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世界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规划
楼主: cplanning

[讨论] 三农问题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11: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size=1.35em]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17: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温室园艺设施有机种植——




























]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17: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size=1.35em]水培有机营养液作物蔬菜种植——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17: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size=1.35em]






























[size=1.35em]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17: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机种植,培训交流,观光农园——



















































]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16: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size=1.35em]2018年6月7日下午,江西遂川县五斗江、大坑、双桥、衙前,黄坑、堆子前等乡镇遭遇暴雨侵袭,引发山洪暴发,洪水淹没农田,该县立即启动自然灾害应急预案,民政、防汛、国土等部门和乡村干部,第一时间赶赴灾区,了解灾情,指导救灾,目前灾情正在核查中。

   
   
   
   
   
   






 楼主| 发表于 2018-8-13 16:5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8-13 17:36:46 | 显示全部楼层
[size=1.35em]

    深山藏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惟闻钟馨音。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18: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地主”究竟可恶不可恶?

“土改”运动中杀掉200多万地主,是不是人人该杀?要弄清楚上述问题,首先要了解地主的土地和财富的来源。
地主的土地和财富,大体有以下三种来源:
第一,祖传家业。
有些人家,祖上好几代前,就拥有这些土地和财富。一般有钱人家总是送子弟读书,这个书香世家,几代没出“化孙子”,因而守住了家业,代代相传,传到了这个儿孙手里。到了1950年,风云突变,这位继承者反而因拥有祖传的土地和财富遭了殃,全家扫地出门,土地和财产被没收,连生命也没有保住,被枪毙了。
“土改”中有不少“贫富颠倒,是非混淆”的现象。——中国有句古话“富不过三代”。许多财主家,不幸出了个好吃懒做、嫖赌逍遥的“化孙子”,他“崽卖爹田心不痛”,把万贯家财化得干干净净,变为沿街乞讨的“叫花子”。哪知风水轮流,“叫花子”反而因祸得福,“土改”中被划为“贫农”,分得了土地、房屋和“浮财”(没收地主的财物)。——作家余华的长篇小说《活着》,就写了这样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第二,在外地做官、经商发了财,回乡兴家置业,购买大量土地,成为地主。
从秦始皇到清王朝,两千多年,一直是重农轻商的小农经济社会。那时人们的观念,与现代人大不相同。那时没有银行,银钱放在家里,怕偷怕抢;存在私人票号里风险很大,不放心;那时工商业不甚发达,人们压根儿瞧不起商人,不愿意投资兴办实业。笔者小时候听到老人们的口头禅是:“要想家业稳,作田是根本”。——因此,在那个年代,人们的头脑里,有了钱之后的第一个念头便是“买田”。田是不动产,偷不走,抢不去,年年增值,死后传给子孙,家人就不会饿死了。
第三,勤劳俭朴,聪明好学,善于经营,在本地被称为“田秀才”的能干人,一辈子省吃俭用,有点积蓄便买田,土地渐渐增多,慢慢上升为中农、富农.......积攒土地最多的,达到中、小“地主”水平。
正如每一个团队里,既有好人,也有坏人一样,毋庸讳言,也有靠欺行霸市、高利盘剥而上升为地主的,但这种人毕竟是极少数。那个时代,儒家学说“仁义礼智信”大行其道,社会舆论对不道德的行为大肆伐挞,大家都瞧不起走歪门邪道发了财的人,“戳他的背皮”,耻与为伍。因此,一般人都自觉或不敢走邪路。
那时候的人,信奉神佛的占百分之八、九十。人们不敢做坏事,生怕自己偶有不慎冒犯神灵被打入地狱。总体说来,在皇权统治下,通过儒家道德的宣扬教化,佛、道等宗教信仰的流行及制约,大多数时候,社会是平静、安定的。贫者安贫,富者乐善好施,相互依存,长期和平共处,没有那种“你不死,我就活不下去”的“阶级斗争”之说。
地主的土地和财富的来源,大致是上述这三种。其土地、山林、房屋等不动产,在交易、过户的过程中,都签署了契约,按章缴纳了税负,并由政府主管部门颁发了权证,既是公认的,又是合理合法的。
(二)地主阶层在农村中的作用
地主们青少年时期大都受过严格的教育,是农村中文化素质较高的群体。他们读的是《四书》《五经》、“孔孟之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儒家思想,深入骨髓。95%以上的地主怜贫恤老、救济鳏寡孤独、助教兴学、救灾赈灾、修桥补路、兴修水利、调解纠纷、倡导文化活动(舞龙灯、赛龙舟、唱大戏等)......举凡农村中一切需要钱、物的公益事业、慈善事业,都是由他们带头发起,热情助并充当捐资、献物、出力的主角。
经过十年寒窗进入(官场)上层社会的,大多数是地主家的子弟。因此,当年的地主阶层,集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和文化精英于一体,理所当然地成为社会的主流。

许多科场失利、无意于仕途的读书人,回到乡梓后,因其品德高尚、学问丰富、主持正义、办事公平,往往被推举为地方领袖,掌握着村、乡、区的地方事务的管理权。而当年的政府(县级)很是软弱,既没有“社会救济”概念,又没有过问地方事务的经济实力。因此,大量地方事务便责无旁贷地落在本乡本土有声望的富绅(地主)的肩头上。
兴办公益事业和慈善事业需要大量资金,光凭空口叫叫喊喊,是没人信服你的,关键时刻要带头拿出白花花的银子来。有声望的富绅带头捐了巨资,人人跟进,形成“众人拾柴火焰高”的局面,才能募集到大量资金,才能办好地方事业。那时候,差不多所有的乡村,都有德高望重、公益事业心强的地主,带头捐资。
当年地主将土地出租,解决了贫苦农民的就业问题,与资本家办工厂给城市贫民提供就业机会,与当今外资进入中国解决城乡富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是一码事。地主收租是土地投资的回报,工商企业利润提成是资本的回报,同样是一码事。
“地主”这一阶层当年在农村占有的土地和财富较多,是多种社会力量长期碰撞取得的均势与平衡,是两千多年来社会发展的结果,是一种符合当时社会需求、合理合法的重要的政治经济结构要素。
两千多年前,孟子说:有恒产者,始有恒心。这话的意思是:只有财产较多的人,做事才有责任心。因为他要对自己的财产负责,对自己的家庭负责,对自己的声誉负责......不会乱来。当年,地主阶层以其财富、道德、学识和声望,责无旁贷地担负了政府职能缺失部分的职责,在农村中起着稳定社会的中流砥柱作用。
 楼主| 发表于 2018-9-27 11: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令人生疑的“乡愁”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的农村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巨大的城乡差别正在一步一步地缩小。被缩小的差别,不仅仅体现在生活方式上,也有“看世界”的眼光。前不久看新闻,今年上半年社会商品零售总额农村首次超过城市,这让我这个“根在农村”的“市民”深感欣慰,农民终于不再是当年城里人眼里的“穷亲戚”了。

    然而,就在农村逐渐由穷变富的这些年,人们对农业、农村和农民的“忧虑”日益加深。从网络上,我们不时可以看到“回不去的故乡”之类的感叹,仿佛昔日美丽的故乡现在已经衰败;我们也不时可以看到一些“有识之士”为“衰败”的农业献计献策;至于对“留守儿童”、土地抛荒、年轻的农民不愿意也不擅于种田的“忧虑”,则几乎可以让人对国家和民族未来产生恐惧感。没有了农业,失去了“食物主权”,一旦粮食来源被人家截断,十几亿人岂不饿死?

    我敢斗胆说,今天,那些在网上、在纸上写“乡愁”的人都不是农民,最多,也就是象我这样的“农民的儿子”,当初因为不堪农村的贫困“离乡背井”,“改变命运”之后忽又怀念年少时的点点滴滴;但是,你若让他们重返“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生活,打死他都不愿意的。故而,所谓“回不去的故乡”,本质上是抱怨“故乡”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改变了曾经看似“可爱”的地方。“原生态”当然是一种美,如果今天的世界还是一个巨兽出没的世界,如果一眼望去只有绿色的森林蓝色的海洋,我们是不是认为这个世界很美?当然会,但我们忘了思考自己在哪里。如果恐龙没有灭绝,人类会成为地球的主宰?

    今天的农村有没有“问题”?回答是肯定的,如果没有问题,农村扶贫、美丽乡村建设不会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但真正“知农”的人应当知道,绝大多数问题都是历史遗留、积累下来的问题。比如贫困问题,个别人的贫穷有其自然、自身因素,但普遍贫穷,那就是“国策”问题。所以,农村扶贫战略,体现着国家和政府的担当,这是无容置疑的。

    感叹“回不去的故乡”?我要说的是,只要你愿意,故乡总在,你完全可以回去;问题是你要回到一个什么样的“故乡”?如果你一定要比照你“童年的记忆”、回到那个时代的故乡,那么,你肯定“无家可归”。至于那些因为工作和生活关系看到了农村“现状”而“忧国忧民”的“仁人志士”,我说一句不中听的话,他们所担心的,更多的是自己的肚子。农村衰败了、没人种田了,粮食从何而来?想想都可怕。

    流行于网络的“乡愁”也罢,“忧农”也罢,其思维都有一个共同的出发点:必须有一群人为固守大家的“福祉”而象蜡烛一样燃尽自己的人生,但这个群体不包括自己。看看那些“献计献策”的人,有几个能如袁隆平一样顶着“院士”的桂冠挽起裤管脚踩牛屎下田?农村的年轻人不愿意种田?你去问问城里的年轻人谁愿意种田?而他们,都是中国人,在“价值取向”上,我们能否“双重标准”?
 楼主| 发表于 2018-9-30 16: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名英国官员说:“城镇化不是破坏原有的农村,更不是破坏原有的文化根基,使乡愁情怀不翼而飞,而是让居民‘望山见水’,记得住乡愁。”显然,这才是一个国家城镇化应该有的正确方向,而我们却背离了这一方向。太多的记忆被抹杀,历史文脉被割裂,地域特色被淡化。乡愁,正在变得越来越“无乡可依”。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0 11: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中国村支书考察日本乡村后的感悟!农民日报 2018-08-11 17:39:34

   

    相信去过日本的中国人,不会否认,这个曾经给我们带来过巨大创伤的民族,还是有不少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无论是农村发展农业延伸,还是在公民素质等各个方面,日本都是一个好的学习对象。中国人去日本,不能仅仅看到满树樱花的绚烂,更应看到他们那份努力追赶的勇气。

    走过乡村路,再续菊与刀

    冬去春来,樱花满树。一趟异国乡村之旅,为了樱花,也不全是樱花。为了乡村,也不全是乡村。于乡村处,看樱花,看菊与刀的风土与人情。

    走进日本,恍然间便与乡建专家口中的六次产业接上了。这里有大量的乡村驿站,这是打通城市跟乡村的桥梁。它既是一个市集,提供就近村民一些便利服务,但是它又是城市跟乡村桥梁,是农产品交流、交易的场所。这样的话大大的方便了城里人,农村的一些农特产品就在市场上输送出去。这种输送,农民有相对的主动权,农民有特定的一种权益,节假日外地来的游客大量的会在这些驿站里的留滞。那么他们在流出的过程中,就会发现这些地域的一些产品,农民就能卖个好价钱。这样就产生了一种比较好的联系的循环,让更多的农民就是通过这些手段开发更多的一些特色产品。品一份当地的鲜果,吃到的不仅是美味,还是带有人文情怀的存在。

   

   

    这样的妥帖与细心,哪有游客不为之动容呢。虽然年纪很大了,但是老人们都表示,只要可以,愿意一直工作,因为工作于他们,已经不是单纯的劳动,更是一种成就,是生命价值的所在。既然来了,总得去看看当地著名的景点,我们选择了小京都古街。小街最引人注目的是档口,他们每一个档口都标明着从明治维新时期就保留的名字。这些档口里有一些是做糕点的,还有一些茶艺铺,里面有做日本抹茶的。

    在高山市的小京都古街里到处可以看见的是每一个店铺里都有牛肉和酒。它以生产酒跟牛肉为主,高山市的牛跟酒标注的很清楚,比如会标注酒厂建造日期,酒厂的老地址,把自己以前的信息都会在最显眼的地方标注,展示出它工艺的悠久。这里有少部分人会中文,我们交流起来也比较便利。同时我们也到他们的旧货交易市场里去,相当于我们国内的跳蚤市场。

    日本人的营销手段比较独特。比如说他为了吸引游客,会在卖筷子的店里组织员工在游客所购买的筷子上刻上中文的名字,这样许多游客就为了这种纪念价值去购买。

   

    因为是世界的文化遗产,所以他们几乎每一幢房子都不会卖,除了他自己做成民宿以外,进入他的每一寸地方,都需要付费。通过在里面做展览收费。展览的内容主要是村的历史、家族史和农耕文化。我拍了一张他们现在的农耕用具。

    他们那里的农耕方式还是很传统的。包括肥田的方式,都是最早的农耕方式。他们的用具,和我们山里的那些农村一模一样。

    到了白川乡,就不能不说自然教育学校,它的自然教育学校我原本想让何斯路的孩子来,它的预定已经到了八月三十。就是他所有的预定都已经满了。它的要求是一个孩子必须有一位以上家长陪同。我们按照预先的安排,跟自然学校的负责人进行了一些交流。白川的自然教育学校原来是丰田的,它是由丰田的创始人办的一个培养员工的机构,现在它主要是培养孩子对自然的认知,就是用自然成长那种法则跟大自然做一些结合。开发孩子的潜能,增加孩子跟大自然的这种亲密接触来认知大自然。

    它通过体验式的方式包括到山里认识植物,教给孩子最根本的就是人和自然的融合,在孩子成长的初期,并不是关在书本里的状态。所以他要求孩子在学习的时候必须有家长的陪同,和家长一起成长。这里的收费其实挺高的,暑期提供教育的费用包括住宿就是一个孩子接近三千块钱一天。

    由于这个村本身是一个世界文化遗产。那么它的每一个村民,每家每户都成为了小景点。

    合掌村还有一个重要的现象就是现在从城里回来的人中,一部分由于城市的压力非常大,而合掌村正好现有的条件又便利于生活发展,那么这类人从城里回来的特别多。在同合掌村村民的闲聊里得知原来有三千多村民。现在实际居住在村里的一千人不到,村里除了老人还有每一户人家的长子,是要回来的。长子要回来继承这里的产业,如果不回来的话就把继承权给第二个孩子。这种现象是很少的。

    因为是世界文化遗产,所以任何东西都不能随便乱动。二十二年前在这里评世界级的文化遗产,当时很多村民也没法接受,现在大家慢慢的接受,带来的效益也是非常的可观。走进合掌村的农民家里,有从来没有离开村庄的村妇,也有从城里返乡的农人。

    现在还有一些正在返乡的青年,在村里工作工资是九千到一万人民币,在东京的话一万三左右。不过年轻人比较喜欢东京的热闹,还是会选择出去。这些年回来工作的工资都在逐步的增加。

    合掌村的建筑从使用价值上来讲,这里的居民大体上都有想改变它的愿望的,但是因为是世界文化遗产,所以国家不允许他们改动。政府出钱要修的,农民就随政府的心愿。他们通常四十年翻修一次建筑,翻修的成本很高。

    村里人很好客,中国游客特别多。大家普遍的认为这里比较安全,比较规矩也很有礼貌。到这里来的游客很多觉得这里比新加坡、马来西亚这些国家都好。但是有一个缺点就是它所提供的酒店的客房都比较小。

    通过几天在在日本的考察,给我的启发有几点。

    第一老龄化问题,日本其实在农村老龄化问题上跟我们国内没什么区别,留守在农村的基本上是老人。但是日本农村的老人发挥的能量作用是不一样的,他特别体现了老有所为,老有所乐,那种创业的气氛很好,他不是为了要留下多少财富,它是很纯粹的事,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有创业的***和快乐,去寻求工作。

    第二是日本的教育,日本人的教育是从根脉开始做的,从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从礼节素养方面来讲,我觉得我们和他们最少有五十年左右的差距。举例来说,在高山的时候,因为手机坏了,到他们的商店里去买手机,由于屏幕没有中文我在同他们交涉,就在交涉的过程中我把钱包丢了。其间钱包放在交接台的边上,一个临时休息的一个凳子上,大概有五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等我回去的时候,钱包还在那儿。我觉得这个在国内是无法想象的,因为钱包里面放着大量现金和卡。还有一件事,我到日本的第一天我们在问酒店的时候,有一个日本的妇女就直接就把我们带到酒店。这里的主人给人一些方便,然后尽可能自己不去麻烦别人,这样主导的教育意识也是给了我一个非常大的启发。

    第三,不得不说说日本的垃圾分类。日本的垃圾分类是非常细致的。它每一个地方都做,白川的垃圾分类也做的比较好,因为这个自然学校,来的孩子会比较多,他就是在街边特意放了一个塑料袋来装孩子的纸尿裤、尿不湿。要求家长把孩子纸尿布扔掉的时候要装到指定的塑料袋,上面有一句提示,由于纸尿布异味比较大,大家注意就往大桶里投递。在一些地区金属和玻璃都要区分,还有专门投放塑料制品,包括放液体的都有区分。

    其实在日本很少有我们农村那样随处可见的垃圾桶,特别是公共场馆,都很少有公共投放的垃圾桶,它尽可能的让你减少这些垃圾,其实就是让你带着垃圾到投放点,或者带回家。

    现在国内包括我们村也是推行垃圾分类已经有个十年之久了,但是做的效果,我觉得还是没有形成习惯,我们现在就是政府整个再推,其实是政府拿了大量的资金做这个事情,个人实际上是做很少的。浙江是将垃圾分为腐烂和不可腐烂,比较粗暴的一个分类方式,但是即使这样也没有人能分得清楚。

    日本的农村除了垃圾以外,每户人家的小花园的修理也很好。这里受自然条件的限制,寒冷的季节比较多,但是他还是会做到见缝插绿,做一些小盆景,每一个农户都做的很精致,很用心,她都是从小就开始做了。

    第四,他们非常节约,在跟他们交往过程中发现它是任何东西都不会浪费的,就是一些写小纸条的纸,他们就写了还会再写,餐食就更加不用讲了,他们节约的这种程度是不会有随意倒掉的事情,就是在他们的农村也是一样的。

    第五,关于诚信的问题,国内有时候会出现一些欺客的现象,在这里的农村就不会,任何东西都是明码标价写的非常的清楚,也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事情。日本农村跟我们的共性就是见不到年轻人,但是去的都是年轻人,所以农村还是有生命力的,因为那些年轻人去农村他就必然会形成消费,农村有这些收入来再延续建设,就建设的更好。

    此外,在日本最容易体现的是把我们传统文化保护的很好,能够很好的体现文化。他们的农协也有特色,农协有自己的超市,超市之间很多联系。农特产品都在他们自己的专卖店里销售。

    当然,每个民族的性格里也总有不为其他民族所赞成的,比如他们淡薄的亲子关系就让我这个传统的中国人不能接受。他们十分强调孩子的独立性,在孩子十八岁****之后彼此的来往就不断减少,子女也没有赡养老人的习惯。于血缘之亲如此寡淡,而又能给予陌生人温暖,这样双重的民族性格也让我十分的诧异。难怪是菊与刀!

    不得不承认,这个邻国有太多我们需要学习的东西,无论是农村发展农业延伸,还是在公民素质等各个方面。千年前他们拜我大唐为师,现在在某些方面确实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留给国人的,不能仅仅是满树樱花的绚烂,更应当是那份努力追赶的勇气。学习、学习、再学习,应当是旅程之后反思的所有意义。当然,我们也有我们的那份小美好,那份小确幸。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12:29:28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1/8 18:53:03  的原帖:     马陵吴仁
山东济宁卢营村村委会换选举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15: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受画中细腻的情感和雅静氛围,有如中国式山水画的优美和淡雅。丨出自日本画家小島光径。

   

   

   

   

   

   

   

   


 楼主| 发表于 2019-2-15 15:58:41 | 显示全部楼层
【乡村治理探索】中国历史上,乡村基本靠乡绅宗法力量自治,官府只到县令一级。官吏队伍精简,官赋负担减轻。因为官赋过重会激发民变,社会不稳。当今社会,对乡村的治理控制,超过中国历史上任何时期,不但党组织支部深入到村,现在乡镇一级有了“仪同三司”的“开府”全套机构,村一级也开始由国家财政和行政附加收费供养,社会一杆子到底,加强了控制治理。但国家财政,也将不堪重负。这种做法到底是加强了社会稳定,还是加深了社会矛盾,加剧了人民不满,现在还真不好说。费孝通当年搞江村调查,现在于建嵘也在搞乡村调查。这个社会学研究,非常有意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都市世界-城市规划与交通网 ( 京ICP备12048982号

GMT+8, 2022-6-27 06:39 , Processed in 0.13997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