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世界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规划
查看: 3636|回复: 3

[原创] 令人厌恶的中国城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8-9 09: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吴俊



    今年,关于中国城管的负面新闻特别多,仅见诸央视与各大报的就
    有:北京顺义的“黑摩的”司机被城管“协管员”(即城管雇佣的专
    业打手)用砖头拍中前额致残,河南省平顶山市一位替被罚菜农说了
    句公道话的旁观老人被六名城管队员狂殴致死,深圳市的城管执法车
    撞死一孕妇、碾压一老人致五根肋骨骨折,河北省石家庄市的城管队
    员当街群殴一位骑三轮车进入火车站广场拉活的白发老人,广州市城
    管队与十余名烧烤摊摊主暴力对峙导致交通封锁三个多小时,福州市
    鼓楼区一名城管中队长和一名队员被不服处罚的摊贩捅伤,安徽省蚌
    埠市城管队在执行强制拆迁时一名法制室主任被群众捅死、二名队员
    受伤……。请记住,这不是在伊拉克,这不是
    教派冲突,也不是恐怖主义。但它同样血腥,同样每天每月频繁地发
    生。

    在中国城市的大街小巷,人们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场景:鬼鬼祟祟的城
    管队员在街头巷尾刚一露头,一大群摆摊设点的小商贩们便闻风而
    动,丢下正在交易的买卖,卷起地摊、推起小车,象无头苍蝇一般,
    披荆斩棘、夺路狂奔。那真是鸡飞狗跳、一地狼籍,好一副社会主义
    和谐社会的街头景观!刹那间,大多数的摊贩们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得无影无踪,只有个别不幸的摊贩被如狼似虎耀武扬威的城管队员逮
    住,接下来,便是一阵子让人头皮发麻的哭哭啼啼、骂骂咧咧、推推
    搡搡、拉拉扯扯、打打闹闹。在这个文少武多的争执过程中,摊贩值
    钱的东西将被当场没收,不值钱的东西将被就地摧毁,搜出来的现金
    将被立马罚下。那一幕幕当众“执法”的丑剧,经常是会令尚存善念
    的旁观者们也难以忍受的。

    近十多年来,笔者先后在北京、广州、青岛、宜昌等地居住,在各地
    都曾亲眼目睹亲身见证城管追击小贩的街头故事,次数已经多到数不
    清。去年在北京的八王坟,我看到一群穿制服的城管指挥两个着便衣
    的青年(大概就是所谓的“协管员”)对一个摆地摊的中年妇女大打
    出手,结果引起数百人围观,群情激愤之下,围观者们包围了城管执
    法车,把车胎放了气,城管队员们吓得把自己锁在汽车门里等待警察
    去解围。此事似乎没有登过报纸,大概是没有死伤不值一登吧。

    我记忆最深的一次是在六年前的青岛。那一天,我正在一对小兄妹经
    营的小吃摊上吃馄饨。这对小兄妹应该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了,
    大的也不过才十三、四岁。忽然间,几辆城管执法车呼啸而至,周围
    摆地摊卖海货的摊贩们遗留下一地的海带、螃蟹、蛤蜊四散跑掉了,
    这对兄妹被一男一女两个城管员逮住。其他的城管们忙着将满地的战
    利品往车上装,这时,男城管挥舞起一根铁棍,几棍下去,便把小兄
    妹的小吃车砸得七零八落,女城管则一个接一个地拿起碗、碟和装油
    盐酱醋的瓶瓶罐罐,她并没有摔,只是轻轻地松开她的手指,让这些
    碗碟瓶罐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自由落体。原来,对两个未成年的孩子
    “执法”是可以如此惬意且如此优雅的。小女孩蹲在地上大哭,男孩
    抱着他的钱罐不松手。女城管说:“罚款50!”男孩一张张数完零
    钞,不到30元,男城管说:“罚款28!”城管大军扫荡而去之后,小
    女孩从地上爬起来,握着一张偷藏的十元钞票破啼为笑了。从那一天
    起,我就鄙视所有穿城管制服的人。

    城管是中国法制的一个怪胎。它的全称叫做“城市管理行政执法
    队”,是依照1996年颁布的《行政处罚法》设立的。据说,当初设立
    城管的目的是为了规范执法,是要解决政出多门的多头罚款之弊的。
    按照这个思路,城管将市容卫生、城市规划、园林绿化、市政管理、
    环境保护、工商行政、交通管理等一干职能部门的“执法”功能拦腰
    斩断,把多少还带点文明气息的其他“执法”内容通通剥离,只揽下
    了最末端的一项职能,即行政处罚职能。于是,城管别的都不用干,
    它成了一个专司处罚的机构,集各种街头罚没大权于一身。查北京市
    城管局的网站,他们行使的行政处罚权多达285项。

    285项行政处罚权,光把这些罚款的名目、条款背下来就已经不简单
    了。千万不要以为中国的城管真有那么大的神通,可以全面准确、一
    视同仁地去行使这285项之多的权力,真的是要去执法必严违法必
    究。其实,他们根本用不着去记名目、背法条,只需要记住一条法则
    足矣,这条法则就是:专找那些游离于城市边缘的、艰难谋生的弱势
    群体下手就对了。

    我曾经收到过一张北京城管散发的传单,上面说,夜间施工噪音扰民
    的事情也归他们管。刚好那时我住处旁边就有“北京住总”(一家颇
    有实力的大型国有房地产公司)的工地正在夜以继日地施工,于是,
    在一个被噪音吵到忍无可忍的夜里,我按传单上的电话打过去,一个
    小时之内打了许多次电话,得到的答复是要和有关部门协商后再说,
    反正人家就是不理。此事当然再也没有下文。可见,城管的权力虽多
    虽大,可中国的城管们还是知道谁好惹谁不好惹、有所为有所不为
    的。

    十多年来,中国城管们到底有多少政绩?我们是弄不清楚的。年初,
    笔者因为对一条《北京昌平城管集中销毁数千辆非法三轮车》的新闻
    有异议(我吹毛求疵地认为非法是对行为而言的,三轮车未必就“非
    法”了,而且“集中销毁”不如改作他用),写过一篇小文章,当时
    查了一些资料,这一查吓我一大跳,原来这些年仅各地“集中销毁”
    的三轮车,从几百、几千到几万辆的都有,某市一次砸三轮车砸出来
    的废铁就卖了几十万元,我粗粗一汇总,加起来就超过100万辆,若
    500元一辆车,那就是“销毁”了五个多亿呀,这可是可怜的城市穷
    人们养家糊口的本钱啊!看来,中国城管打人毁物、阻挠就业的光辉
    政绩,也算得上是劳苦功高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8-9 09: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周其仁教授有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做《搞不懂城管部门为什么要如此
下决心与摊贩为敌》,是啊,摊贩们多是失地农民和下岗工人,自谋
生路,自食其力,凭辛勤劳动过活,省得让我们“一心一意谋发展”
的党和政府去施恩救济,这不是挺好吗?他们确实都不办照、不纳
税,可是按他们低微的家庭收入水准,他们本来就不该纳税,不是还
有那么一些巨贪巨富也不纳税吗?他们有极少数的人卖假冒伪劣、有
的缺斤短两、有的占道经营、有的还有安全隐患,可也不该全盘否定
搞有罪推定,见摊子就砸见小贩就罚啊?他们或许有损市容市貌,可
他们不是也有所谓生存权和发展权吗?他们不也满足了市民们的市场
需求吗?城管队员们对他们大打出手搞日本鬼子式的三光政策大扫
荡,这不是给党抹黑、有损党容国貌吗?

我想,周其仁教授的问题违法广告大概也简单。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油
水很大,二是风险很小。

先说说油水很大。别看那些小摊小贩们基本上都穷到家了,就快到穷
途末路了,可架不住中国大呀,就业难啊,操这份艰难营生的穷人多
啊!城管随便上街遛一圈,一定能大有斩获,绝不至于空手而归。深
圳市的龙华街道城管队就与市属城管队发生火拼了,街道队大获全
胜,还将市队队员脱了裤子示众,请看,这和黑社会争夺地盘有什么
不同?没有巨大的“执法”收益,犯得着自己人打自己人吗?听说中
国的城管人员都上百万了,小摊贩至少得有几千万吧,几千万小摊贩
可不仅仅是这城管百万大军的衣食父母,必定还给市政府、区政府、
街道办事处等各级衙门创了不少收、给他们的小金库做了不少贡献,
收归国库给中央和省里享用的也不会太少吧!

再说风险很小。摊贩们虽说略有违法,可他们中的99.99%都是软弱可
欺的良民,如今这个世道,处罚官人有政治风险,处罚富人有经济风
险,处罚恶人有性命风险,聪明的城管队员们还能分不清软硬好歹世
态炎凉吗?那么巨大的行政处罚权在手,到哪里去用权最合适?权衡
轻重,只有处罚这些艰难谋生的穷人和良民风险最小。向他们下手,
即使下狠手下黑手,也一不用担心他们有后台有靠山搞翻案,二不用
担心他们上访申诉告法院能告赢,三不用担心他们操起家伙抗拒执法
搞报复。可惜流年不利,这第三点在今年已经被多次突破了,穷人小
摊贩也敢于翻脸了,兔子急了也咬人!

深圳的一名城管队员在“执法”时高喊:“我就是土匪!”我想,这
句名言应该载入史册。







发表于 2010-1-25 18: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城管多如狗啊。。。。。






发表于 2017-12-9 13:4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帖必火!












广西百香果 网狼百香果合作社 百香果批发 百香果 百香果合作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都市世界-城市规划与交通网 ( 京ICP备12048982号

GMT+8, 2019-10-16 10:25 , Processed in 0.09263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