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世界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规划
楼主: cplanning

[讨论] 如何建设中国特色新型智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4 14: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展望:中美合作关系新格局

根据上文分析,中美经贸摩擦,本质是双方国内政治经济环境都发生了变化,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

但是,经过这一轮的经贸甚至其他领域的摩擦,展望未来的中美关系,中美双方一定会迎来一个新的稳定期,而这种新的稳定期既不是双方全面对抗的结果,也不是中国妥协的结果,而是一种新的中美合作关系新格局。我们认为,如果应对得当,中美经贸摩擦将会“磨合”出中美合作的新格局,这个中美合作的新格局的有三个重要标志,即,美方的“三个接受”:

第一,必须接受中国与美国发展道路不同、中国不可能走西方式的政治经济发展道路的事实,中美双方“和而不同”。美国要接受,中国 13 亿人自己选择的道路是不可能改变的,也无法强行去改变。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历程走的是一条和西方不一样的道路。在这条道路上,中国过去在摸索,有过坎坷,但是现在这条道路已然清晰,中国将自信的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往前行走。同时,美国也需要理解中国不强加于人、和而不同的国际关系理念。历史上强大的中国虽然对当时的弱小邻国有过嘲讽,但是却从未要求别人强行接纳中国的理念;而历史上的基督教扩张,更多的是凶悍的同化。同样在当下,中国也不会要求任何国家去接受中国目前的发展道路,这是美国必须要理解的。

第二,必须要接受人口第一大国和即将成为的经济第一大国在周边事务所拥有的主导力。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和经济结构的不断优化,中国在经济总量上超越美国成为第一大经济体必然会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事实。而与此同时,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中国对其周边地区的主导力、影响力必然会不断加强,包括台湾海峡、南海、东北亚甚至东南亚。中国的军事力量或许和美国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是在周边地区,中国有能力、有信心掌握战略主动权,这一点美国也必须接受。美国航母肆意驶入台湾海峡,在南海随处游弋的时代将逐渐成为过去式,中国将在周边事务中拥有自己的主导力。

第三,必须接受中国在改善全球治理中发挥的与美国及西方“和而不同”、积极有为的、共利多赢的新型领导力。在国际事务方面,中国将会发挥越来越多的积极作用,在各个国际组织中发出中国的声音。这种声音也许和西方有所不同,但是却是共利多赢的,绝对不是那种强迫他国的声音。美国也许不喜欢中国的这种改变,但是需要逐渐去接受。美国必须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而中国也同样会在这一过程中尊重美国的核心利益,帮助美国更好的发展其在全球化进程中受损的“锈带地区”,帮助美国中等收入阶层在全球化过程中也能受益,让这些美国人也能搭上中国发展的快车,缓和美国的社会矛盾。所以,中国将继续会在全球治理中发挥积极的领导作用,而这种领导作用将会是共利多赢的。

这“三个接受”将会是中美经贸摩擦的背后所影射出的中美关系变化的痛点,也是未来中美合作关系新格局走向稳定期所必须要经历的。同时我们应该注意到,这“三个接受”并不是美国最核心的利益所在,我们有理由相信美国最终会接受这三条。我们认为,美国可以在以下两个方面做得更好:

一是内向内省,反求诸己,调整国内经济社会政策,推动国内经济社会改革,促进“两个美国”裂痕的弥合。如上文所述,二十世纪 80 年代以来,以华盛顿、华尔街、跨国企业为代表的“精英美国”与普通中产阶层、铁锈地带蓝领工人为代表的“平民美国”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从根本上说,“两个美国”之间的这种裂痕不是由中国造成的,也不可能通过对中国发起贸易战而得到弥合。美国长期以来的贸易顺差是自身高消费、低储蓄经济结构的产物,本质上是其国内的“储蓄-投资缺口”1。妄图通过对中国发起贸易战来减少美国贸易顺差是缘木求鱼,一个最好的例证是上世纪七八年代美国曾对日本采取强硬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但结果只是将美国的贸易逆差由日本转向了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后来又转向了中国,美国对外的整体贸易赤字不仅没有缩小,反而扩大了。“内向内省,反求诸己”是中国的传统智慧。我们建议美国的政策制定者领悟学习这一智慧,把主要精力用在国内经济社会的改革上,而不是指责外国。惟其如此,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也才可能从根本上弥合“两个美国”之间裂痕。

二是加深对中国经济社会文化的理解,充分认识不同国家、不同文明之间存在的客观差异,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承认发展模式的多元可能。一方面,世界上有两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历史文化、地理环境、人口结构等因素的影响,两百多个国家之间存在广泛的差异。而世界也恰恰因为这些差异的存在而美好。另一方面,经济社会文化是一个国家发展的基础制度环境和约束条件,制度环境和约束条件不同,发展的道路和模式就会有所差异。不可能要求所有的脚都穿同样的鞋子,同样的道理,不同国家在发展模式上存在差异也是正常的。没有任何一种单一的发展模式是完美的,而发展模式的多元化恰恰为世界、为人类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中美两国各界应当加强交流互动、加强相互理解,取长补短,共同促进两国和世界经济的繁荣进步。相比于中国对美国的了解而言,美国各界对中国经济和中国发展模式的认识是远远不足的,因此我们尤其建议美国政策解和学术界加深对中国的研究和理解,以开放的心态观察中国经济、剖析中国模式,从而为美国经济和世界经济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最后,我们对未来的中美合作关系进行总结,中美两国各自政治经济环境的变化所导致的中美关系的变化是我们需要接受的事实,而理性分析下,中美不会在当下走向全面对抗。目前的中美经贸摩擦我们应该积极看待,这是中国在发力,在经历磨合的阵痛,是冲破困境走向中美合作关系新格局的道路中的必经路途。我们认为,中美合作关系的新格局必须、也一定能够形成,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破茧之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 11: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一地区将成为“最致命热浪区”。
  报告里提到的中国地区,按照其原说法,是“中国北方平原(China’s north plain)”。具体看,是下图中黑框中的区域。
报告原图:感觉河北、山东、辽宁、吉林都在黑框里。

  CNN说,中国首都北京正坐落于此,其周边这片平原是地球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之一,该区域约4亿人口中,大多数是受气候条件影响巨大的农民。
  最新研究报告显示,除非二氧化碳排放显著降低,否则在本世界末,具体说是在2070年前,气候变化产生的巨大潮湿热浪有可能改变人类宜居区域的边界,使中国北方平原变成“全世界最致命的热浪区”。
  报告中更耸动的表述是,高温和高湿度环境有可能杀人。“到那时,即使是一个健康的人,只要在中国北方平原的户外活动6小时,就有可能被湿热的气候条件杀死”。


  “这个点(中国北方平原)正在成为未来致命热浪中最热的那个点”。
  CNN说,说这话的人就是这份科研报告的领头人,麻省理工大学水文与气候科学专家Elfatih Eltahir,这份麻省理工出品的报告7月31日刊登在了美国《自然》杂志网站上。
  冬瓜侠查证了一下,麻省理工网站和《自然》杂志网站上确实都有。
麻省理工网站截图

《自然》杂志网站截图

Elfatih Eltahir教授

  “中国当下是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最高的国家,这有可能给中国人自己带来潜在的严重影响”,Elfatih Eltahir说,如果温室气体排放持续下去,地球上人口最密集区域的“宜居边界”可能会发生变化。
  具体到中国北方平原,究竟是怎么得出不再宜居的结论的?CNN的解释是这样的:
  CNN说,Elfatih Eltahir及其研究小组预测的依据是,当温度与湿度超过一定的极限,人类必然无法再生存。而这个极限是有一种名为湿球温度的测量方法来决定的。
  根据资料显示,所谓湿球温度是指同等焓值空气状态下,空气中水蒸汽达到饱和时的空气温度,在空气焓湿图上是由空气状态点沿等焓线下降至100%相对湿度线上,对应点的干球温度。干球温度就是可直接通过温度计测量出的真实温度。
  没看懂吧?
    CNN说,湿球温度的测量原理是,把湿润的衣物包裹住温度计顶端的测量球,这时候水分的蒸发可以降低测量球体的温度。Elfatih Eltahir的结论是,如果在一个环境中,湿球温度达到35度,那么人在户外生存的极限就是6小时。
  Elfatih Eltahir此前曾对美国媒体说,湿球温度达到35摄氏度时,结合热量与湿度得出的热指数约为165华氏度(约为73.8摄氏度)。
  而其最新研究显示,在2070年至2100年间,中国北方平原的湿球温度会多次超过35度,除非温室气体排放显著减少。“中国北方平原会经历致命热浪,而那个致命关口取决于在户外非空调环境下作业的中国农民能够忍受多久”。
  报告最后,Eltahir提出,公共卫生体系的全方位的展是确保人们免受致命热浪袭击的必要条件。

  看到这份报告,生活在华北和东北部分地区的我们有没有必要过于惊恐?
  冬瓜侠翻阅材料发现,2015年,Eltahir也曾与其他学者一起发布科研报告,警告称“本世纪末,波斯湾地区有可能不适宜人类居住”。



  而冬瓜侠1日询问的气候专家也很难在仓促之中给出评论,毕竟科学是需要严谨的数据支撑的。
  但冬瓜侠相信,即使Eltahir的预测在50年后成真,中国人也会找到应对的办法。
  你说,对吗?
 楼主| 发表于 2018-8-2 11: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17:37:54 | 显示全部楼层
93年***提出分税制。为说服各省,朱两个多月里奔波全国,到处都是反对声,首站去的就是广东省,自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作为“代价”,朱同意土地出让收入归地方政府,为土地财政埋下伏笔。分税制执行第一年,中央财政收入猛增200%,占全国财政收入比例由上年22%急升至56%

  

   
 楼主| 发表于 2018-8-30 14: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媒述评:“强劲”的美国经济能撑到2020年吗?

  参考消息网8月30日报道 美媒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美联储——美国最高经济决策者——认为美国经济强劲,他们希望保持经济持续增长。如果经济增长顺利持续到2020年,这将是迄今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扩张期。

  但是,在下一步该怎么做的问题上特朗普和美联储态度对立。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8月27日报道,特朗普认为,关键是通过大幅减税和低利率刺激经济,这样企业和家庭就会出去消费。但特朗普不控制利率,控制利率的是美联储。美联储正致力于逐步提高利率,以确保经济不会过热,不形成泡沫。

  报道称,从许多方面来说,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局面:美国从未在经济如此好的时候经历过如此多的刺激措施,而且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也从未经历过如此大规模的贸易战。对于该做什么,没有明确的路线图。

  特朗普最近公开了这种分歧,打破多年来的先例,公开批评美联储及由他本人任命的现任领导人杰罗姆·鲍威尔。

  据报道,目前,特朗普减税数万亿美元和增加联邦开支的举措帮助股市创下新高,二季度美国经济增长率达到4.1%,为四年来的最高水平。但越来越多的人担心,特朗普的政策创造了一种“吃糖后的兴奋”状态,经济增长将在2018年达到顶峰,之后便回落,可能会在明年年底或2020年陷入衰退。

  报道称,特朗普的关税是另一个摩擦点:他认为关税是达成更好贸易协议的必要的讨价还价工具,而美联储和许多经济与商业领袖警告说,贸易战可能使经济增长放缓甚至恶化经济。

  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阿古斯丁·卡斯滕斯上周末在风景如画的怀俄明州杰克逊谷地举行的央行行长年度会议上发表言辞激烈的讲话,并称“在美国经济开足马力前进之际,美国却开始在路上设置障碍,这很矛盾”。他警告说,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可能引发一场“完美风暴”。

  据报道,美国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扩张仅持续了10年(从1991年3月持续到2001年3月),当前的经济增长如果持续到2019年7月以后就会打破此前的纪录。

  美国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负责人詹姆斯·布拉德说,他和其他美联储领导人关注的是如何让美国目前的经济状况再持续至少5年。

  布拉德说:“衰退并非不可避免。”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12: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20世纪以来人类社会最大规模的崩溃!委内瑞拉得了什么病?



    文 / 北游

  
  01


    马杜罗又准备给国民涨工资了,这已经是年内第5次了。不过,即使一口气把最低工资上调了30倍,好像还是不够用,因为委内瑞拉的物价今年已经涨了460倍。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委内瑞拉通货膨胀将于年末达到1000000%,这有多少个零,我是数不清楚了,多一个零、少一个零好像也不重要。

    对于委内瑞拉人来说,买东西已经成了体力活,因为只买一卷纸,就要260万,现金能装满一个口袋。

    超市里空空荡荡,垃圾堆里找食物,已经成了很多委内瑞拉人要面对的日常。

    作为一个盛产石油和******的国度,痛苦指数居然多年位列世界第一,委内瑞拉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民粹。

   
02


    民粹及其主义是政治哲学上的一个概念,简单的说,就是人民说了算。这里要注意的是,这里面的“人民”跟一个个的个体没关系,这里的人民是个整体概念。

    打个比方:我们有十个人,如果有九个人做出决定剥夺第十个人的财产,这是民粹赞许的。这个多数人决定的事情,也就是人民的主张,就是绝对正当正确的。

    看出问题在哪里了不?

    也就是说,如果你不幸是那第十个人,那么你就被排除出人民群众的队伍了,你的所有权利也就不复存在。

    马杜罗说要给国民涨工资,国民听着挺爽对吧,但他有没有说钱从哪里来?说了,加税!

    说白了,就是从某些人手里把钱抢过来,然后发给另一些人,你可千万不要庆幸你不是被抢的那部分人,因为从逻辑上说,这个国家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被抢的那部分人,只是还没轮到你。

    一个国家里有人有能力创造财富并保护住财富,他们才有动力扩大生产并帮助国家解决就业问题,如果国家暗示你的财产有可能随时被剥夺,你会有兴致去创造财富吗?当然没有。

    当没有人愿意去创造财富和扩大生产了,这个国家的税收从何而来呢?就业岗位从哪里来呢?

    穷人无法就业,没有钱就只能靠国家发,而国家本身是不创造财富的,企业都死掉了,国家税收来源没了,靠什么发给国民呢?

    民粹国家的恶性循环就是这么来的。

    要不然,委内瑞拉这个2011年就全球第一的原油储备国,全球第六的天然气储量,怎么会穷成这副模样?

    丰富的资源对于这些民粹国家来说,就是诅咒,类似于雪上加霜。

    一个愚蠢的人再加上无须勤奋的条件,不一定是好事,比如某些富二代和拆二代,败家的速度可比积累的速度快多了。

  
  03


    说到民粹国家的愚蠢,普遍有一个特点,一方面他们会夸大所谓人民的正义感,一方面又会夸大领导人的能力。

    这里面的逻辑在于,如果我们强调人民决策的正义和绝对正当,那么在具体的执行层面,必须有一个决策程序来实行整体人民的意志,而一个拥有足够威望的领导人就是天然的人民意志代表。

    在“民粹的母亲”俄罗斯,其民粹派就无意中透露出了民粹的本质,叫“英雄驾驭群氓”。意思就是,所谓人民群众就是无知的群氓,必须要英雄的领导人来驾驭管理,国家的历史都是英雄创造的,人民不过是无足轻重的背景。

    这可算是实力坑爹,把民粹主义的旗帜——“人民”扎扎实实贬低了一番。

    好在无知的人民群众被领导卖了,依然在帮领导数钱。

    马杜罗依然在台上振臂高呼,“我有办法。相信我。”台下是为他欢呼的群众。

  
04


    委内瑞拉人不是一直这么惨的,领导知道,要人民群众支持,那是需要一些恩惠的。

    委内瑞拉的“伟大领袖”查韦斯1999年上台后,就开始国有化进程。他在国内高举消灭贫困,消灭不平等的大旗,加速国有化,反对新自由主义经济;在国际高举反美大旗,整合南美,实际却把石油大量出口美国。

    靠着丰富的石油储量所累积起的大量财富,查韦斯实行针对穷人的医疗、教育、住房等福利制度,赢得了大批民众的欢迎。

    知乎网友刘员外曾经谈到他在2008年接触到委内瑞拉人的经历。






    靠着慷国家之慨,查韦斯在国内民望如日中天。

    1998年,他第一次当选为总统时,委内瑞拉的宪法规定,总统不能连任。但1999年,查韦斯就开始要求公投,修改宪法变成可以连任一次,公投便获成功;2000年,查韦斯大选获胜后把总统任期从5年改为6年;2009年,查韦斯再次要求公投成功,从此他无限连任委内瑞拉总统。

    好在,委内瑞拉人没有看到更多的奇迹。2013年3月5日,查韦斯因癌症去世,享年58岁。

    而此时,委国内极端的高福利政策早就因为石油价格的暴跌而难以为继,通货膨胀高企,国民生活状况一落千丈,连基本的衣食起居都难以保障。

    然而,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查韦斯走了,补药吃上瘾的委内瑞拉人又选择了公交车司机马杜罗。这位查韦斯钦点的继承人,除了会开公交车,就只剩延续查韦斯留下的政治遗产,继续忽悠人民,给人民开支票。

    如果说查韦斯开的支票还是实在的,马杜罗就只能开空头支票了,因为钱都被查韦斯挥霍的差不多了。

    截至2014年9月底,委内瑞拉外汇储备显示仅有230亿美元,而外债余额则高达1104.86亿美元,而这种局面显然不是查韦斯的跟屁虫、公交司机马杜罗能够应对的。

    他能想到的办法就只有当“老赖”,对各债务国延期、推迟还贷,其中就包括中国。

    国际上可以耍赖,国内面对垃圾桶里翻食物的委内瑞拉人,马杜罗学到了他老师的精髓,他说目前国内的困难局面都是国内反对派和外国敌对势力勾结的结果。

    其实这话也不算错,因为美国人刚刚冻结了“反美斗士”查韦斯老妈3亿700万美元的账户,这位长期卧底她儿子誓言推翻的敌对国的领袖母亲,这位号称委内瑞拉最富有的女人,终于被敌对国驱逐了。

    据说,当英雄母亲得知自己就要回到自己阔别已久的祖国,她“高兴”的心脏病发作,晕倒于地。

   

     

  
  05


    恶性通货膨胀达人类通胀史上最高水平;食品、药品严重短缺,拿钱都买不到东西;治安状况急剧恶化,暴力犯罪极度猖獗,社会秩序全面崩溃;数百万委内瑞拉人逃往邻国......

    假张说,委内瑞拉目前的惨状是20世纪以来人类社会最大规模的崩溃,我认为这个判断毫不夸张。

    对此,委内瑞拉人不应该抱怨。

    因为查韦斯是他们选出来的,马杜罗也是他们选出来的,如此变态的福利也是他们喜欢的。他们面对的困境都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后果,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自己选择、自己承担后果是成年人的基本责任。

    幸好,并不是所有国家都是民粹,都这么愚蠢,无脑相信民粹式的忽悠。

    2016年6月5日,250万瑞士人参加了一项名为“无条件基础工资”的议案的公投,议案的具体内容是为了让所有瑞士人都可以“有尊严地、体面地生活”,提出要为所有瑞士人无条件提供一份基本工资,并且要将这项福利纳入宪法,让他们能从此不为五斗米折腰,从而追随自己的兴趣去工作和生活。

    为此,议案建议,分别向瑞士成年公民和未成年人每月发放2500瑞郎(约合2560美元)和625瑞郎(约合640美元)的无条件基础工资。

    结果是,这项给国民发钱的动议在瑞士全部26个州与半州都遭否决。在参与投票的约250万瑞士人中,有76.9%的人投了反对票。

    也许有人会说,瑞士本来就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瑞士人不稀罕国家发钱。我要说的是,一国民众会不会被不劳而获、国家发钱诱惑,说不定正是瑞士富裕、委内瑞拉崩溃的原因。

    在关乎个人、民族、国家命运的选题上,委内瑞拉人和瑞士人分别交出了答卷,高下立见、冷暖自知。

    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命运。


   作者:北游,自2004年起坚持互联网写作至今,笔耕不辍,长期专注哲学和政治哲学领域,对社会热点和公共事务见解独到,文章在凯迪、天涯、搜狐等全国知名BBS被阅读数千万,屡屡成就现象级文章。现为“北游说事儿”和“北游说康德”公号。
 楼主| 发表于 2018-8-31 16: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国企太多?那就来和美国比比看







    眉山剑客

    我们要驳斥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的一个谎言。什么谎言?说中国的国有企业、中国政府对高新技术的补贴和支持,中国侵犯所谓的知识产权,恶化了国际经济关系。

    我的观察正好相反,我给大家举几个例子。

    第一,国企不是中国发明的。

    当然中国历史也很早,最早的中国的盐铁官营,汉代就有了,所以中国的国有企业历史很早。但是我告诉大家,还未必早过当年的波斯帝国,或者是两河流域古巴比伦、古埃及这些有古文明的国家。所有的古老的国家,它只要能够从村庄发展到城市、国家,能够抵抗游牧民族或者海盗的侵略,它一定会发展某种形式的国有企业。

    在这个资本主义崛起过程里,英国的国企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你们知道国企是什么?就开始的是准国企,因为国王授权给它垄断。东印度公司征服整个印度大陆,不是政府的军队,是东印度公司的私人军队。后来东印度公司F·B透了破产了,政府接管,正式国有化变成国有公司,国有公司照样垄断,激发了美国独立战争。

   

    所以你讲这个国有企业,以为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才有国有企业,我告诉你,所有国家都有不同形式的国有企业,跟政治制度没有关系。没有国有企业,这个国家就不能独立,这个道理非常简单。

    最早被美国中央情报局颠覆的国有企业,是谁?就是美国当年大力扶持的伊朗——因为扶持伊朗可以制衡苏联。

    大伙知道冷战,西方的办法从来是分而治之,给你制造竞争对象来制衡你。所以现在伊朗有那么大的实力可以研发核武器,这工业基础是四五十年代美国大力援助伊朗时留下了。所以伊朗的工业基础肯定比比如说美国的“殖民地”,全套照搬美国的菲律宾要好多了。

    但是50年代伊朗选举出一个有民族主义的首相,叫摩萨台。他发现伊朗的石油都被美国跨国公司控制,伊朗就不能独立,所以他用国家权力把石油公司国有化,收归国有,伊朗才能独立建国。那怎么样?美国中央情报局立刻就把他颠覆了。

    所以伊朗的动乱是从1953年颠覆民选政府,把外国石油公司国有化开始的。所以你就知道,国有企业在民族独立里面是起了重大作用的。

   

    西方帝国主义自己要有国有企业,但是不允许别的国家的国有企业和他竞争。有人说美国哪有国有企业?我告诉你,美国国有企业是美国立国的根本,美国最大的国有企业就是五角大楼,美国的军备是一个高度垄断化的托拉斯公司,超过全世界任何国有企业。

   

    第二条,美国高科技的实力来自于什么地方?来自于美国建国以后各个州划拨大片土地,将土地赠与大学。大学靠土地增值或出租的钱就可以养科研人员,招募全世界的科学家。

    美国公立大学里面基金会钱最多的就是我曾经念书的德克萨斯大学。它的大学基金大到什么程度?有几百亿美元,比中国的教育经费还多。为什么?它的土地上发现石油,租给石油公司经营,收租就行了。所以德克萨斯大学能够出钱招募全世界高科技的科学家,到奥斯汀来研究。

   

    这个经验中国没有学。我给中国建议了多少次,中国如果要发展独立的科学,在大城市里面招聘一个海归回来原来几万,现在就得几十万,根本养不起。如果学美国,在中小城市里把土地或者把国资委的企业划分三分之一给大学,搞大学基金会,那中国的研究立马就可以在全世界竞争,然后中国的工业、科技军事、金融都可以和美国竞争。

    所以指责中国是不平等竞争、中国有国有企业……其实中国国有企业的规模,我认为和美国以及当年英国殖民主义比起来还不够强大,而且经验还不够丰富。

    中国学了好多扶植高科技的办法,包括政府定向的补贴。美国的补贴方法是什么?就是给你科学基金、国防部订单。波音公司要是没有国防部的订单,他怎么能研发新的飞机?那个研发费用非常高的。通用电气公司之类都是一样的。

    所以美国和欧洲指责中国国有企业有政府补贴,那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楼主| 发表于 2018-9-3 17:4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按照《中国统计年鉴》的统计口径,依据收入水平的不同,将全国居民人数进行五等份分组来进一步加以考察。从下图2可以清晰地看到,我国收入水平最高的前20%数量的居民,2016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9259.5元,遥遥领先其他80%的人群;即便是位于第二梯队的中等偏上收入群体,2016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也只有31990.4元,刚刚超过高收入群体的一半;而收入最低的20%人群,2016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仅为5528.7元,不到高收入人群的1/10。
 楼主| 发表于 2018-9-3 17:53:27 | 显示全部楼层


10年后的2011年,拐点来临。随着生育率下降,中国劳动力人口占比逐渐下滑,直到2017年,劳动力人口占比已经回到了2005年的水平。而中国的经济增速,也恰好走向了下坡。于是你看到了,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政策,2017年百城抢人大战,2018年多地奖励二孩生育……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17: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17:3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金一南少将:不是中国、俄罗斯,这才是美国未来最大的敌人!

  来源:瞭望智库

  最近,美国政界、新闻界在讨论一个问题,谁是美国未来最大的敌人?

当地时间2018年8月13日,美国纽约德拉姆堡军事基地,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额达7160亿美元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法案正式生效。由此,美军军费将增加2.6%,为9年来最大增幅。  当地时间2018年8月13日,美国纽约德拉姆堡军事基地,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额达7160亿美元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法案正式生效。由此,美军军费将增加2.6%,为9年来最大增幅。
  记者 | 周宇婷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CNR国防时空”(ID:guofangshikong),原文首发于2018年8月30日。

  问:虽然美国仍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但美国担心在世界格局的不断变化中,将会遭遇强劲对手。那么这个对手有可能是谁呢?

  早前,特朗普就说,俄罗斯在某些层面上是战略对手,中国也是,连欧盟在某些领域也是。一南教授,您怎么看待美国的这些观点?

  金一南:你要说对手的话,从经济总量看,他经济的总量大约17万亿多美美元,第二位的中国12万亿,跟它差距还是明显的。美国的军费7160亿美元,相当于排在美国军费之后的九个国家的总和,全世界军费排名第二到第十名加起来军费还不如美国军费多。

  而且你再看看美国拥有最好的地缘政治条件,北面加拿大,南面墨西哥,两个国家的国力都很弱,跟他根本无法有抗衡。他的东面是大西洋,西边是太平洋,安全环境是得天独厚,按理说美国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结果美国这些政治人物,包括特朗普,包括国会,包括国防部,包括他的国务院,等等,他们的感觉是什么?他们感觉美国全世界最不安全,全世界所有力量都在威胁他。我们说这就是精神偏执。

  美国现在陷于一种安全偏执,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觉得危险的不行,觉得大家都在威胁他,谁威胁你了?你全世界最庞大的经济力量,最庞大的军事力量,今天打这个,明天打那个,他结果觉得自己最不安全。


  问:看来美国要追求的不是普通的安全感,而是一种凌驾于所有国家之上的绝对安全。

  金一南:对,其实美国第一是最安全的,第二是占了世界最大便宜的。结果他觉得第一我是最不安全的,第二,全世界人都在占我的便宜,哪有这样的事情。

美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美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
  问:确实,美国在制造对手的独角戏里入戏太深,不能自拔。最近,美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说,美海上力量正受到俄中挑战,海上竞争的日子已重新到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国会听证会上也表示,从长远看,中国是对美国最大的安全威胁,中美互征关税也从今年7月6号开始生效。一南教授,美国现在到底怎么看中美关系?

  金一南:美国对中国有看法的最关键原因是中国发展太快,动了美国的奶酪那就不行了。中国人并没有强买强卖,那么大量的made in China的产品,首先都从低端开始,然后到中端,服装、鞋帽、玩具、家具、圣诞树、彩蛋,这些是中国偷了美国的技术吗?这些是中国占了欧盟的便宜吗?不是的,中国人凭勤劳、凭勇敢,我们在生产那些人家不愿意生产的大量的劳动密集型产品,中国人慢慢形成贸易优势。

  当然啊,我们今天的产品向一些高端产品进军了,比如中国的高铁全世界领先,航空航天我们也在逐步的赶上来。那美国人今天就不愿意了,他希望中国永远待在低端,高端应该是我的。这叫公平吗?这不叫公平。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我们做的完全符合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争取自己平等地位的诉求,而且我们的努力全部来自于自身,我们并没有占谁的便宜,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完全理直气壮。


  问:习主席多次指出,中美两国应该建立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特朗普和他的主要内阁成员也多次表示认同,那么面对美国方面的一些杂音,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金一南:鲁迅讲了,如果对方退一步,那我也退一步;如果我退一步,对方进一步,那就只有拔出拳头来。我们完全都是自卫,我们并不是攻击性。美国今天攻击性的增加关税,我们作为一种报复的措施,我们提高关税完全是一种相对被动的防御,包括他提升的量大,我们提升的量小,确实是这样的。捍卫自己的权益不光凭嘴巴,而且一定要凭行动。中国的发展依赖于什么?依赖于自身的坚持、提高我们自身的效益,而不取决于人家的脸色,不取决于人家对你的围堵。

美国学者彼得·希夫美国学者彼得·希夫
  问:最近,我们也难得看到了美国舆论当中一些比较清醒的声音,美国有媒体发表了一篇文章,分析说美国未来的对手既不是俄罗斯也不是中国,是谁呢?是美国自己。一南教授您怎么理解?

  金一南:我们经常讲美国有全世界最好的智库,而且美国也可以说拥有全世界最聪明的头脑,就像提出来“美国人最大的敌人是美国”,这个美国学者就颇有见识。还有另外一位美国学者颇有见识,叫彼得·希夫,他在2006年、2007年就准确地预言了美国必然要遭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就是由房地产市场破产所引发,他当时就准确的预言了,他现在又在预言美国的下一场危机。他说可能加剧下一场金融危机最大的问题是美国人实际上已经身无分文。身无分文从哪来的?就是美国今天的债务。

  美国从1776年建国,美国的债务不到1万亿美元,2008年奥巴马上台到2016年特朗普上台,美国债务20万亿,已经超过了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相当于你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还不够还债的。所以彼得·希夫讲,美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国债,国家债务太高,美国人实际上已经身无分文。

  特朗普第一在减税,减税政府收入就少了,然后国防投入巨大,现在飙升到7160亿,而且特朗普又恢复美国人登月,要登上月球,当年美国之所以阿波罗计划之后不登月了,就因为没有钱,特朗普现在恢复登月。特朗普还要建立太空部队。还有大规模的基建,钱从哪儿来?只有发行债务。所以彼得·希夫预言,就特朗普这种花钱的速度,到2020年美国的债务要达到25万亿美元。他说照这么折腾下去,到了2024年那个任期,美国的债务就肯定要突破30万亿美元,这就太可怕了,你最后要拖垮的。

  美国一些清醒人士所认识到,美国最大的敌人是美国自身,就是那种自身极其膨胀的愿望,唯我独尊的愿望,老子天下第一的愿望,美国利益优先,优先于全世界的利益,就这种东西将成为美国最大的敌人。

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进行射击训练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进行射击训练
  问:刚才您也说到了,美国今年通过了历史上最高额度的军费开支法案,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中军费开支达到了空前的7160亿美元,您觉得美国这种军事扩张势头究竟能够维持多久呢?

  金一南:这种军事扩张的势头是很难长期维持的,我前不久也是看了一个美国人写的一篇东西,他说特朗普的观念太老旧了。他的意思是什么?他说过去战争是有利可图的,过去的战争可以掠夺奴隶、抢夺财产、占领城市,掠夺资源都可以。今天在全球化的时代,在互联网的时代,过去那种大量增强军备、掠夺财富、占领交通要道,这种观念完全过时了,现在需要的是什么呢?现在大家利益都完全勾连在一起才能形成共赢,你通过战争的方法达成国家利益的可能性越来越低,大量投入军费是非常不值当的。

  美国把大量钱花在海军建设、空军建设、太空建设、陆军建设,非常不值,结果是浪费了美国的财富,导致最后美国的公共设施破烂不堪,美国的竞争力持续的下降,就导致这样的问题。从这个角度来看,未来通过冲突能够有效维护自己安全吗?是不可能的。这种冲突只能极大损耗自己的安全,或者我通过关起门来维护自己的安全,表面上特别维护美国的利益,实际上维护的是美国眼前的、眼皮底下的那一丁点利益,他损害了什么呢?特朗普损害了美国的中长期利益。


//s3.pfp.sina.net/ea/ad/2/8/ba7fc83c3dd2ebdb911e268f97acf3b9.jpg
  问:现在已经不是一个靠传统侵略、征服就能压倒一切的时代了,国家的利益格局和实现方式也都与冷战时候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方面,美国依然保有原先的霸凌思维,全球多地打仗,另一方面,特朗普宣称要让美国“重新伟大”,美国真的还能靠这些变得更安全或者更伟大吗?

  金一南:这点是他根本就做不到的,他的政策实际上要导致美国陷入新一轮的误区,而在这轮误区里受损的就是他们所宣称的要全力维护的美国自身的国家利益。从美国国内今天分裂的状态,华尔街也好,华盛顿也好,硅谷、好莱坞、常春藤,这种和普通民众的分裂看,美国现在日益变成一个撕裂的社会,谁撕裂的?

  大家注意,撕裂美国的不是外面的力量,不是欧盟,不是俄罗斯,不是中国,也不是伊朗、朝鲜,撕裂的是美国自身,就对自身到底选择一条什么样的发展路径,自身怎么样有效维护自己的安全,在这些问题上美国自身正在发生很大的分裂。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关键字 : 特朗普军费金一南彼得·希夫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17:4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金一南少将:不是中国、俄罗斯,这才是美国未来最大的敌人!

  来源:瞭望智库

  最近,美国政界、新闻界在讨论一个问题,谁是美国未来最大的敌人?

当地时间2018年8月13日,美国纽约德拉姆堡军事基地,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额达7160亿美元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法案正式生效。由此,美军军费将增加2.6%,为9年来最大增幅。  当地时间2018年8月13日,美国纽约德拉姆堡军事基地,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额达7160亿美元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法案正式生效。由此,美军军费将增加2.6%,为9年来最大增幅。
  记者 | 周宇婷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CNR国防时空”(ID:guofangshikong),原文首发于2018年8月30日。

  问:虽然美国仍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但美国担心在世界格局的不断变化中,将会遭遇强劲对手。那么这个对手有可能是谁呢?

  早前,特朗普就说,俄罗斯在某些层面上是战略对手,中国也是,连欧盟在某些领域也是。一南教授,您怎么看待美国的这些观点?

  金一南:你要说对手的话,从经济总量看,他经济的总量大约17万亿多美美元,第二位的中国12万亿,跟它差距还是明显的。美国的军费7160亿美元,相当于排在美国军费之后的九个国家的总和,全世界军费排名第二到第十名加起来军费还不如美国军费多。

  而且你再看看美国拥有最好的地缘政治条件,北面加拿大,南面墨西哥,两个国家的国力都很弱,跟他根本无法有抗衡。他的东面是大西洋,西边是太平洋,安全环境是得天独厚,按理说美国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结果美国这些政治人物,包括特朗普,包括国会,包括国防部,包括他的国务院,等等,他们的感觉是什么?他们感觉美国全世界最不安全,全世界所有力量都在威胁他。我们说这就是精神偏执。

  美国现在陷于一种安全偏执,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觉得危险的不行,觉得大家都在威胁他,谁威胁你了?你全世界最庞大的经济力量,最庞大的军事力量,今天打这个,明天打那个,他结果觉得自己最不安全。


  问:看来美国要追求的不是普通的安全感,而是一种凌驾于所有国家之上的绝对安全。

  金一南:对,其实美国第一是最安全的,第二是占了世界最大便宜的。结果他觉得第一我是最不安全的,第二,全世界人都在占我的便宜,哪有这样的事情。

美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美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
  问:确实,美国在制造对手的独角戏里入戏太深,不能自拔。最近,美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说,美海上力量正受到俄中挑战,海上竞争的日子已重新到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国会听证会上也表示,从长远看,中国是对美国最大的安全威胁,中美互征关税也从今年7月6号开始生效。一南教授,美国现在到底怎么看中美关系?

  金一南:美国对中国有看法的最关键原因是中国发展太快,动了美国的奶酪那就不行了。中国人并没有强买强卖,那么大量的made in China的产品,首先都从低端开始,然后到中端,服装、鞋帽、玩具、家具、圣诞树、彩蛋,这些是中国偷了美国的技术吗?这些是中国占了欧盟的便宜吗?不是的,中国人凭勤劳、凭勇敢,我们在生产那些人家不愿意生产的大量的劳动密集型产品,中国人慢慢形成贸易优势。

  当然啊,我们今天的产品向一些高端产品进军了,比如中国的高铁全世界领先,航空航天我们也在逐步的赶上来。那美国人今天就不愿意了,他希望中国永远待在低端,高端应该是我的。这叫公平吗?这不叫公平。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我们做的完全符合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争取自己平等地位的诉求,而且我们的努力全部来自于自身,我们并没有占谁的便宜,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完全理直气壮。


  问:习主席多次指出,中美两国应该建立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特朗普和他的主要内阁成员也多次表示认同,那么面对美国方面的一些杂音,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金一南:鲁迅讲了,如果对方退一步,那我也退一步;如果我退一步,对方进一步,那就只有拔出拳头来。我们完全都是自卫,我们并不是攻击性。美国今天攻击性的增加关税,我们作为一种报复的措施,我们提高关税完全是一种相对被动的防御,包括他提升的量大,我们提升的量小,确实是这样的。捍卫自己的权益不光凭嘴巴,而且一定要凭行动。中国的发展依赖于什么?依赖于自身的坚持、提高我们自身的效益,而不取决于人家的脸色,不取决于人家对你的围堵。

美国学者彼得·希夫美国学者彼得·希夫
  问:最近,我们也难得看到了美国舆论当中一些比较清醒的声音,美国有媒体发表了一篇文章,分析说美国未来的对手既不是俄罗斯也不是中国,是谁呢?是美国自己。一南教授您怎么理解?

  金一南:我们经常讲美国有全世界最好的智库,而且美国也可以说拥有全世界最聪明的头脑,就像提出来“美国人最大的敌人是美国”,这个美国学者就颇有见识。还有另外一位美国学者颇有见识,叫彼得·希夫,他在2006年、2007年就准确地预言了美国必然要遭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就是由房地产市场破产所引发,他当时就准确的预言了,他现在又在预言美国的下一场危机。他说可能加剧下一场金融危机最大的问题是美国人实际上已经身无分文。身无分文从哪来的?就是美国今天的债务。

  美国从1776年建国,美国的债务不到1万亿美元,2008年奥巴马上台到2016年特朗普上台,美国债务20万亿,已经超过了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相当于你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还不够还债的。所以彼得·希夫讲,美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国债,国家债务太高,美国人实际上已经身无分文。

  特朗普第一在减税,减税政府收入就少了,然后国防投入巨大,现在飙升到7160亿,而且特朗普又恢复美国人登月,要登上月球,当年美国之所以阿波罗计划之后不登月了,就因为没有钱,特朗普现在恢复登月。特朗普还要建立太空部队。还有大规模的基建,钱从哪儿来?只有发行债务。所以彼得·希夫预言,就特朗普这种花钱的速度,到2020年美国的债务要达到25万亿美元。他说照这么折腾下去,到了2024年那个任期,美国的债务就肯定要突破30万亿美元,这就太可怕了,你最后要拖垮的。

  美国一些清醒人士所认识到,美国最大的敌人是美国自身,就是那种自身极其膨胀的愿望,唯我独尊的愿望,老子天下第一的愿望,美国利益优先,优先于全世界的利益,就这种东西将成为美国最大的敌人。

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进行射击训练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进行射击训练
  问:刚才您也说到了,美国今年通过了历史上最高额度的军费开支法案,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中军费开支达到了空前的7160亿美元,您觉得美国这种军事扩张势头究竟能够维持多久呢?

  金一南:这种军事扩张的势头是很难长期维持的,我前不久也是看了一个美国人写的一篇东西,他说特朗普的观念太老旧了。他的意思是什么?他说过去战争是有利可图的,过去的战争可以掠夺奴隶、抢夺财产、占领城市,掠夺资源都可以。今天在全球化的时代,在互联网的时代,过去那种大量增强军备、掠夺财富、占领交通要道,这种观念完全过时了,现在需要的是什么呢?现在大家利益都完全勾连在一起才能形成共赢,你通过战争的方法达成国家利益的可能性越来越低,大量投入军费是非常不值当的。

  美国把大量钱花在海军建设、空军建设、太空建设、陆军建设,非常不值,结果是浪费了美国的财富,导致最后美国的公共设施破烂不堪,美国的竞争力持续的下降,就导致这样的问题。从这个角度来看,未来通过冲突能够有效维护自己安全吗?是不可能的。这种冲突只能极大损耗自己的安全,或者我通过关起门来维护自己的安全,表面上特别维护美国的利益,实际上维护的是美国眼前的、眼皮底下的那一丁点利益,他损害了什么呢?特朗普损害了美国的中长期利益。


//s3.pfp.sina.net/ea/ad/2/8/ba7fc83c3dd2ebdb911e268f97acf3b9.jpg
  问:现在已经不是一个靠传统侵略、征服就能压倒一切的时代了,国家的利益格局和实现方式也都与冷战时候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方面,美国依然保有原先的霸凌思维,全球多地打仗,另一方面,特朗普宣称要让美国“重新伟大”,美国真的还能靠这些变得更安全或者更伟大吗?

  金一南:这点是他根本就做不到的,他的政策实际上要导致美国陷入新一轮的误区,而在这轮误区里受损的就是他们所宣称的要全力维护的美国自身的国家利益。从美国国内今天分裂的状态,华尔街也好,华盛顿也好,硅谷、好莱坞、常春藤,这种和普通民众的分裂看,美国现在日益变成一个撕裂的社会,谁撕裂的?

  大家注意,撕裂美国的不是外面的力量,不是欧盟,不是俄罗斯,不是中国,也不是伊朗、朝鲜,撕裂的是美国自身,就对自身到底选择一条什么样的发展路径,自身怎么样有效维护自己的安全,在这些问题上美国自身正在发生很大的分裂。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关键字 : 特朗普军费金一南彼得·希夫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17:4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金一南少将:不是中国、俄罗斯,这才是美国未来最大的敌人!

  来源:瞭望智库

  最近,美国政界、新闻界在讨论一个问题,谁是美国未来最大的敌人?

当地时间2018年8月13日,美国纽约德拉姆堡军事基地,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额达7160亿美元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法案正式生效。由此,美军军费将增加2.6%,为9年来最大增幅。  当地时间2018年8月13日,美国纽约德拉姆堡军事基地,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额达7160亿美元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法案正式生效。由此,美军军费将增加2.6%,为9年来最大增幅。
  记者 | 周宇婷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CNR国防时空”(ID:guofangshikong),原文首发于2018年8月30日。

  问:虽然美国仍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但美国担心在世界格局的不断变化中,将会遭遇强劲对手。那么这个对手有可能是谁呢?

  早前,特朗普就说,俄罗斯在某些层面上是战略对手,中国也是,连欧盟在某些领域也是。一南教授,您怎么看待美国的这些观点?

  金一南:你要说对手的话,从经济总量看,他经济的总量大约17万亿多美美元,第二位的中国12万亿,跟它差距还是明显的。美国的军费7160亿美元,相当于排在美国军费之后的九个国家的总和,全世界军费排名第二到第十名加起来军费还不如美国军费多。

  而且你再看看美国拥有最好的地缘政治条件,北面加拿大,南面墨西哥,两个国家的国力都很弱,跟他根本无法有抗衡。他的东面是大西洋,西边是太平洋,安全环境是得天独厚,按理说美国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结果美国这些政治人物,包括特朗普,包括国会,包括国防部,包括他的国务院,等等,他们的感觉是什么?他们感觉美国全世界最不安全,全世界所有力量都在威胁他。我们说这就是精神偏执。

  美国现在陷于一种安全偏执,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觉得危险的不行,觉得大家都在威胁他,谁威胁你了?你全世界最庞大的经济力量,最庞大的军事力量,今天打这个,明天打那个,他结果觉得自己最不安全。


  问:看来美国要追求的不是普通的安全感,而是一种凌驾于所有国家之上的绝对安全。

  金一南:对,其实美国第一是最安全的,第二是占了世界最大便宜的。结果他觉得第一我是最不安全的,第二,全世界人都在占我的便宜,哪有这样的事情。

美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美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
  问:确实,美国在制造对手的独角戏里入戏太深,不能自拔。最近,美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说,美海上力量正受到俄中挑战,海上竞争的日子已重新到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国会听证会上也表示,从长远看,中国是对美国最大的安全威胁,中美互征关税也从今年7月6号开始生效。一南教授,美国现在到底怎么看中美关系?

  金一南:美国对中国有看法的最关键原因是中国发展太快,动了美国的奶酪那就不行了。中国人并没有强买强卖,那么大量的made in China的产品,首先都从低端开始,然后到中端,服装、鞋帽、玩具、家具、圣诞树、彩蛋,这些是中国偷了美国的技术吗?这些是中国占了欧盟的便宜吗?不是的,中国人凭勤劳、凭勇敢,我们在生产那些人家不愿意生产的大量的劳动密集型产品,中国人慢慢形成贸易优势。

  当然啊,我们今天的产品向一些高端产品进军了,比如中国的高铁全世界领先,航空航天我们也在逐步的赶上来。那美国人今天就不愿意了,他希望中国永远待在低端,高端应该是我的。这叫公平吗?这不叫公平。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我们做的完全符合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争取自己平等地位的诉求,而且我们的努力全部来自于自身,我们并没有占谁的便宜,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完全理直气壮。


  问:习主席多次指出,中美两国应该建立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特朗普和他的主要内阁成员也多次表示认同,那么面对美国方面的一些杂音,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金一南:鲁迅讲了,如果对方退一步,那我也退一步;如果我退一步,对方进一步,那就只有拔出拳头来。我们完全都是自卫,我们并不是攻击性。美国今天攻击性的增加关税,我们作为一种报复的措施,我们提高关税完全是一种相对被动的防御,包括他提升的量大,我们提升的量小,确实是这样的。捍卫自己的权益不光凭嘴巴,而且一定要凭行动。中国的发展依赖于什么?依赖于自身的坚持、提高我们自身的效益,而不取决于人家的脸色,不取决于人家对你的围堵。

美国学者彼得·希夫美国学者彼得·希夫
  问:最近,我们也难得看到了美国舆论当中一些比较清醒的声音,美国有媒体发表了一篇文章,分析说美国未来的对手既不是俄罗斯也不是中国,是谁呢?是美国自己。一南教授您怎么理解?

  金一南:我们经常讲美国有全世界最好的智库,而且美国也可以说拥有全世界最聪明的头脑,就像提出来“美国人最大的敌人是美国”,这个美国学者就颇有见识。还有另外一位美国学者颇有见识,叫彼得·希夫,他在2006年、2007年就准确地预言了美国必然要遭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就是由房地产市场破产所引发,他当时就准确的预言了,他现在又在预言美国的下一场危机。他说可能加剧下一场金融危机最大的问题是美国人实际上已经身无分文。身无分文从哪来的?就是美国今天的债务。

  美国从1776年建国,美国的债务不到1万亿美元,2008年奥巴马上台到2016年特朗普上台,美国债务20万亿,已经超过了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相当于你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还不够还债的。所以彼得·希夫讲,美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国债,国家债务太高,美国人实际上已经身无分文。

  特朗普第一在减税,减税政府收入就少了,然后国防投入巨大,现在飙升到7160亿,而且特朗普又恢复美国人登月,要登上月球,当年美国之所以阿波罗计划之后不登月了,就因为没有钱,特朗普现在恢复登月。特朗普还要建立太空部队。还有大规模的基建,钱从哪儿来?只有发行债务。所以彼得·希夫预言,就特朗普这种花钱的速度,到2020年美国的债务要达到25万亿美元。他说照这么折腾下去,到了2024年那个任期,美国的债务就肯定要突破30万亿美元,这就太可怕了,你最后要拖垮的。

  美国一些清醒人士所认识到,美国最大的敌人是美国自身,就是那种自身极其膨胀的愿望,唯我独尊的愿望,老子天下第一的愿望,美国利益优先,优先于全世界的利益,就这种东西将成为美国最大的敌人。

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进行射击训练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进行射击训练
  问:刚才您也说到了,美国今年通过了历史上最高额度的军费开支法案,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中军费开支达到了空前的7160亿美元,您觉得美国这种军事扩张势头究竟能够维持多久呢?

  金一南:这种军事扩张的势头是很难长期维持的,我前不久也是看了一个美国人写的一篇东西,他说特朗普的观念太老旧了。他的意思是什么?他说过去战争是有利可图的,过去的战争可以掠夺奴隶、抢夺财产、占领城市,掠夺资源都可以。今天在全球化的时代,在互联网的时代,过去那种大量增强军备、掠夺财富、占领交通要道,这种观念完全过时了,现在需要的是什么呢?现在大家利益都完全勾连在一起才能形成共赢,你通过战争的方法达成国家利益的可能性越来越低,大量投入军费是非常不值当的。

  美国把大量钱花在海军建设、空军建设、太空建设、陆军建设,非常不值,结果是浪费了美国的财富,导致最后美国的公共设施破烂不堪,美国的竞争力持续的下降,就导致这样的问题。从这个角度来看,未来通过冲突能够有效维护自己安全吗?是不可能的。这种冲突只能极大损耗自己的安全,或者我通过关起门来维护自己的安全,表面上特别维护美国的利益,实际上维护的是美国眼前的、眼皮底下的那一丁点利益,他损害了什么呢?特朗普损害了美国的中长期利益。


//s3.pfp.sina.net/ea/ad/2/8/ba7fc83c3dd2ebdb911e268f97acf3b9.jpg
  问:现在已经不是一个靠传统侵略、征服就能压倒一切的时代了,国家的利益格局和实现方式也都与冷战时候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方面,美国依然保有原先的霸凌思维,全球多地打仗,另一方面,特朗普宣称要让美国“重新伟大”,美国真的还能靠这些变得更安全或者更伟大吗?

  金一南:这点是他根本就做不到的,他的政策实际上要导致美国陷入新一轮的误区,而在这轮误区里受损的就是他们所宣称的要全力维护的美国自身的国家利益。从美国国内今天分裂的状态,华尔街也好,华盛顿也好,硅谷、好莱坞、常春藤,这种和普通民众的分裂看,美国现在日益变成一个撕裂的社会,谁撕裂的?

  大家注意,撕裂美国的不是外面的力量,不是欧盟,不是俄罗斯,不是中国,也不是伊朗、朝鲜,撕裂的是美国自身,就对自身到底选择一条什么样的发展路径,自身怎么样有效维护自己的安全,在这些问题上美国自身正在发生很大的分裂。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关键字 : 特朗普军费金一南彼得·希夫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17: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金一南少将:不是中国、俄罗斯,这才是美国未来最大的敌人!

  来源:瞭望智库

  最近,美国政界、新闻界在讨论一个问题,谁是美国未来最大的敌人?

当地时间2018年8月13日,美国纽约德拉姆堡军事基地,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额达7160亿美元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法案正式生效。由此,美军军费将增加2.6%,为9年来最大增幅。  当地时间2018年8月13日,美国纽约德拉姆堡军事基地,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额达7160亿美元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法案正式生效。由此,美军军费将增加2.6%,为9年来最大增幅。
  记者 | 周宇婷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CNR国防时空”(ID:guofangshikong),原文首发于2018年8月30日。

  问:虽然美国仍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但美国担心在世界格局的不断变化中,将会遭遇强劲对手。那么这个对手有可能是谁呢?

  早前,特朗普就说,俄罗斯在某些层面上是战略对手,中国也是,连欧盟在某些领域也是。一南教授,您怎么看待美国的这些观点?

  金一南:你要说对手的话,从经济总量看,他经济的总量大约17万亿多美美元,第二位的中国12万亿,跟它差距还是明显的。美国的军费7160亿美元,相当于排在美国军费之后的九个国家的总和,全世界军费排名第二到第十名加起来军费还不如美国军费多。

  而且你再看看美国拥有最好的地缘政治条件,北面加拿大,南面墨西哥,两个国家的国力都很弱,跟他根本无法有抗衡。他的东面是大西洋,西边是太平洋,安全环境是得天独厚,按理说美国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结果美国这些政治人物,包括特朗普,包括国会,包括国防部,包括他的国务院,等等,他们的感觉是什么?他们感觉美国全世界最不安全,全世界所有力量都在威胁他。我们说这就是精神偏执。

  美国现在陷于一种安全偏执,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觉得危险的不行,觉得大家都在威胁他,谁威胁你了?你全世界最庞大的经济力量,最庞大的军事力量,今天打这个,明天打那个,他结果觉得自己最不安全。


  问:看来美国要追求的不是普通的安全感,而是一种凌驾于所有国家之上的绝对安全。

  金一南:对,其实美国第一是最安全的,第二是占了世界最大便宜的。结果他觉得第一我是最不安全的,第二,全世界人都在占我的便宜,哪有这样的事情。

美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美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
  问:确实,美国在制造对手的独角戏里入戏太深,不能自拔。最近,美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说,美海上力量正受到俄中挑战,海上竞争的日子已重新到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国会听证会上也表示,从长远看,中国是对美国最大的安全威胁,中美互征关税也从今年7月6号开始生效。一南教授,美国现在到底怎么看中美关系?

  金一南:美国对中国有看法的最关键原因是中国发展太快,动了美国的奶酪那就不行了。中国人并没有强买强卖,那么大量的made in China的产品,首先都从低端开始,然后到中端,服装、鞋帽、玩具、家具、圣诞树、彩蛋,这些是中国偷了美国的技术吗?这些是中国占了欧盟的便宜吗?不是的,中国人凭勤劳、凭勇敢,我们在生产那些人家不愿意生产的大量的劳动密集型产品,中国人慢慢形成贸易优势。

  当然啊,我们今天的产品向一些高端产品进军了,比如中国的高铁全世界领先,航空航天我们也在逐步的赶上来。那美国人今天就不愿意了,他希望中国永远待在低端,高端应该是我的。这叫公平吗?这不叫公平。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我们做的完全符合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争取自己平等地位的诉求,而且我们的努力全部来自于自身,我们并没有占谁的便宜,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完全理直气壮。


  问:习主席多次指出,中美两国应该建立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特朗普和他的主要内阁成员也多次表示认同,那么面对美国方面的一些杂音,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金一南:鲁迅讲了,如果对方退一步,那我也退一步;如果我退一步,对方进一步,那就只有拔出拳头来。我们完全都是自卫,我们并不是攻击性。美国今天攻击性的增加关税,我们作为一种报复的措施,我们提高关税完全是一种相对被动的防御,包括他提升的量大,我们提升的量小,确实是这样的。捍卫自己的权益不光凭嘴巴,而且一定要凭行动。中国的发展依赖于什么?依赖于自身的坚持、提高我们自身的效益,而不取决于人家的脸色,不取决于人家对你的围堵。

美国学者彼得·希夫美国学者彼得·希夫
  问:最近,我们也难得看到了美国舆论当中一些比较清醒的声音,美国有媒体发表了一篇文章,分析说美国未来的对手既不是俄罗斯也不是中国,是谁呢?是美国自己。一南教授您怎么理解?

  金一南:我们经常讲美国有全世界最好的智库,而且美国也可以说拥有全世界最聪明的头脑,就像提出来“美国人最大的敌人是美国”,这个美国学者就颇有见识。还有另外一位美国学者颇有见识,叫彼得·希夫,他在2006年、2007年就准确地预言了美国必然要遭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就是由房地产市场破产所引发,他当时就准确的预言了,他现在又在预言美国的下一场危机。他说可能加剧下一场金融危机最大的问题是美国人实际上已经身无分文。身无分文从哪来的?就是美国今天的债务。

  美国从1776年建国,美国的债务不到1万亿美元,2008年奥巴马上台到2016年特朗普上台,美国债务20万亿,已经超过了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相当于你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还不够还债的。所以彼得·希夫讲,美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国债,国家债务太高,美国人实际上已经身无分文。

  特朗普第一在减税,减税政府收入就少了,然后国防投入巨大,现在飙升到7160亿,而且特朗普又恢复美国人登月,要登上月球,当年美国之所以阿波罗计划之后不登月了,就因为没有钱,特朗普现在恢复登月。特朗普还要建立太空部队。还有大规模的基建,钱从哪儿来?只有发行债务。所以彼得·希夫预言,就特朗普这种花钱的速度,到2020年美国的债务要达到25万亿美元。他说照这么折腾下去,到了2024年那个任期,美国的债务就肯定要突破30万亿美元,这就太可怕了,你最后要拖垮的。

  美国一些清醒人士所认识到,美国最大的敌人是美国自身,就是那种自身极其膨胀的愿望,唯我独尊的愿望,老子天下第一的愿望,美国利益优先,优先于全世界的利益,就这种东西将成为美国最大的敌人。

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进行射击训练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进行射击训练
  问:刚才您也说到了,美国今年通过了历史上最高额度的军费开支法案,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中军费开支达到了空前的7160亿美元,您觉得美国这种军事扩张势头究竟能够维持多久呢?

  金一南:这种军事扩张的势头是很难长期维持的,我前不久也是看了一个美国人写的一篇东西,他说特朗普的观念太老旧了。他的意思是什么?他说过去战争是有利可图的,过去的战争可以掠夺奴隶、抢夺财产、占领城市,掠夺资源都可以。今天在全球化的时代,在互联网的时代,过去那种大量增强军备、掠夺财富、占领交通要道,这种观念完全过时了,现在需要的是什么呢?现在大家利益都完全勾连在一起才能形成共赢,你通过战争的方法达成国家利益的可能性越来越低,大量投入军费是非常不值当的。

  美国把大量钱花在海军建设、空军建设、太空建设、陆军建设,非常不值,结果是浪费了美国的财富,导致最后美国的公共设施破烂不堪,美国的竞争力持续的下降,就导致这样的问题。从这个角度来看,未来通过冲突能够有效维护自己安全吗?是不可能的。这种冲突只能极大损耗自己的安全,或者我通过关起门来维护自己的安全,表面上特别维护美国的利益,实际上维护的是美国眼前的、眼皮底下的那一丁点利益,他损害了什么呢?特朗普损害了美国的中长期利益。


//s3.pfp.sina.net/ea/ad/2/8/ba7fc83c3dd2ebdb911e268f97acf3b9.jpg
  问:现在已经不是一个靠传统侵略、征服就能压倒一切的时代了,国家的利益格局和实现方式也都与冷战时候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方面,美国依然保有原先的霸凌思维,全球多地打仗,另一方面,特朗普宣称要让美国“重新伟大”,美国真的还能靠这些变得更安全或者更伟大吗?

  金一南:这点是他根本就做不到的,他的政策实际上要导致美国陷入新一轮的误区,而在这轮误区里受损的就是他们所宣称的要全力维护的美国自身的国家利益。从美国国内今天分裂的状态,华尔街也好,华盛顿也好,硅谷、好莱坞、常春藤,这种和普通民众的分裂看,美国现在日益变成一个撕裂的社会,谁撕裂的?

  大家注意,撕裂美国的不是外面的力量,不是欧盟,不是俄罗斯,不是中国,也不是伊朗、朝鲜,撕裂的是美国自身,就对自身到底选择一条什么样的发展路径,自身怎么样有效维护自己的安全,在这些问题上美国自身正在发生很大的分裂。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关键字 : 特朗普军费金一南彼得·希夫
 楼主| 发表于 2018-9-4 17:5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金一南少将:不是中国、俄罗斯,这才是美国未来最大的敌人!

  来源:瞭望智库

  最近,美国政界、新闻界在讨论一个问题,谁是美国未来最大的敌人?

当地时间2018年8月13日,美国纽约德拉姆堡军事基地,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额达7160亿美元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法案正式生效。由此,美军军费将增加2.6%,为9年来最大增幅。  当地时间2018年8月13日,美国纽约德拉姆堡军事基地,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额达7160亿美元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法案正式生效。由此,美军军费将增加2.6%,为9年来最大增幅。
  记者 | 周宇婷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CNR国防时空”(ID:guofangshikong),原文首发于2018年8月30日。

  问:虽然美国仍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但美国担心在世界格局的不断变化中,将会遭遇强劲对手。那么这个对手有可能是谁呢?

  早前,特朗普就说,俄罗斯在某些层面上是战略对手,中国也是,连欧盟在某些领域也是。一南教授,您怎么看待美国的这些观点?

  金一南:你要说对手的话,从经济总量看,他经济的总量大约17万亿多美美元,第二位的中国12万亿,跟它差距还是明显的。美国的军费7160亿美元,相当于排在美国军费之后的九个国家的总和,全世界军费排名第二到第十名加起来军费还不如美国军费多。

  而且你再看看美国拥有最好的地缘政治条件,北面加拿大,南面墨西哥,两个国家的国力都很弱,跟他根本无法有抗衡。他的东面是大西洋,西边是太平洋,安全环境是得天独厚,按理说美国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国家。结果美国这些政治人物,包括特朗普,包括国会,包括国防部,包括他的国务院,等等,他们的感觉是什么?他们感觉美国全世界最不安全,全世界所有力量都在威胁他。我们说这就是精神偏执。

  美国现在陷于一种安全偏执,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觉得危险的不行,觉得大家都在威胁他,谁威胁你了?你全世界最庞大的经济力量,最庞大的军事力量,今天打这个,明天打那个,他结果觉得自己最不安全。


  问:看来美国要追求的不是普通的安全感,而是一种凌驾于所有国家之上的绝对安全。

  金一南:对,其实美国第一是最安全的,第二是占了世界最大便宜的。结果他觉得第一我是最不安全的,第二,全世界人都在占我的便宜,哪有这样的事情。

美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美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
  问:确实,美国在制造对手的独角戏里入戏太深,不能自拔。最近,美军舰队司令部司令格雷迪说,美海上力量正受到俄中挑战,海上竞争的日子已重新到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国会听证会上也表示,从长远看,中国是对美国最大的安全威胁,中美互征关税也从今年7月6号开始生效。一南教授,美国现在到底怎么看中美关系?

  金一南:美国对中国有看法的最关键原因是中国发展太快,动了美国的奶酪那就不行了。中国人并没有强买强卖,那么大量的made in China的产品,首先都从低端开始,然后到中端,服装、鞋帽、玩具、家具、圣诞树、彩蛋,这些是中国偷了美国的技术吗?这些是中国占了欧盟的便宜吗?不是的,中国人凭勤劳、凭勇敢,我们在生产那些人家不愿意生产的大量的劳动密集型产品,中国人慢慢形成贸易优势。

  当然啊,我们今天的产品向一些高端产品进军了,比如中国的高铁全世界领先,航空航天我们也在逐步的赶上来。那美国人今天就不愿意了,他希望中国永远待在低端,高端应该是我的。这叫公平吗?这不叫公平。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我们做的完全符合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争取自己平等地位的诉求,而且我们的努力全部来自于自身,我们并没有占谁的便宜,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完全理直气壮。


  问:习主席多次指出,中美两国应该建立不冲突不对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特朗普和他的主要内阁成员也多次表示认同,那么面对美国方面的一些杂音,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金一南:鲁迅讲了,如果对方退一步,那我也退一步;如果我退一步,对方进一步,那就只有拔出拳头来。我们完全都是自卫,我们并不是攻击性。美国今天攻击性的增加关税,我们作为一种报复的措施,我们提高关税完全是一种相对被动的防御,包括他提升的量大,我们提升的量小,确实是这样的。捍卫自己的权益不光凭嘴巴,而且一定要凭行动。中国的发展依赖于什么?依赖于自身的坚持、提高我们自身的效益,而不取决于人家的脸色,不取决于人家对你的围堵。

美国学者彼得·希夫美国学者彼得·希夫
  问:最近,我们也难得看到了美国舆论当中一些比较清醒的声音,美国有媒体发表了一篇文章,分析说美国未来的对手既不是俄罗斯也不是中国,是谁呢?是美国自己。一南教授您怎么理解?

  金一南:我们经常讲美国有全世界最好的智库,而且美国也可以说拥有全世界最聪明的头脑,就像提出来“美国人最大的敌人是美国”,这个美国学者就颇有见识。还有另外一位美国学者颇有见识,叫彼得·希夫,他在2006年、2007年就准确地预言了美国必然要遭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就是由房地产市场破产所引发,他当时就准确的预言了,他现在又在预言美国的下一场危机。他说可能加剧下一场金融危机最大的问题是美国人实际上已经身无分文。身无分文从哪来的?就是美国今天的债务。

  美国从1776年建国,美国的债务不到1万亿美元,2008年奥巴马上台到2016年特朗普上台,美国债务20万亿,已经超过了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相当于你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还不够还债的。所以彼得·希夫讲,美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国债,国家债务太高,美国人实际上已经身无分文。

  特朗普第一在减税,减税政府收入就少了,然后国防投入巨大,现在飙升到7160亿,而且特朗普又恢复美国人登月,要登上月球,当年美国之所以阿波罗计划之后不登月了,就因为没有钱,特朗普现在恢复登月。特朗普还要建立太空部队。还有大规模的基建,钱从哪儿来?只有发行债务。所以彼得·希夫预言,就特朗普这种花钱的速度,到2020年美国的债务要达到25万亿美元。他说照这么折腾下去,到了2024年那个任期,美国的债务就肯定要突破30万亿美元,这就太可怕了,你最后要拖垮的。

  美国一些清醒人士所认识到,美国最大的敌人是美国自身,就是那种自身极其膨胀的愿望,唯我独尊的愿望,老子天下第一的愿望,美国利益优先,优先于全世界的利益,就这种东西将成为美国最大的敌人。

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进行射击训练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进行射击训练
  问:刚才您也说到了,美国今年通过了历史上最高额度的军费开支法案,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中军费开支达到了空前的7160亿美元,您觉得美国这种军事扩张势头究竟能够维持多久呢?

  金一南:这种军事扩张的势头是很难长期维持的,我前不久也是看了一个美国人写的一篇东西,他说特朗普的观念太老旧了。他的意思是什么?他说过去战争是有利可图的,过去的战争可以掠夺奴隶、抢夺财产、占领城市,掠夺资源都可以。今天在全球化的时代,在互联网的时代,过去那种大量增强军备、掠夺财富、占领交通要道,这种观念完全过时了,现在需要的是什么呢?现在大家利益都完全勾连在一起才能形成共赢,你通过战争的方法达成国家利益的可能性越来越低,大量投入军费是非常不值当的。

  美国把大量钱花在海军建设、空军建设、太空建设、陆军建设,非常不值,结果是浪费了美国的财富,导致最后美国的公共设施破烂不堪,美国的竞争力持续的下降,就导致这样的问题。从这个角度来看,未来通过冲突能够有效维护自己安全吗?是不可能的。这种冲突只能极大损耗自己的安全,或者我通过关起门来维护自己的安全,表面上特别维护美国的利益,实际上维护的是美国眼前的、眼皮底下的那一丁点利益,他损害了什么呢?特朗普损害了美国的中长期利益。


//s3.pfp.sina.net/ea/ad/2/8/ba7fc83c3dd2ebdb911e268f97acf3b9.jpg
  问:现在已经不是一个靠传统侵略、征服就能压倒一切的时代了,国家的利益格局和实现方式也都与冷战时候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方面,美国依然保有原先的霸凌思维,全球多地打仗,另一方面,特朗普宣称要让美国“重新伟大”,美国真的还能靠这些变得更安全或者更伟大吗?

  金一南:这点是他根本就做不到的,他的政策实际上要导致美国陷入新一轮的误区,而在这轮误区里受损的就是他们所宣称的要全力维护的美国自身的国家利益。从美国国内今天分裂的状态,华尔街也好,华盛顿也好,硅谷、好莱坞、常春藤,这种和普通民众的分裂看,美国现在日益变成一个撕裂的社会,谁撕裂的?

  大家注意,撕裂美国的不是外面的力量,不是欧盟,不是俄罗斯,不是中国,也不是伊朗、朝鲜,撕裂的是美国自身,就对自身到底选择一条什么样的发展路径,自身怎么样有效维护自己的安全,在这些问题上美国自身正在发生很大的分裂。

责任编辑:余鹏飞

关键字 : 特朗普军费金一南彼得·希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都市世界-城市规划与交通网 ( 京ICP备12048982号

GMT+8, 2019-12-11 16:55 , Processed in 0.08777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