铁石结构的优点很明显。由于铁石堰体的整体性和重量,它比竹笼结构能抵御更强的水流冲击,因此一次修建之后不需要像后者那样每年都要较大规模的整修。但是它的缺点在当时生产力水平尚不发达的情况下同样让人难以承受。修建铁石结构耗费甚大,而且往往由于基础处理不够深,并不能如预计的那样长久使用,寿命最长的不过40年。另外,竹笼的构筑能够直接就地取材,能够利用蜀地产竹和江边多有卵石的优势。而灌区周边冶铁和采石却都相当不便。因此构筑铁石结构平均下来的花费相比采用竹笼结构并无很大优势。

民国时,近代的设计施工方法以及新型建材逐渐传入中国。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成都水利知事周郁如用条石修砌鱼嘴,以水泥建筑鱼嘴基础。虽然还是由于基础处理不深,堰体当年就被特大洪水全部冲毁,但开创了应用水泥等近代材料修筑堰体的先河。1936年,四川省水利局长张沅主持都江堰大修,重新设计鱼嘴,采用巨型条石构筑,以水泥为胶结材料,并且成功处理了鱼嘴的基础问题。在采用近代先进的设计和施工方法之外,张沅还秉承传统的杩槎、竹笼等护堰手段层层设防。这次修建的鱼嘴非常成功,奠定了现代鱼嘴的基础,直到1974年因修筑外江节制闸才被主动拆除。

中華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鱼嘴、离堆、宝瓶口,以及所有分水堤、导水堤和渠岸都以混凝土进行加固和保护。灌溉渠系也进行了系统整修和大力发展。最重要的变化是,都江堰原有的自流分水系统逐渐被人工控制的水闸系统所代替。现在都江堰的面貌与古代相比已经有了极大的不同。

[ 本帖最后由 cplanning 于 2015-1-30 12:40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5-1-30 12: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加尔引水系统大部分都是地下建筑,见图

 楼主| 发表于 2015-1-30 12: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吉当普(一作吉达布),蒙古人,中国元朝官员。元顺帝元统二年(1334年)出任四川肃政谦访使,在任时主持重修都江堰。他第一个将堰体由竹笼结构改为铁石结构,对后世治堰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吉当普:修治都江堰的大功臣

  很多人都知道都江堰是我国古代最伟大的水利工程之一,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在元代还有一位名叫吉当普的蒙古族人为都江堰的修治立下过汗马功劳。

  都江堰地处四川省灌县岷江中游。战国时期,秦蜀郡太守李冰父子依前人治水经验访察水脉,因地制宜,因势利导,基本完成了都江堰的排、灌水利工程。在以后的岁月里,各朝各代都对都江堰进行了不同程度的修治。在元代以前,都江堰都是以砂石筑堤,年年修治,耗费巨大,民役沉重。到了元代,都江堰已经毁坏严重,不仅不能造福于百姓,反而屡屡对百姓造成伤害。

  元惠宗元统二年(公元1334年),元朝政府派蒙古族官员吉当普出任佥四川肃政廉访司事。 吉当普到任后发现,都江堰每年有132处堤防要进行治理,所需兵役多则万人,少则千人。吉当普进行了一番考察后意识到,倘若继续这样进行修治,每年劳民伤财之后,其结果还是“水失其道,民失其利,吏乘其弊”。

  于是,吉当普经过研究后,大胆地决定将132处堤防缩减为32个要害堤防,而对于要害之处则集中人力物力进行重点治理。随后,吉当普又说服当时担任灌州通判的张宏出资,建小堰进行试验获得成功。

  公元1335年年底,在吉当普的主持下,都江堰修治工程正式开始。由于都江堰位居大江中流,以往各代用砂石竹木所砌筑的堤坝经不起水流的冲击而屡建屡塌。对此,吉当普创造性地提出了“以铁制堰”、“甃石护堤”的综合治理方案,在要害的江段,两岸都砌筑鹅卵石,中间加铁筋连固,表面上,再填以桐油石灰。

  针对历年来极易崩坏的堤段,则以“密筑江石以护之,上植杨柳,旁种蔓荆,栉比鳞次,赖以为固”的办法予以治理,沿堤植树“数以百万计”。这种方法现在仍然广泛应用于农田水利、河流渠道、铁路公路沿线等各个方面。

  都江堰经过吉当普的治理后,彻底改变了以往那种修治后数月就无法使用的情况。工程完工后,元顺帝令著名的记史史官揭傒斯为吉当普立碑记功,碑文中这样写道:“惟吉当普才大而德敏,爱深而知远,不枉其道,不屈其志,临难忘身,为国忘家,安于命而勇于义,而知所先务,故事可立而功可建”。后来,吉当普的功绩不仅被记入了《元史》和清代编撰的《历代都江堰功臣小传》中,还在清朝宣统二年被列入建在二王庙的堰功祠中享受后人的祭祀。
 楼主| 发表于 2015-1-30 14:24: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光绪年间大修的照片,确实不能和后来的混凝土相比。
 楼主| 发表于 2015-2-3 14:35: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 459 楼 小白杨 2015/2/3 9:37:26  的原帖:    转至第468楼第 468 楼 浅酌低酩 2015/2/3 9:47:42  的原帖:看了这图才明白,把黄河拉直不球啦,还基把难水白掉。黄河自己水都不够,530亿立方米的年来水量中,有约400亿立方米被沿岸工农业、居民用了,所以才出现1997年有223天,下游断流。
不像长江每年有约10000亿立方米产水量,汉江也有577亿立方米产水量,调几百亿立方米水到北方,关系不大(南水北调中线一期调水95亿立方米)。
 楼主| 发表于 2015-2-6 16:37: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科学家创新:用太阳光晒水,分解出氢能源







独立思考2015 于 2015-2-6 14:52:1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我相信总有一天可以用水来作燃料,组成水的氢和氧可以单独地或合在一起来使用,这将为热和光提供无限的来源,所供给光和热的强度是煤炭所无法达到的,水将是未来的煤炭。”1870年,吉尔斯·费恩在科幻小说《神秘岛》中写下了这段看似“梦呓”般的预言,但他终究没能等来圆梦的一天。

    一百多年后,这个由欧美学者提出、日本学者突破的科学研究,却在中国学者的努力下率先跃出实验室,化身为有可能商业化利用的“终极”新能源。

    1月9日,南京大学邹志刚教授、武汉理工大学余家国教授双双手捧证书站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在此次国家科技奖励大会上,光催化材料领域一举夺得两项自然科学二等奖。令人惊讶的是,他们竟来自同一个973项目团队。其中,邹志刚等完成的《可见光响应光催化材料及在能源与环境中的应用基础研究》,是利用太阳可见光将水分解为氢和氧,转化效率高达6%。该转化效率达到世界最高值,成为我国在国际光催化领域的标志性成果之一。

    “氢有绿色燃料之称,它取自于水,燃烧之后又回归于水;它的燃值是汽油的3倍,火箭、高速赛车都把氢作为提升动力的最佳燃料。”邹志刚谈起氢能源十分兴奋,“把氢作为人类的终极能源,这是一项梦一样的技术!”

   

    水分子

    开发高效太阳能转换光催化材料体系已成为当前国际材料领域为从根本上解决能源和环境污染问题所进行的重大前沿科学探索之一。但是,目前获得氢的最简单途径是电解法,即利用电将水分解为氢和氧,既不环保也不节能。怎样用清洁的方法得到氢,成为全球科学家的一个梦。

    1972 年,日本东京大学的两位科学家发现,在紫外光照射下,二氧化钛单晶电极能使水在常温常压下发生分解反应,产生氢气和氧气。彼时,正值中东石油危机爆发,这 一发现无疑给那些正陷入能源危机恐慌的人们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从此,“光分解水制氢”不仅成为科学研究的热点,也深深地嵌入了全人类的新能源逐梦计 划。

    而后的三十多年,尽管各国科学家做出了不懈的尝试和努力,但仅占太阳光5%的紫外光,让光分解水制氢的转化率低得可怜。若想进一步提高转化效率并有实际商用价值,只能向占太阳光43%的可见光方向突围。

    2001 年,邹志刚与合作者在这一领域书写了一个大大的惊叹号:他们把在氧化物超导材料领域所获得的结晶物理学材料设计手法、经验、知识等应用于光催化领域,首次 在世界上成功地开发出可见光响应型水全分解光催化剂。这种新型复杂氧化物光催化材料的提出,代表了第二代可见光响应型光催化材料体系研究的开始

    这一研究成果发表在《自然》杂志;同一天,世界另一著名科学杂志《科学》,也以《水+太阳+新催化=新能源》为标题配发评论,称“这是一个突破,虽然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但是这一研究成果必将影响未来研究的整个过程”。

    至此,费恩的科幻小说中,被人们称之为“梦一样的技术”开始照进现实。

    “预计到第二期973项目结题时,我们的光催化水解制氢转化率将达到8%,接近美国能源部制定的10%商业化利用目标,中国人有望率先实现人类百年前的梦想。”邹志刚说,“但氢能源生产出来之后怎么办?为此,我们下一步也将进行燃料电池等方面技术的应用开发,最终达到低成本、高效率且环境友好地产生和利用 氢能源。”

    (本文摘编自《科技日报》,作者:张彦会、张晔)
 楼主| 发表于 2015-3-6 11: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汪洋坦言当年任职安徽治淮是“错误路”】 “当年走的是错误道路。淮河两岸人民没富起来,生态也坏了”。5日下午,汪洋参加安徽代表团审议,当听到代表建议明确淮河生态经济带战略发展时,他坦言任职安徽时,治淮之路是错误的,恢复淮河生态确实是安徽的“心头大患”。星报记者俞宝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都市世界-城市规划与交通网 ( 京ICP备12048982号

GMT+8, 2019-11-20 22:02 , Processed in 0.08696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